六零七、道化身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王崇渡过了三灾,积蓄也已经充盈,但想要突破境界,还欠一个微妙的契机。

    演天珠出的主意,是让他去体验尘世红尘,王崇思忖,左右没事儿,出门走一走也好。

    他也不定目标,也不推算,更不使用法术赶路,只是兴之所至,便闲云野鹤而去,兴尽便行,绝不拖沓。

    如此数年,王崇以凡俗之人的身份游历,也没走许多地方,毕竟凡俗之人,只靠双脚,天下皆是漫漫长路。

    这一日,王崇在一处山村呆了数月,给一户人家的村学,做了一段时日的西席,又静极思动,辞别了东主,结了束脩,便背了一个包裹,随意西东。

    他上午出发,到了晚间,算计行不过七十里山路,但却已经见不到人家,只有荒山野岭了。

    王崇当然不怕什么山精鬼魅,林间的野兽,只是也懒得乘夜行路,正准备寻一个干净的地方,走了一段路,却见老林间有一处屋檐探出。

    王崇笑道:“遮莫有做寺庙,岂不是好落脚。”

    他抖擞精神,走了过去,却发现这座寺庙虽然荒败,却居然有人,一个浓眉大眼的书生,正在烤火,还煮了一锅热水。

    书生见到王崇,亦是读书人打扮,本来还有些戒惧,却终于放下心来,叫道:“这位兄台欲去何方?怎么也走来如此荒僻之地?”

    王崇笑道:“我从小读书,就不爱科举,只想走遍天下,瞧遍世上的名山大川,风光秀丽之地。故而父母老去,就变卖了家产,孑然一身,四处游历。”

    “不久前刚才七十里外的罗家村,做了几个月的西席,积攒了五两银钱的路费,便又启程。”

    书生听得悠然神往,笑道:“兄台果然潇洒,小弟却没有这般悠闲。我是台州人士,家中有一间铺子,贩卖布匹为生,此去是为了收账。”

    王崇见这书生,穿的是一身糙布衣衫,知道他还未有功名,只是读书,未有进学,就不甚在意了。

    这种书生多半都是读书不成,好歹识得几个字,不是帮衬家里做生意,就是去帮人做账房,连做教书先生都不够。

    王崇就算不修仙,读书也是颇有才学,当年结交的也是有名的才子,跟这种读书不成的书生,真没太多话可说。

    书生倒是对王崇颇有些兴趣,问道:“兄台都去过什么地方?可否跟小可说一说?”

    王崇笑道:“本来该跟兄弟攀谈一番,只是走的疲倦了,不想说话。”

    直接拒绝了书生,自寻了一块地方,袖袍一拂,使了一个避尘咒,把灰尘扑散,就盘膝坐下。

    书生见他闭上了双眼,也不好打扰,只是小心看着锅里的热水,悄悄丢了几个树皮模样的东西煮了起来。

    过不得半个时辰,天色就已经极黑,除了庙中的火堆,再无一色光亮。

    书生胆子也不大,故而早就准备了好些柴火,连续添了几次,让火堆烧的甚是旺盛。

    锅中煮的东西,渐渐发出一个腥气,书生叫了王崇几声,见他不答,就自取了一块粗面饼子,就着锅里的东西,吃了几口。

    书生刚吃了一半,就听得外头有一声凄厉的尖叫,不多时尖叫声就越来越近,又复有呼哧呼哧的重声喘息,在附近响起来。

    书生刚叫了几声,见王崇还是没有反应,就把包裹中的一根木棒抽了出来,抱在怀里,盯着庙外。

    王崇运炼山海经的法力,忽然眉心一冰,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有两头妖怪。

    王崇哂笑道:“世上还有什么妖怪,值得我关注?”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八大奇妖有三个,你须斗不过。

    王崇顿时语塞,天下八大奇妖,有三个是太乙境的妖圣,他倒是的确打不过。但王崇又何必去斗?如今他跟白莲花童子关系不错,毕竟那是应扬的夫人,西方二妖圣也不会为难他。

    至于佛圣儿,他师从金蝉长老,虽然学的不是佛法,但性子也颇佛性,隐居不住,根本就不会轻易跟人斗法。

    演天珠这般说,就是故意给他下不来台。

    王崇冷哼一声,说道:“东土哪来的太乙境妖圣?”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海里就有一个。

    王崇想起被所困的那条老龙,顿时无语!他刚要驳斥,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其实毒龙寺还有一头。

    王崇本来就想说,东土不算海里,此时再无话可说,忍不住问道:“那条毒龙果然有太乙境的修为?”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铁犁老祖的道化身!你说有没有?

    王崇顿时不想说话了。

    他当年就隐隐有猜测,红叶禅师的道化身,乃是大肉球,铁犁老祖的道化身,说不定更为诡异,也猜测过是不是那条毒龙,只是早年他道行太低,想象力也不够丰富,后来功力高了,反而懒得猜测。

    那条毒龙嘱托过他事儿,只是王崇总觉得不是好事儿,就没敢去,此时跟演天珠,却没想到这破珠子,居然点破了这件事儿。

    王崇思忖了一会儿,问道:“你为何不跟我早说?毒龙是铁犁的道化身,他岂不是知道了好些秘密?”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我知道的事儿多了?还能都跟你说?铁犁那种看着乱七八糟,其实狡猾的跟阴定休有的一拼的老鬼,本来就知道好些秘密。

    王崇忽然若有所思,心道:“铁犁的道化身,若是那条毒龙,为何这条毒龙却似乎有自己的神智?我所见不管是旧日大师兄季观鹰,血如来,还是红叶,道化身都是毫无灵识之物。玄叶根本没有道化身……”

    “他出关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我师父演庆,莫不是……其实不是去犯蠢,是商量什么事儿?”

    王崇正在思考,这些当时并无在意,此时想起来,却不知道蕴含了多少深意的细节,却听得寺庙外,有个脚步声响起,只是这脚步声,不是一步一步,却是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好像在跳着进来。

    他微微睁眼,却见那个萍水相逢的书生,紧张的握着手里的棒子,不住的在擦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