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千年旧故主,转眼见新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王崇不但未有撤去护身的雷法,还把太元珠暗暗袖在手中,这头老龙身上的威压,实在太过恐怖,远远超出了他平生所见的任何一位金丹,至少也是阳真境以上的大妖。

    但……

    若是人族也就罢了,天下各派的真人总有几十位,妖族除了天下八大奇妖,又怎会还有阳真境以上的恐怖存在?

    “被锁困在此,应该也不是巨头龙王……”

    王崇还真打听过,天下八大奇妖都是谁,其中五位跟他还有些牵绊,比如黄袍怪的主人西方二妖圣,碧波洞的大妖重离子,浮玉公子的叔叔玉神宵,以及东海的巨头龙王。

    另外三位,虽然未有瓜葛,但也绝不会被人锁困在此。

    老龙见王崇满脸的疑惧,吼叫了一声,有些讪讪的说道:“道友莫怕,小龙真不是什么坏人。”

    王崇忍不住反驳道:“也不是坏龙否?”

    老龙哈哈一笑,叫道:“也非坏龙。”

    王崇虽然觉得,这头老龙来历诡异,但此时也无办法,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心道一声:“来都来了!”

    他灿烂一笑,说道:“道友怎么被锁困这里,可是犯了什么事儿?”

    老龙挣扎了一下,身上的锁链立刻生出雷光,把它殛的鳞甲齐翻,血肉成糜。

    王崇心头惊骇,这头老龙道行不凡,这根大柱居然能将之镇住,不得变化,这根锁链居然能殛得它鳞甲翻飞,显然都不是凡物。

    老龙长啸一声,潜伏了爪牙,喝道:“是我的主人,把我锁困这里。他说自己要飞升去,嫌弃我恶根不化,就留在这里。说有朝一日,会有自己的再传弟子,来给我解脱。”

    王崇想了一回,忍不住问道:“你的主人,可是阴定休?”

    老龙愕然,半晌才问道:“阴定休是什么人物?老龙不曾听闻。”

    王崇松了一口气,心道:“亏的不是峨眉老祖留下的孽畜,若不然,只怕还有些麻烦。”

    不过他也心头好奇,毕竟这一千多年,也只有阴定休飞升了,老龙的主人也能飞升,只怕得是两三千年之前的人物。

    王崇毕竟修道年浅,虽然修为突飞猛进,更创下诺大名头,但真不熟悉道门魔门的久远故旧。

    他心头好奇,就又问了一句:“老龙王的主人,可有什么名讳?”

    老龙吼叫了一声,说道:“主人说了,不允许我提及他的名字,若是被主人之地,就算九霄天外,也要制死我。”

    王崇想了又想,再问道:“您后面这座宫阙,可否让我进去,撞一撞机缘?”

    老龙摇头说道:“这是我小主人的地方,除非他来了,我绝不会让任何人进去。你身上没有我小主人的气息,若是敢冒犯半步,我也只能将你抓死。”

    王崇这才略微放心,他生怕这老龙,有什么不轨心思,这座宫阙有什么险境。若是如此,对方必然会哄骗他进去,绝不会有所阻拦。

    王崇拱了拱手,说道:“原来如此,那我就不进去了。”

    老龙也貌似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可知道,如今已经是什么年月?”

    王崇想了一想,答道:“不知老龙王可知道演庆真君?”

    老龙想了一回,答道:“演庆真君?不知道,我倒是知道吞海玄宗有个小道士,叫做演庆,他师父还带了这小道士,来拜访过我家主人。”

    王崇吃了一惊,暗暗忖道:“这老龙王,居然三千年就的妖怪么?”

    一人一龙,你一言我一句,果然就如聊天一般,闲谈一些古今新旧之事。

    王崇旁敲侧击几句,猜测这位老龙的主人,必然是三千年前的大人物,飞升之后,把一身基业,都留在此间,还留下这头老龙守护,要传给自己的徒孙。

    只是就连老龙也不明白,为何自己守护了数千年,也没等到人来。

    王崇陪老龙闲聊了一日,心道:“这种地方,还是尽早离去的好。”他起身,拱手,说道:“晚辈还有些事情,不能奉陪太久,前辈可否允我离开?”

    老龙有些意犹未尽,但却态度出奇的和蔼,吼叫了一声道:“多谢小道友,陪小龙畅谈一日,我就送你一场机缘吧。”

    王崇心头又惊又喜,生怕老龙给自己什么陷阱,也略有期待,究竟是什机缘,他刚张望了一眼,老龙身后的宫阙,就有无数巨浪涌来,把他给淹没了。

    王崇催运太元仙都雷法,刚生出一层金光,把自己牢牢护住,就感应到了,刚才的大阵又复运转,把他挪移虚空,也不知传送到了几千几万里之外。

    待得王崇感应到,身上一轻,跃上半天空,只见脚下,仍旧波涛汹涌,还是在大海之上。

    王崇左顾右盼了一回,心头苦笑道:“大海上也没个物件,我知是被送到了哪里?”

    王崇一是不精阵法,二是不精推算,他也不知道老龙用阵法,把自己送了多远,也没法推算一番,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他随便挑拣一个方向,先寻个有人生灵的地方,好打听消息,就见得天边有一团云光,滚滚而来,云光居然有几分熟悉。

    王崇心头暗忖道:“好像!我曾见过这团云光。”

    他正在揣测,这团云光的来历,自己究竟哪里见过,就听得两个清脆的声音,欢呼道:“可是季观鹰小师叔。”

    王崇惊道:“怎么是你们?”

    云光滚滚而来,不旋踵就已经飞到了切近。

    云光中,有数名身影,其中两个窈窕的女子,拨开了云光,居然是齐冰云和安羽妙。

    不光如此,他还见得另外一个“半生半熟”之人,正是他离开中土,在海上试演剑术,撞到的那位女仙。

    齐冰云和安羽妙都是颇为惊喜,还给身边的人介绍道:“此乃我吞海玄宗的师叔,最近大有名声,传播四海的季观鹰。”

    云车上有七八人,除了齐冰云,安羽妙,还有那个身家富庶的女仙,还有两对男女,一对稍微年轻些,一对稍微年长。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