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9章 了解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其实作为主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不愿意他族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搞风搞雨,这是个主权的问题;但如果是一个大的种族,尤其是像太古凶兽这样的种族要搞事,那就必须权衡利弊。

    为首长老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不想把兽族和人族的争端拉到自己的身上,人族势力在天择大陆中远强于太古兽族,但若真正冲突起来,在人类集中起大部分力量前,他晁国恐怕先就要倒大霉。

    所以,哪怕心中有怨,也是不愿意做这个出头椽子的。

    千安道人的意思就是代表了大部分长老的意思,但同样的,大部分长老都认可为首长老的大局观,不能因为讨厌,就盲目冲动。

    众人又各自沉神静思,稍刻,为首长老长眉一动,招手接过一枚信符,神识一透,已是洞彻明了。

    遂吩咐道:“千安,你去趟主殿,有位远来的客人需要接待,你看他有何要求,如果不过份的话,就依了他吧!”

    千安就有些奇怪,客人?谁的客人?不管是大长老的,还是晁国的,似乎都轮不到他来接待?

    也懒的多想,直奔主殿而去,这主殿就像是桓国的离宫,是下面的真君们管理整个国家的中枢,对凡人来说那里就是至高无上的地方,但对他们来说,就是个弟子们的执事房。

    去不多远,有主殿真君在前相迎,旁边一个年轻道人,微笑而立,半仙境界,看起来普普通通,但又有不真实的感觉。

    接引真君退去后,那年轻道人一楫手,“桓国长老寒鸦,冒然拜访,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一听这人的名号,千安心中已有了基本判断,数年前在衡国,有人在杀戮空间虐杀九婴,大概就是这人,听说他是和一头凤凰一起从主世界而来,那么现在的目的也就昭然若揭,只不知他会提出什么要求?

    “贫道千安,却是初次见面,虽然陌生的紧,但既是桓国长老,与我晁国交好,那么道友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当不吝出力!”

    他也是个谨慎的,知道这是大长老推他出来顶缸,又想背后使坏,又不想落下把柄,所以才遣他出头。

    李绩微微一笑,来之前,他是做过一番功夫的,也曾拜访了桓国的一位长老,对晁国的情况有所了解,否则冒然前来晁国体悟命运大道,他们两个势单力孤,他还没有这么冒失过。

    所以,实话实说,“千方道友,此次命运大道碑开启,不知参与者的名单,贵方能否提供一份?”

    千方手上一滑,一枚玉简飘出,这不是什么秘密,不仅是他,便主殿不少的真君也是知道的,但他还没弄明白其真实意图,是只为竞争名额时有所准备,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李绩一客不烦二主,在这地方也没什么好克制的,反正也是无序的规则,不需要考虑太多的方方面面。

    “千方道友对太古一族怎么看?我之骑友怕是要面临一些麻烦,总要事先有所准备,否则事到临头,便失了先机!”

    千方想了想,其实两方太古兽互争,他也没有特别的偏好,但这道人实力了得,能独斩九婴,还是要卖一点面子,今日給了方便,日后才好说话,毕竟同为人族,没必要拒人千里之外,况且还有个桓国的因素在里面。

    他们这些拥有先天大道碑的国家,其实互相之间都是有勾连的,目的就是在一方有难时,能得到各方支援,否则窥觑的中小国家太多,防不胜防。

    “我如何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贵骑友怎么看!它们太古兽之间的争执,我等人类实在是看不清楚。

    此次命运碑开启,有四十三位道友参加,其中人类三十一位,除贵友外,太古兽十一位,放在之前,这简直不可想象,什么时候太古凶兽会关注命运了?

    这十一位太古道友,我也不能尽识,不过这其中有三个却很是了得,哪怕在太古兽群中也是以凶厉出名,分别是陆吾陆大先生,角端角不平,巴蛇巴上天,他们都是绝命之兽,天生对命运无感,和贵骑友针锋相对,真若遇上,兽多势众之下,怕是很不好对付!”

    李绩一楫,“承蒙千方道友点拨,贫道感激不尽,我就这么头骑友,处的长了也算有些感情,也不忍让它因此而损命,你也知道,这大鸟的脾气有些倔,劝也劝不住……”

    千方含笑点头,“凤凰嘛,万鸟之王,是高傲了些,不过其品行性格于我人类相近,也容易为我人族接受;

    我也不瞒你,我晁国命运大道碑,在所有太古兽中,也就凤凰最契合命运,人类视为祥瑞,开屏见喜,真若在这里有个什么闪失,却是好说不好听。

    道友若换个其他的骑兽,我恐怕还不会和你说这些,兽咬兽一嘴毛,由得它们厮杀,管我人类何事?

    也就是这个凤凰,自有大道碑起,有史记载,已经有多头前来体悟,也算是志同道合的旧友,故此长老团才命我前来提点一二,也算是全了因果!”

    李绩再次致谢,千方叹道:

    “大道碑的规矩是鸿茅所定,不能更改,所以我们晁国长老团也不能阻止它们参加;其实你们这次来,是来的有些晚了,在引起天择太古兽群注意之前就来我晁国,就没这些祸事,

    你们来的既晚,又招摇了些,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任何一个修真势力做事,都有其深层次的原因,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就像晁国的半仙长老团,他们心底偏向瑞兽凤凰,但又不能违抗鸿茅大道,更不希望因此而和天择土著太古兽产生纠纷,这样复杂的左右为难下,才做出这种借助外人的帮助。

    很现实的是,他们的帮助很有限,也只限于提醒,预警,却不能有太过实际的动作,毕竟,凤凰在这里只有一头,而太古凶兽却有数百上千头,孰轻孰重不需人教。

    李绩心中暗笑,什么瑞兽,就是头傻-鸟!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