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1章 九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九婴蛇头被斩后的恢复速度非常快!仿佛那就不是一颗头,而只是一块肉!

    无论是人类,还是古兽,任何发自思维的思考都需要一个合适的地方来存放,比如大脑,除非你是个精神体,可实际上精神体在和有身体的修行者碰撞中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处于劣势的,这就说明了肉体的重要性。

    当李绩在斩下九婴的任何一个头颅时,他发现对这个庞大的家伙都没有产生任何迟滞的影响,于是他知道,这些头颅看起来像是大脑,但却未必是真正控制整个身体的中枢。

    或者,九婴的思想是在九个头颅中游移不定的,或者,它的思维中心并不在头颅中,而是在身体内的其他部位,但这种可能很小。

    他有些后悔,之前只是浅浅而谈,没有和凤凰多讨论一下,现在还得自己寻找答案。

    虽然是他放了第一剑,但在随后的战斗中却是九婴占有主动,李绩很谨慎,对人类他可以速战速决,那是因为他对人修的了解,知道他们的弱点在哪里,极限在哪里?

    太古血脉兽就不同,如果抓不住他们的漏洞,所有的努力就很可能在做无用功,还白白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底牌;凤凰如此,现在的九婴也一样,他对太古圣兽的最辉煌战绩是对龙族,但那是在他掌握了龙族的死穴,封锁了龙册之后!

    观察,权衡,找出弱点,计划,机会,暴起发难……这就是他四千多年斗战经验的箐华。

    九婴的攻击错落有致,可不是几只脑袋一起晃头乱攻,非常有层次感,几种不同体系的术法效果,互相之间的配合也很老练,在你来我往中,李绩逐渐了解了一些东西。

    重水,道水之载物,一滴之下,重于千斤,它那蛇头一口喷出,就是一片排浪,势若万钧,而且水无常形,漫卷之下,无孔不入,甚是难防。

    离火,在人类的五行观念中,八卦之相,离为南方,因南方为太阳正午之位,属阳,且四象之中南方属于丙丁之火,为朱雀守护。所以八卦中离位为火,即离火,也就是五行之火。

    妖兽也有五行,故此所喷之火由自身五行出,却和天地之间那些异火没有关系。

    金风,侵蚀之风,隔皮透骨,渗法入髓,无形无质,最是让人防不胜防。

    射波,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波动攻击,在这里主要表现为音波攻击,但不知道如果去了宇宙虚空,又会以什么方式表现?

    这是一种极高频的音波,取一金属之物,以射波击之,顷刻之间就能融断金属,化为金流,其可怕之处让人丧胆。

    毒瘟,其实就是瘟疫的代名词,这不是一种爆发类的攻击,而是一口吐出,就会空间中无处不在,让你在不经意的呼吸中慢慢着了道,然后缓慢开始不可逆的身体机能衰败,甚至包括修士的经脉丹田。

    但对半仙这样的修士来说,毒瘟的威胁约等于零,除非漫长时间的无戒备接触,才有可能被毒瘟染上,否则像这样的战斗场景下,谁会傻到去吸那口毒烟?

    不过是对凡人,或者低阶修士的威胁罢了。

    这六只蛇头的本领虽然厉害,但还不能伤到李绩这样纵剑无踪的剑修,但他一直迟迟不下手的关键在于,另外三只头,过去头,现世头,未来头,这三只头在九婴的生命形式中到底起到的是个什么样的作用,不了解这一点,就永远不可能真正杀死这家伙。

    六只功能性的蛇头,喷吐规律他已有所掌握,离火是喷吐最频繁的,其次是重水,再次是金风,射波,毒瘟,婴咒,其中婴咒是九婴怪的诅咒之术,其所施展的威力取决于对手精神力量的强弱,对李绩来说,不值一提。

    传统思想中杀这种九头怪的秘诀是同时杀死它的九个头,这是种很自然的理解,但也是凡人的理解,按照这种思维,百头虫就一定比九头虫厉害,那如果千头虫万头虫呢?

    飞剑在李绩的指挥下变幻莫测,他现在不求同时击杀九只蛇头,而是一个个蛇头的尝试,到目前为止,其六只功能性蛇头都被斩杀过,并不算太过困难,但难在那三个过去未来现在头!

    每当李绩的飞剑斩去,这三个头仿佛都能虚实相转,互为彼此;斩过去头,则过去映照现世;斩现世头,择现世转映去未来……

    过去现在未来,三个时空概念在九婴手中被玩的得心应手,飞剑一靠近,立刻互相转移,结果就是哪个头都斩不到!

    ……李绩的尴尬看在其他修士眼中也是感同身受,在天择大陆,九婴都是一种非常稀有的品种,数量从来也没有超过二位数,再加上实力极其强大,又少现人前,所以和九婴的战斗细况少有披露,就算有,也是语焉不详,模棱两可。

    勾行戬凝目细看,不禁摇了摇头,“那三个头如何斩?连我也没有十分把握!不知两位道友怎么看?”

    秦王稷面色凝重,“互相勾连,斩过去则现在动,斩现在则未来现,虚实飘渺,很有人类阳神的过去现在未来重生之味道,但又似乎不是,因为九头虫这样的太古凶兽是不可能有过去和未来的!似乎只是一种时空的应用?”

    中军候却不是从技术角度来看待,而是从战斗态势,

    “这剑修实力远未尽出!以你我实力,不敢说就一定能同时斩九头,但倾力一击之下,斩五,六头是做的到的,而这剑修现在却是一头一头的斩,显然只是在试剑锋!

    估计他动手之时,就是九婴要命那一刻!”

    秦王稷就笑,“你倒是对他信心满满,是被杀怕了?”

    他和勾行戬与别人不同,实力远超旁人,所以在战斗中能做到准确感知周围的一切,对中军候被杀的不得不重生,他们两个心知肚明。

    中军候冷冷一笑,“我承认,我攻击力不如此人!但你们就一定比我强么?

    上次重生,有必然,也有偶然!再遇此人,我不再孤勇对撼,而是用些其他的手段,也未必就一定输于他!”

    这句话,有自己打气壮胆的嫌疑,但也有真实之处,数息之间的瞬间搏命,确实很难完全展其所学,大多手段都没机会用出就草草收场,也是无奈的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