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98章 原来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放松身体,既然被环境所迫,那就享受吧!

    “晚辈愿意回答所有晚辈能回答的问题!”

    他必须回答,不是低头服軟认输,而是希望从交谈中得到更多的信息,尤其是那个没露面的哮天如来,他很可能就是灵山佛国的拥有者,掌控者!

    至于这个麻药师嘛,他确实是他的拯救者,但也很可能是个无关的路人,只是恰逢其会,而不是早有图谋。

    这短短一瞬间,他虽然还不能完全推测出具体的来龙去脉,但大概的过程是搞清楚了。

    哮天如来的声音远远传来,“凡人!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么?你不仅只是毁去了灵山佛国幻境,而且还对整个佛国架构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为此,我可能会花费无数的时间去修补它!重新规划!再筑秩序!

    那么,你对一个佛祖做了这些,知道意味着什么因果么?”

    李绩就叹了口气,“佛祖?晚辈初上仙界,可能不懂规矩,但有些规矩,我想无论是凡人还是仙人都应该遵守的吧?

    你把佛国这东西安排在我的体内,以为是为我好,一未商量,二未征得我的同意,反而在我毁去它时和我谈因果?这是欺负晚辈吃屎长大的么?

    如果这样的因果都能成立,这世间是非颠倒,该怎么论?

    晚辈下界邻居家小俩口久婚不孕,我是不是可以晚上光明正大的爬上他家的床,帮他们一把?男主人还不能有怨言,更不能拿菜刀砍我,他砍我,就是触了因果?就是大逆不道?”

    麻药师面色不变,似无所觉,但颌下胡须却在无风自动,这代表了他的心情。

    良久,远远传来闷雷一样的声音,“伶牙俐齿!无祸自招!你好自为之吧!”

    许久不见动静,想是走的远了,李绩心中有些后悔,自己这张破嘴,刺激他做甚?结果闹个大红脸,人家不搭理他了!

    也是,连他这个半仙都要面子,人家正经仙人就不要了?

    感觉身上一轻,这次没得他的求恳,麻药师却是主动把他放了开来,又扔了一顶帽子过来,正正扣在他的头上,顿时感觉身体一轻,充斥在天空中的压迫感觉消失不见。

    李绩心中一轻,却是把那帽子摘下来又戴上去,尝试效果变化,嘴里还问道:

    “前辈,这帽子好生神奇,戴上去就压力顿失,有没有名字?是不是配合了什么咒法?您这一念,我就头疼的那种?”

    没办法,作为从前世穿越而来的人士,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东西不会是那什么紧箍咒之类的东西吧?虽然他很喜欢猴哥的打扮装束,可唯独那个头箍是不喜欢的。

    “此为清微冠,小物什而已,有什么箍咒?拿你这样的货色,还需要费这些功夫么?”

    麻药师瞥了他一眼,“不要避重就轻!哮天如来的因果已了,现在便轮到了你!你来说说,咱们之间的因果,究竟应该怎么算!”

    李绩就唱了个肥喏,“怕是算不清楚了!先不提那和尚在您此次毁丹中占了几成过失,晚辈又占了几成;只说您把我从佛国中拉出来这份因果,怕就不是多少价值能定的!

    反正晚辈全身家当都在身上,您就全拿去也无妨,如果您还觉得不够,我在这里刷几年盘子洗几年碗,当几年马夫倒几年夜壶,您看,可以么?”

    把身上纳戒都取出来,一古脑的就往外倒,顷刻之间就堆了一大堆;一副蒸不熟煮不烂的样子,让麻药师也很头大!

    把手一挥,那些破烂又都卷回了纳戒,“别拿这些破烂来糊弄我!”

    李绩摊摊手,“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晚辈也很无奈啊!要不,你和我说说这炉丹药是做什么的?晚辈去替您兜售一些?您放心,晚辈在下面还有些人脉,就算是屎,也能卖出些价来!”

    麻药师其实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在乎这炉丹药,真仙的境界,外物的得失对他来说真的影响有限,稍微影响些心情,如此而已。

    他不是个喜欢多话的,四圣天上数百万年的独处早已抹消了他作为人类,说话的欲望。

    但必须承认,这小家伙不讨人厌,承认因果很干脆,不装傻,但同时破罐破摔的无赖做派也放在明面,这样的人,让人愿意多说几句。

    这是李绩与生俱来的本事,一是拉仇恨,二是拉关系,也是在修真界上位的重要一环。

    “我这丹药可不是你想象中的摆地摊强买强卖!你以为是你在下界的那些下三滥勾当呢?

    这批丹药,是我为法华仙会准备的用品,品质很重要,一丝瑕疵不能有,可惜现在,这批丹是派不上用场了!”

    李绩就很无语,这仙庭上开会,难不成和下界外景天一样?摆些酒肉不得了,还放仙丹,真正是浪费,天上这些仙人需要吃这些?

    “前辈,这法会嘛,恕我直言,开的太频繁的话,还是不宜摆太多好东西的,规格这种东西,就只能往上,不能往下,您这次用仙丹,下次用什么?不如凑和凑和,有个样子就好……”

    麻药师轻喝道:“频繁?法华仙会我三十六万年才张罗一次,你告诉我摆些寻常物事上去凑和凑和?

    也罢,我和你一介凡人说这些有什么用!也是多余!”

    李绩一听便有些着急,他可不想把这事拖下去,仙人对时间的概念和半仙可有本质的区别,他总算是有些自知之明,知道如果错过现在麻药师对他还有些兴趣的机会,以后什么时候能再想起他可就两说了。

    他不怕可能的惩罚,怕的是就这么拖下去,一个事件发生,没准就数千上万年过去,他这样子待在四圣之天上,都不敢随便乱跑,欲逃无门。

    “前辈,上仙!不知我能在法会上帮什么忙?跑堂的?打杂的?厨子?表演?

    不然,我为您的这场法会做个策划吧?保证与众不同,格外另人难忘!”

    麻药师看着他,“你一个下界半仙,见识有限,安于一隅,也敢在四圣天上说什么替我安排法会?仙人的法会有什么程序,你知道么?大言不惭!”

    李绩就一笑,“仙人的法会是什么程序我确实不知!不过并不代表我不能安排一场别开生面的法会!

    至于有没有这样的能力,您其实可以去问问哮天如来,看看他那个灵山佛国是怎么从根子上破败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