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91章 进击的佛隐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根和尚的化斋之旅就这么持续了近十年,十年期间,他都没回佛隐寺,真正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云游和尚,足迹遍布整个田园佛宫管辖的范围之内。

    也不可能结交所有的寺院,要有朋友,也要有敌人,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寺院都欢迎他这个从里到外都在冒坏水的家伙!

    他对敌人的选择,就是那些最坚定,最谨守规则,维护制度的寺院,要从人脉上孤立他们,在成绩上打击他们,逼的他们改变,把他们拉下水,成为内幕联盟中的一员!

    让他欣喜的是,周边佛宫管辖范围内的寺院他也有了些接触,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田园佛宫这些年来的改变看在其他区域的寺院眼里也是一种威胁,因为最终的成绩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出线。

    整个升降体系的建立,都是在分片的基础上,因为过于庞大,不得不分区比斗,再比成绩,这样做其实是有缺陷的,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如果大家都守规矩,那么也算的上公平,但如果有一个佛宫范围的僧人们不守规矩……

    比如,现在一根和尚在联系的就是,在田园佛宫范围内找到了四个最强大,也肯配合的寺院,加上佛隐寺,他们五家约定好,在互相间的比斗中都取平局,然后再对其他寺院时全力争胜,如果一切顺利,田园佛宫就会有五家成绩是五十六胜四平的寺院,这样的成绩足以在整个佛国寺院成绩中排进前十,大家一起升级,携手共进!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还需要做很多的功夫,拉拢打压,许诺画大饼,以防备意外的发生。

    也就是说,在这一次的升级战中,并列前五早已确定,也是胆大包天之极!

    上面的比丘罗汉们假装不知,不参与,不拒绝,不主动,却由着这些佛基都未筑成的僧人们计划出了一个灵山佛国建立以来升级体系中的最大丑闻!

    丑闻不可怕,可怕的是丑闻背后的东西会从根本上动摇整个佛国的根基!

    哪怕对那位佛门大伟力者来说,这也是个无法回壁的问题,因为没有天敌,他就不得不弄出这么个升降体系来平衡僧人们的争胜之心,否则还不知道精力旺盛的修行人会搞出什么是非来,这样的体系已经存在了至少百万年,在不断的改进中慢慢完善,优化,最终才形成现在这个看似完美的体系!

    但在有前世蹴鞠联赛经验的某个坏胚子眼中,这样的体系真正是漏洞百出!

    一根很迫切的希望升级比斗早日到来,因为他感觉自己快压制不住升级比丘的冲动;不是他在私自加练,这十年来他就根本没修练过罗汉功,但灵山佛国充沛的佛门气息,和他自己强大无匹的精神力量,在这里两方面的作用下,哪怕他不修练,身体机能也会自然而然的向上境进发!

    半仙对上境的理解,保证了他永远也不可能走弯路,只是筑个佛基而已,实在是太轻松了。

    新一届的升降级,就这样在暗流涌动中全面展开,大批的田园佛宫比丘僧开始入驻各个寺院,托一根和尚的福,他们惊讶的发现,在一部分寺院中,他们受到了远超寻常的待遇!

    比丘僧周行各寺仲裁,其实并不是多么艰苦的旅行,不需要坐车乘船,一件飞行法器,就能解决所有的旅行之难,对修行人来说,无论是旅途还是仲裁地,衣食住行其实也很简单,也从来没人对此提出过什么要求,佛门子弟,俭朴自律是基本功,不需要提醒。

    但是人就有欲望,也许仙人会少些,境界高的大德高僧会少些,但对修行等级中最低级别的比丘僧来说,和道家的筑基们一样,你指望他无欲无求也不现实。

    人,总有一好!只不过在陌生的地方不好放肆而已,真到了自己的地盘,也就原形毕露,莫不如此。

    于是,这些头脑灵活的寺院就有了可乘之机,全程美酒好食,宽舍大宅,美女相侍,都成为了标配,总有你拒绝不了的。

    一些有想法的,比如五寺联盟,更奉上丹药器物,古典密技,文玩古物,等等,很是舍得投入……进寺有下马费,出寺有行旅钱,还有各种各样真的假的土特产,恨不得把田园僧纳戒装满!

    尤其是在一些双方相差不大的关键之战,更是往死里砸!

    比斗人员之间也有交流,大家都在田园宫这个圈子里混,谁在外寺没几个知交好友,酗酒之朋?总能联系得上,总能互相沟通,在神不知鬼不觉中,稍微借口状态不好,暗犯痣疮,放放水,泄泄劲,虽然苦了寺院,但却肥了自己的纳戒,何乐而不为?

    反正大家都在做,又何必清莲自居?

    当一个僧人接受了这种做法,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周围所有人都拉下水!

    当对此不屑一顾的真僧人发现自己开始游离在主流之外,被污流排斥,连朋友都开始疏远时,还有几个能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

    这就是污流的力量,你要参与其中,就要有投名状,就要先自污以示大家都是自己人,否则在这个圈子里都混不下去!

    当趋势形成,所谓的坚持不过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当然,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放在以前,他们是标杆,是模范,是众僧学习的对象,但现在,他们成了食古不化,因循守旧,不懂变通的代名词,其处境可想而知。

    风气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上一次升降级的那些技术手段已经显得粗陋,在比斗场上挖成菜地不算什么,真正要命的是把僧人心里坚持的心田挖成菜地,这才是不可弥补的!

    这一次十年之斗,也是田园宫接到仲裁投诉最多的一次,因为在某些场次,尤其是颂法论佛这样的没有硬性胜负标准的场合,莫名其妙的争端徒然增多!

    田园宫本来还想着惩处一二以正风气,可在众怒难犯之下却是不好下手,这些出来仲裁的田园比丘僧谁又没有相熟的师长同门?法不责众之下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由得下面去做,只要不搞的太过,又能怎样?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