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诡异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真相不真相的,老马同志也懒得去管,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呢,哪有闲心管那些个乱七八糟。

    把陈大河送上车,立马又回去操心学校的事,后天正式开学,这当口可马虎不得。

    黑色伊法轿车缓缓驶出校门,叶正根专心开车,图安看看后视镜里的陈大河,轻声说道,“大河,老刘在非洲那里,用加密线路送来三个消息。”

    正看着窗外的陈大河回过头,“什么消息?”

    “第一个,挂在第三国际银行名下的猎人学校已经组建完成了,可以正式开始对外招生,”图安说道,“这个他只是照例通报,具体事项会由杰罗姆向您做详细汇报,主要是另外两个,需要您做决定。”

    不等陈大河发问,图安继续说道,“一个是跟第三国际银行亚洲区总裁连穆·卡梅伦有关,负责监控他的人发现,最近这段时间,美国和欧洲的情报机构频繁与他接触,而且出动的都是行家里手,目前暂时还拿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老刘想请您做决定,这个人要怎么处理?”

    两排牙齿磕了磕,陈大河轻轻一笑,“意料之中,”

    顿了顿又问道,“那卡梅伦有什么异常的反应没有?”

    “那倒没有,”图安摇摇头,淡然说道,“只不过他这种做法就有点犯忌讳,像以前杰罗姆,不是没有情报人员主动找他,但他从来不会单独同这些人呆太长时间,如果避不开,也会找其他人陪同在场,既然现在卡梅伦这么做了,就代表他至少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想了想说道,“卡梅伦的权限都来自于杰罗姆的授权,目前来说他只是一个执行者,潜在的危害性不大,另外无论他想做什么,都躲不开我们的监控,所以,能做的无非的出卖一些消息而已,而且是不是真的出卖还不好说,这样,”

    抬起头看看图安,陈大河淡然一笑,“继续保持密切监控,我会让安排他去办一些有意思的事,你叫老刘关注那些情报机构,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图安耸耸肩笑道,“打草惊蛇,倒是个好办法。”

    陈大河笑了笑,扬扬脑袋,“你刚才说还有一个,是什么。”

    “嗯,”图安罕见地沉吟了两秒,才缓声说道,“这个,跟奥利弗小姐有关。”

    ?

    陈大河眉头微皱,“说。”

    图安瞟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叶正根,只见这位老兄弟正襟危坐,双手扶着方向盘一丝不苟,眼睛死死盯着前方,似乎车轮下的不是宽敞平整的马路,而是危机四伏的盘山渣土路,稍有不慎就是车毁人亡。

    相比之下,图安宁可去走盘山路,起码能保证人身平安,现在么,可不好说。

    隐蔽地翻了个白眼,又看了看后视镜里的东家,图安干咳一声,咽了咽口水,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奥利弗小姐上次回美国之后,就和洛克菲勒,梅陇,还有德州等大财团走得很近,公司业务也有向他们靠拢的趋势,短时间内就已经和几个财团达成了几个大项目合作,比如德州财团,都是经营石油化工的,与eo集团之前的业务没什么交集,但却突然跟他们合作开了一家大型炼化厂。”

    陈大河抿着嘴,眉头微微皱起,伸出手指扣了扣眉心,轻声说道,“她本身就是纽约的大家族出身,跟财团走得近,不是很正常吗?”

    “不止这些,”图安感觉冷汗都要下来了,吞吞吐吐地说道,“那些财团负责出面跟她接洽的,都是年纪差不多的青年俊彦,似乎,似乎,都有联姻的想法。”

    联姻?

    先不说别的,就奥利弗那性子,会同意联姻?她要是肯乖乖听话的人,就不会在奥斯的支持下,跟她的爷爷唱对台,非得去学什么商科,早就乖乖地到纽约时报社上班去了。

    陈大河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但图安,或者说刘建设肯定不会在这种事上骗他,既然今天敢说这个话,那么一定是有充分的理由。

    前面两人视线瞟向后视镜,只见老板坐在后排,一手抱胸一手在下巴上摩挲,眉头紧皱,显然在思索着什么。

    情况不对啊,

    图安给了叶正根一个眼神,希望能得到一点帮助。

    可惜,关键时刻兄弟也靠不住,平时再机灵不过的老叶,此时似乎变成了隔壁老赵家的二愣子,反射弧是正常人的十倍,明明收到信号,就是不予回应。

    再看向后视镜,图安顿时一愣,瞳孔迅速放大。

    天啊噜,老板在干啥?嘴角上翘,他在笑?

    正在危襟正坐开车的叶正根也忍不住脚一哆嗦猛踩油门,车子突地往前串了一大截。

    也就是这年头路上没什么车,否则铁定亲上前面的汽车屁股。

    这一下子也让陈大河回过神来,抬起头看了看脸色恢复正常的图安,淡然说道,“嗯,我知道了,继续保持关注。”

    嗯?

    图安愣了愣,忍不住挠了挠脑袋,难道老板和奥利弗小姐,不是大家想的那种关系?

    很诡异啊。

    “想什么呢?”陈大河瞪了他一眼,“告诉老刘,把美国那边的人都放去金融行业上,一旦发现那些大财团有什么异常,立刻向我通报,其他事情都可以暂时放一放。”

    既然奥利弗已经和大财团的关系更进一步,那么以她的性格,极有可能化被动为主动,不去等什么合适的股市破灭时机,而是主动去引爆这个地雷,有了那些财团的参与,弄不好她那个香江投资女王的名头,要改成世界的了。

    但是现在他和奥利弗的联系已经暂停,奥利弗自然不可能主动通知他,就只能让老刘去盯人。

    除非,他不去啃这块肉,但是可能吗?!

    “哦,”图安连连点头,“好的,记住了。”

    这意思是,不管奥利弗小姐啦?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问出口。

    “嗯,还有,”陈大河想了想,“让他通知老董,关注美国方面入境苏联的那些人的行踪,另外,第二阶段的计划,前期要稳,宁慢勿急,把基础打好,后面才能厚积薄发。”

    “嗯嗯,”图安继续点头,“记住了,我回去就通知他。”

    脑子还有点浆糊,图安好半天才回过神,但再也没吭声,车上也沉默下来,只伴着呼啸声疾驰向前。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