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猎犬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让这些创业者自行发现市场的变化,并勇于做出调整,这不仅仅是对市场规律的尊重,同时也是为了培养出一批真正有能力有闯劲的企业领导人,”陈大河双手撑着沙发坐起来,转动两下脖子,正色说道,“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浪,相比其他真正的创业者,这些人的起步条件太好,条件好了就少了股韧劲,这也是我建议对他们放手的原因之一。”

    “是这个道理,只不过,”孙云东转过头对着陈大河说道,“一定范围内的公司发展,你可以选择调控,也可以选择放任自流,但是,整体宏观经济层面上,还是必须要有大方向的把控来进行调节,否则就很容易走弯路。如你所言,放任那些创业者自行发展个三五年,虽然会走一些弯路,最后总能回归到市场发展的客观规律上来,那是建立在你有能力有条件随时进行校正的基础之上,而对于整个国家经济来说,谁又有这个能力和条件去调整呢,换个角度说,以我们现有的资源条件,此时此刻,任何一点弯路都意味着极大的资源浪费,是非常浪费!也是很不合理的。”

    就在马安国和饶山附和点头的时候,陈大河撇撇嘴说道,“我跟你说企业管理,你跟我扯宏观经济,中间至少差了三个孙悟空好不好,”

    说着摆了摆手,“而且刚才我也说过,他们如今就是温室里的花朵,起步资金和市场推广都有投资公司在背后支持,谈何放任自流。”

    “嗯嗯,”孙老爷子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我也就是有感而发,不过这两个虽然区别很大,但也不矛盾啊,相反联系还很紧密,说回咱们这个经济及管理研究院的事,经济政策是大方向,管理是落到实处的细节,这不就是联系么。”

    陈大河眼角微抽,懒得跟他抬杠,转身对着饶山说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们已经为他们的创业提供了便利,后面就不能像个保姆似的推着他们走,不然就失去了创业二字的意义。你回去就把所有的干预措施全部撤掉,而且不再主动提供市场供求信息变化,只提供服务类别信息,让他们学会自己主动去寻找机会,发现机会。你只需要记住一点,”

    听到这里,饶山不自觉地屁股往前挪了几分,聚精会神地看着陈大河。

    陈大河竖起一根手指,“我们要的不是被女人抱在怀里的宠物,而是嗅觉灵敏动作迅速的猎犬!谁能成为猎犬,并愿意接受我们的好意,谁就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我们可以支持他把公司发展壮大,做成国内一流,甚至国际一流。至于其他的,不用多管。”

    饶山似有所思地点点头,“你的意思,是对那些公司逐步放手,而不是加强管理和控制?”

    “当然,”陈大河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臂说道,“资金、信息、技术、管理方式,乃至于最好的人脉建设机会,我们都给他们摆在这里,如果还需要手把手地教他们挣钱,那我又何必去搞这个创业投资公司,直接自己开个公司去投资项目不就完了吗。”

    “对啊,”饶山挠挠脑袋,脸上满是不解,看看马安国,又看看孙云东,最后对着陈大河说道,“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我们有钱,有人,为什么还要支持他们去做老板呢?那不是给他们送钱吗?留着项目自己去做不是更好?”

    陈大河举起右手做了个手势,看着一脸求知欲的饶山,张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冲着马安国将手一挥,“你去跟他说。”

    饶山立刻将求知的目光投向老领导,可惜老马双手交叉搭在肚子上,两眼往上一翻,“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真是个棒槌,老子才懒得浪费口水,自己想去。”

    满脸茫然地看了看两人,饶山又将目光投向孙老爷子。

    孙云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哈出一口热气,这才看着饶山笑道,“刚才大河说了一句话,里边儿透出一个信息,你们那些公司除了在管理和经济发展分析上跟我们展开合作,还可以在其他方面进行合作,如果你能说上来,我老头子就好好给你上上课,要是说不上来,那你还是去问别人吧。”

    “啊?”饶山一听更懵了,刚才大河那句话里透露出什么信息了吗?

    眼睛看了看陈大河,只见他微笑点头表示确有其事,与此同时,马安国也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里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从这两个人脸色得不得什么信息,饶山只能靠自己,努力回想一遍刚才他说的话,抓了抓脑袋,皱着眉头看向孙老爷子,“孙老,刚才大河说过最好的人脉建设机会,莫不是学校可以组织搞联谊?”

    一听这话,老爷子一张老脸拉得比马脸还长,“联谊联谊就知道联谊,你就不能多想想实事?!”

    饶山苦着脸,“老爷子,联谊也是实事啊,这年头做生意哪里离得开关系,朋友多了路才好走啊。”

    “屁,”孙老爷子甩了个脸子,“那都是没出息人干的事儿,真正有本事的人,哪个不是别人求上门来。总之不是这个,再想。”

    饶山耷拉着脸皮,抓耳挠腮想了半天,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莫非,是技术?”

    “对头,”孙云东将手一拍,大声笑道,“就是技术。”

    说着指了指陈大河,笑着说道,“不是大河提一嘴,我都还想不起来。”

    陈大河耸耸肩,微笑不语。

    “准确的说,是产学研合作,”马安国在一旁笑道,“我在哈弗上学的时候,就见过不少企业和学校合作研发技术的案例,由企业提供资金,学校进行定向技术研究,活动的技术专利成果归企业所有,而学校则得到实验经费、实验数据和培养学生的机会,同时也不会因为随便选择研究课题,而让整个实验过程和结果没有实际价值,因此这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合作方式。现在我学校创造了国内最好的科研环境,汇聚了众多包含学部委员在内的顶尖人才,并且还会在硬件上持续投入改善,完全具备产学研合作的软硬件基础,而不具备科研条件的众多民营企业,有资金、有需求,同样是非常理想的合作伙伴,另外,”

    马安国冲着饶山晃晃脑袋,“这也是一个选拔的契机,回头你不要刻意突出,就简单地将这个机会推荐出去,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摆在那些人面前,谁愿意,谁不愿意,谁有眼光,谁鼠目寸光,即将见分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