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管或不管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听了孙老爷子的话,陈大河倒是很想提一提将法治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也加入进去,但想想还是作罢,什么样的时间唱什么样的戏,现在谈这个还为时尚早,以当前乃至未来几年的社会环境,研究了发现了问题甚至提出了解决方案又能如何?还不是只能停在纸上被束之高阁,用首长的话来说,发展才是硬道理,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刚才孙云东提出的问题,饶山只回答了一个,此时接着说道,“刚才说了愿意开公司的人,基本上都是原来从琼斯公司出去的,而这些人办公司做的业务,虽说比起人员构成丰富了许多,可相对于整个社会行业来说,又过于集中了。”

    听到这里,陈大河摸摸鼻子所有所思,轻声问道,“是不是,都和原来他们在琼斯公司做的工作有关?”

    “就是这样!”饶山苦笑着拍拍大腿,举起手指数道,“除开难度太高的通信,现在的EO集团,以前的琼斯公司,在深阵开办的行业包括制衣、出版、造纸、印刷、电子电器和货运,另外就是酒店、快餐厅和服装店这类连锁店,所以他们开办的公司,也基本上集中在这些行业以内,原来在出版公司干过的,就出去办杂志社,在电器厂干过的,也去造电器,在餐厅做过的就去开餐厅,从服装店出来的,就自己进货自己卖,搞起了精品店,甚至还有一帮人,自己东拼西凑,又找我们投了一些,开起了一家四星级装修标准的小型商务酒店!”

    饶山右手手背打着左手手心,脸上满是哭笑不得,“你看看,全是老本行!”

    陈大河撇着嘴无奈地笑了笑,这就和去年他让马佳彤几个出去创业一样,尽挑自己熟悉的行当去做,现在听饶山说起来也是这样,看来还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

    旁边孙云东咂咂嘴,“确实少了点创新,而且一千多家公司扎堆在这些行业,恐怕竞争很大啊。”

    “竞争还好,毕竟现在全国各地都是物资紧缺,市场足够大,”饶山身子朝孙老的方向微微侧了侧,笑着解释道,“我们的投资公司下面有个市场分析部,通过和顺风货运公司展开合作,利用他们的渠道收集全国各地的市场信息,然后汇总分析,并为旗下的各家公司服务,也就是等于在帮他们做市场找销路,所以哪怕同质化比较严重,也都没什么影响,哦对了,很多原材料也是通过这个渠道解决的。”

    这个年代做生意,愁的不是市场,而是生产原料从哪里来,要么有足够硬的关系,能搞到原始的批条,要么就是肯花大价钱去买批文,或者想办法去民间一点点地零散收购,如果两个都没有,想办厂简直是异想天开。

    “哟,这个办法不错,”孙云东不觉身体前倾,眼睛紧盯着他,“这办法是你想出来的?”

    “不是,我哪有这本事,”饶山笑着摇头,指了指瘫坐着的陈大河,“投资公司的整体方案全是他设计的,我就只是执行而已。”

    “哦,”孙老爷子瞟了某人一眼,似乎觉得理所当然,便略过不提,转而说道,“能帮助提供市场支持,固然是个很不错的办法,但是社会竞争肯定会日益加剧,你也要适当引导,不能让他们都往同一个池子里边儿扎堆啊。”

    “这我知道,而且我们已经在做了,”饶山点点头说道,“有了前面那些成功者,现在申请创业的人又更多了,虽然他们又是想继续做这些行当,但现在我决定对他们的创业进行干预,引导他们往其他行业去走。愿意的就优先支持,不愿意的再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就在孙老爷子点头的时候,陈大河突然摆摆手,“没这个必要。”

    在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中,陈大河看着孙老爷子淡然笑道,“你不是一直在研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关系吗,现在就是实打实的案例,看你是愿意搞计划经济呢,还是搞市场经济。”

    孙云东先是一愣,随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是这个道理啊。

    计划就是人为干预,市场就是放任自流,投资公司扶持下的那些创业公司就像个小市场,而饶山就是掌握政策走向的人,他的手往哪里摆,就决定了这个市场的规则是什么。

    其实无论是从创业者的个人意愿,还是市场的自然发展角度,这种强行干预似乎都有些不妥。

    道理是认同这个道理,但孙云东还是硬犟了一句,斜眼看着陈大河,“不是你自己说的,单纯的市场经济很容易失控,需要一只有形的手对它进行校正么?”

    “这话我确实说过,”陈大河嘿嘿一笑,“但并不意味着这只手可以乱动,要是动的多了,那本质可就变了。如今这一千多家公司的行业的确太过集中,但你们都别忘了,从第一批公司成立到现在,仅仅只有一年半的时间,按照市场客观发展规律,当别人看到先行者发大财之后,他们肯定会一窝蜂地扎堆进这些行业,但是,前面已经创业的人也会看到更远处的风景,不信等着看吧,要不了半年,绝对会有公司开拓新业务方向,一旦这些人获利,跟风的人也肯定是层出不穷,照这么发展下去,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行业过度集中的问题就将不复存在,所以,什么行业干预之类的,完全没有必要。”

    饶山闻言不禁一愣,随即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这回孙老爷子没有抬杠,而且眯着眼睛想了想,片刻后一拍大腿,“市场的自由变化,和公司发展规划的必要性,这两个课题可以做一做。”

    “不过,”孙云东扭头看着饶山,接着问道,“这些公司就真有这么赚钱?能支撑起他们做行业转型?”

    “哈哈,”,饶山昂头一笑,咧着嘴说道,“这点您绝对不用担心,虽然到目前为止,千万级的大公司一家都没有,但总资产过百万的公司已超过两百家,其他小规模的公司暂且不提,在这些百万级的公司中,至少有百分之七十可以支撑自己开发新业务,所以只要有这种可能性,实际操作上是完全可行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