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八年计划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杀了他!”

    八名半步宗师齐声喊道,纵深一跃,冲向了赢高。

    八人虽然分属诸子百家,可在杀赢高这件事上是同心协力的,一点都不含糊。

    因此,八人一起杀向赢高时气势如虹。

    顷刻间,一股凌厉的杀气瞬间就笼罩住了赢高。

    “呵呵!”

    面对八人时赢高冷笑,他对此根本不屑一顾,他长剑刺出,径自刺向了冲在最前面的法家长老。

    噗嗤!

    法家长老咽喉中剑,倒在地上。

    刚冲到赢高身前的其余七人一下子收住了身形。

    因为这时赢高的长剑已经扫向了他们,一道剑气袭向了他们。

    七人身形再次爆退,十步之后方才化解了这道剑气。

    这时,他们脸色极其难看。

    因为就在这一刻,他们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跟赢高之间的差距,这是一道鸿沟啊!

    七人身形有点僵硬,此刻他们不知道是继续进攻,还是退却。

    “怎么?刚才不是信誓旦旦的想要杀本王,现在怂了?”赢高冷笑不已。他最讨厌的就是欺软怕硬之辈了,没一点骨气,只会欺负弱者。

    “赢高,你休得胡言,我们早晚会杀了你。”名家长老说道,就要撤退。赢高却身形一闪,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冷哼道,“你们想杀本王,就来杀,杀不了本王,就想走,你们觉得本王是这么好惹的吗?”

    赢高话音一落,整个人气势再次拔高,一股滔天的杀气笼罩住了这片战场压向了七人。

    七人退路被封,被赢高的杀气笼罩,他们知道自己今天难以生还了,于是也绝了离开的念头,持剑杀向了赢高。

    一盅茶的功夫。

    赢高还剑入鞘,迎风而立。

    七具尸体倒地,全都被砍了头颅。

    这时,锦衣卫跟诸子百家弟子之间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

    锦衣卫死了三百人,全歼了一百名诸子百家的弟子。

    蒲兴龙一身是血,匆忙上前,低声不敢说话。毕竟这一战,三比一的伤亡,锦衣卫的损失不小。

    “整顿人马,我们继续上路!”赢高沉声说道。

    “诺!”

    蒲兴龙领命。

    七百锦衣卫上马,紧紧跟随在赢高身后消失在山林里。

    傍晚时分,一行人到了一处小溪边,刚准备宿营。

    突然,赢高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下一秒,就见小溪边的树林里冲出了一群人,人数有六七百人,为首的尽然是尉缭子和张良。

    对此赢高不惊讶,只是心头升起了一股危机感,他没想到两人尽然在这里等自己。这地方不利于锦衣卫展开冲锋外,而且也只有一条返回的退路,因为其他两面都被小溪给堵住了。

    “信王殿下,我们又见面了。”张良笑道,他径自上前,向赢高打招呼道。

    从容,镇定和自信——

    这就是赢高眼前的张良的样子,儒家宗师,吴国谋圣。

    “张太尉真是勤快,为了杀本王,又带着人跑到我们大秦来了。”赢高讥讽道,“这是第几次了呢?”

    “有三四次了吧?”张良感慨道,“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杀得了你,让大秦灭国,张良跑几次无所谓!”

    “这么自信?”赢高笑道。

    “不是自信,是因为实力。”张良爽朗的说道。

    “就凭你们这几百人?”赢高冷笑道。张良和尉缭子身边有六七百人,而且都是两人甄选的精英,可赢高还没有放在眼里。作为大宗师,他想要走,目前还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他。

    再说张良和尉缭子身边有六七百人,他身边也有七百锦衣卫。

    谁怕谁?

    “哈哈,信王殿下真幽默,杀你怎么可能只有这几百人呢?”张良狡黠地笑道。

    “呵呵!”赢高冷笑,他早就知道张良会有后手的,也就不再多问了。

    “赢高,死到临头了,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这时,尉缭子走上前,面对赢高,冷冷问道。

    他跟赢高之间是血海深仇,故而也就不再逢场作戏般的聊天了。

    “遗言?”赢高思量了一下道,“让史官将你写成一个大恶不赦,奸诈阴险的卖国贼,你还觉得满意啊?”

    对于尉缭子这样的兵家家主、名士来说,名声很重要。

    现在赢高这么说,自然触到了尉缭子的逆鳞。

    “赢高,老夫承认你很强,可是又能怎么样,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一支大军吗?”尉缭子怒道,“不要再逞口舌之狂了。”

    “一支军队?”赢高问道。

    “对。”尉缭子冷笑道,“你以为我们为了杀你谋划了八年,就只有这么点能耐吗?”

    “呵呵!”赢高冷笑,内心却大震,怎么听尉缭子的话音,附近似乎藏了一支大军,可是大秦函谷关守卫那么严格,吴楚两国想让一支军队进入大秦境内,可能吗?

    见赢高不信尉缭子更加得意了。

    “不说你不信,我们自己也不信能在大秦境内用我们吴楚两国的军队斩杀你。”尉缭子冷笑道,“可是,这就是我们八年的谋划,为了你一个人,老夫等了八年,值了!”

    “就是说,八年前你们想要盗掘骊山皇陵的消息是假的?”赢高问道。

    “不假。”张良开口说道。

    “不过你知道为什么后来我们放弃了这个计划吗?”尉缭子问道。见赢高沉默不语,他继续说道,“因为我们改变了计划,我们将盗掘皇陵改成了斩杀你,将你杀死。”

    “一座皇陵的财宝跟你赢高相比,张良会选择你!”张良也开口说道。

    “难道!”赢高叹气道。

    现在他终于知道八年前为什么吴楚两国联盟盗掘皇陵却没了音讯,尽然是为了谋划八年后的今天斩杀自己,只是自己在张良和尉缭子心里的地位有这么重吗?

    “所以信王殿下,这次你必须得死,神也救不了你!”

    张良自信满满地说道。

    他谋划了八年,今天不会再功亏一篑了。

    “所以赢高,老夫觉得你还是留一些遗言吧!”

    尉缭子也开口说道。

    此时的他眼中露出自信、以及胜利者的光芒。

    此刻,小溪边的气氛一下子变得阴冷、寂寥而又悲凉。

    一股难以言状的悲壮气息从锦衣卫身上散发出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