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我们都悟道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顺利到达崤山,赢高发现崤山的守卫很松弛,应该说的守卫很单薄,除了不良人和阴阳阁的人外,就只有一百守陵军士。

    这让赢高惊讶地同时又很恐惧。

    骊山是大秦皇陵,是大秦最为神圣的地方,可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守卫这么单薄,而且还是在吴楚两国要盗掘皇陵的情况下,这就有点反常了。

    是故意为之,而是疏忽了?

    赢高思量。

    现在皇兄病危,没有顾忌上皇陵,确实也能说得过去。

    然而假如是故意为之,目的是什么?

    赢高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

    他知道,假如这是故意为之,目的大概就是想借吴楚两国的力量出掉自己。

    那么,这就太阴险了。

    因为利用守卫大秦皇陵,公器私用而对自己下毒手,这样的做法赢高就是气量再怎么大也忍不下。

    骊山大殿里,冰蓉、司马长空、不良帅东虎山、还有天道子和徐福均感觉到了信王身上的杀意。

    众人都是大惊。

    因为大家不傻,看到骊山守陵士卒的人数,谁心里没有个疑问?

    “殿下,不良人愿意为大秦死战到底,不死不休!”

    东虎山突然开口说道。

    他一副杀气腾腾地样子,根本就没有将吴楚两国的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放在眼里。

    在骊山,他们不良人的敌人就是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

    现在不良人已经从鬼骑军中分出来了,单独成为了一个部门,人数大概再千人左右,只受赢高的命令。

    “嗯。”赢高微微点头,很满意东虎山在这个时候的表态,这就是他要的气死,不管是绝境,还是在险境之下的敢于向敌人亮剑。

    “这次西楚和吴国敢让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来骊山,就别让他们再回去了。”赢高语气凌厉地说道。

    “在下明白!”东虎山信心满满地说道。

    “我们阴阳阁也不会让诸子百家得逞,还请殿下放心!”作为骊山阴阳阁的实际上的统领,冰蓉也保证道。

    目前阴阳阁以阴阳家为主,农家为辅。

    “这次计划是张良和尉缭子谋划了八年,他们的主要力量就是诸子百家,切不可大意。”赢高表情严肃地叮嘱道。

    对于圣文馆和将军楼,赢高一点都不敢马虎大意。

    而是很谨慎。

    毕竟这是张良和尉缭子的底牌,也是他们能够立足吴楚两国的基础。

    当然,他们的智谋也是项羽和刘邦看重的一部分。

    “冰蓉明白!”

    冰蓉起身领命道。

    “司马长空,外围的警戒就交给你们锦衣卫了。”赢高向司马长空命令道。

    目前就骊山的兵力而言,锦衣卫才是主力。

    况且现在锦衣卫的实力因为修炼了破天刀法而提升了不少,实力比之阴阳阁也是不遑多让。

    “请殿下放心!”司马长空领命道。

    双目中精光一闪,一股杀意从他身上散出。

    他已经是半步大宗师境了。

    这样的实力放眼天下,就是开宗立派也勉强够了。

    只有天道子和徐福没有说话。

    等人众人离开,徐福叹道,“殿下是不是在担心咸阳出了状况?”

    “破军主西方,以星象看咸阳必将要起兵戈。”天道子起身走到门口,望着西方的天机说道。

    “骊山的守卫不该这么单薄,之前西楚和吴国想盗掘骊山皇陵的消息本王已经传到了咸阳城,再说东厂也不会没有察觉到。”赢高沉声道,“对付诸子百家,该派鬼骑军来才是,可是”

    “王召可是殿下的心腹啊!”徐福开口说道。

    赢高冷笑道,“可他也姓王啊!”

    “信王殿下的意思是,他一直没有脱离勋贵集团,没有脱离王家?”天道子惊讶道。

    对于天道星象他略知一二,可对于人心的猜度,他就不及赢高了。

    “不。”赢高摇头道,“本王的意思是,他姓王,王氏效忠的首先是大秦,其次才是君王。王召也不例外,他真正效忠的只有大秦。”

    “殿下怀疑是太子下的命令?”徐福惊讶地问道。

    “不。”赢高摇头道,却沉默不语,而他身边的天道子和徐福脸色大变,骇然道,“难道是”

    再后面的话他们已经说不出口了。

    毕竟,这太过惊世骇俗了。

    是他们根本就想不到的,确切的说是他们根本就没认为会这样。

    “假如真是这样,到时候殿下会怎么做?”

    半响,天道子开口问道。

    徐福也是一脸认真地望着赢高,他也想知道答案。

    “当年,父皇将天问剑给本王,就是想让本王守护大秦。现在天问剑已经被本王送到咸阳了,这填天下本王也不需要再守护了。”赢高长叹一声道,“这样其实未尝不好,不是吗?”

    “只怕到时候殿下身不由己!”天道子叹道。

    很多人做很多事情只是因为迫迫不得已。

    尤其是权力斗争。

    “这不就是阴阳家的选择了嘛!”赢高说道,“东王公早就猜到这一步了,才会收天明为徒。”

    “也是。”天道子恍然大悟道,“儒家收天豪为弟子,阴阳家收天明为弟子,这是不是就是今后三十年大秦的格局呢?”

    徐福一直没有说话。

    谈话内容涉及到阴阳家,他就不便于发言了。

    “不过前提是先得出掉几个蛀虫。”赢高语气严肃地说道。

    天道子和徐福微微点头,他们知道信王口中的蛀虫是谁。

    “到时候,我们道家会支持殿下。”天道子表态道。

    “徐福也会支持殿下。”徐福说道。他说是徐福而不是阴阳家,就表示他的支持仅限于他自己。

    “本王能理解。”赢高向徐福点头道。

    毕竟阴阳家是东王公说了算,徐福能跟在自己身边,一直为自己效力而不听东王公的命令,就已经很难得了。

    徐福和天道子跟赢高说了一些话就离开了。

    而赢高目视西方的天际,大秦帝都咸阳城的方向,他的脸色变幻不定,他内心在苦苦挣扎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