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以毒攻毒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半响,李由就来到了寝宫。

    跟扶苏行礼完毕,他开口问道,“不知道陛下找臣有什么事情要商议?”

    “函谷关兵变的事情你听说了吧?”扶苏问道,他脸色有点苍白,声音也是中气不足。

    “是,臣已经上书太子,请求严惩信王。”李由理直气壮地说道。

    让阿木刁难赢高是他们定下的计策,只是没想到阿木这么废物不堪大用,自己死了不说还牵扯出了天机,这就让他们处理不利位置了。

    因此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他们能做的就是利用好阿木这天死人,以此来做文章。

    因此,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的态度的强硬的。

    “此事,不能只听一家之言,得需要证据,毕竟还涉及到了吴国的圣文馆的人,天机是张良的亲传弟子,而且还被信王给生擒了。”扶苏沉吟道,“因此,这件事情不能草率和马虎了,你,或者你派人去函谷关,将此事调查清楚,再向朕回报吧!”

    李由一愣,立马回过神来,躬身答道,“臣明白!”

    他也惊讶于皇帝陛下的做法,竟然是让他派人去做调查?这似乎既不包庇信王赢高,也不太像立马要做出严惩的意思。

    不过下旨让他去调查,就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毕竟,只要证据足够,他就不信面对铁证,信王赢高还能脱得了干系。

    再说想要证据还不简单吗?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告诉他们不要随意上书谏言和议论此事。”扶苏语气严厉地说道。

    “臣知道了。”李由躬身答道。

    见皇帝陛下没有其他的事情他就告辞离开了。

    李由离开之后赢天下和赢天明也相继告辞离开。

    然后就见王离走进了寝宫。

    “参见陛下!”

    见到扶苏,王离躬身施礼道。

    然而扶苏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王离,王离就一直躬着身子,不敢抬头。

    “阿木是你的人吧?”半响,扶苏才开口问道。

    “陛下”

    王离欲要开口解释,却被扶苏打断了,“天机是怎么回事?”

    “这个王离也不知道。吴国是大秦的敌人,我们不可能跟张良有什么交集。”王离立马争辩道。

    “朕知道你是天下的舅舅,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可是”扶苏语气放缓了很多,“你觉得,你们几个人能斗得过三弟吗?”

    “这”

    王离语塞,因为他知道论计谋,论实力,他们似乎都比不上赢高。

    “吴楚两国要盗掘骊山皇陵的消息你听说了吧?”扶苏问道。

    “嗯。”王离点头道。

    “这次三弟率领锦衣卫是去骊山守陵,你们非要派人在函谷关刁难他,你是觉得骊山皇陵不重要,还是”扶苏话说到这里,榻前的王离就吓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请罪道,“这,是王离疏忽了,还请陛下责罚!”

    “朕不想责罚你,不过你回去告诉蒙毅,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出格了,不要因为一己私利而损害了大秦的利益。”扶苏语气凌厉地说道。

    “诺!”王离低头应声道。

    “你回去吧!”扶苏说道。

    王离起身告辞离开了。

    走出阿房宫,王离来到蒙毅的府上,将扶苏的话传达给了蒙毅。

    蒙毅一脸冷漠。

    半响才开口说道,“让李由过来一趟,我们好好商议一下。”

    仆人领命。

    片刻功夫,李由和冯正道就来到了蒙毅的府上。

    书房里,王离将今天跟扶苏的对话跟大家说了一下,李由又将自己跟扶苏的对话跟大家说了一下。

    众人听完,沉默不语。

    “陛下让你去函谷关做调查,又让王太尉来告诫老夫这些话,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蒙毅皱眉道。

    他也不太理解皇帝陛下这么做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我们该怎么做?”冯正道问道。

    “既然陛下已经发话了,就按照他的意思办吧!”蒙毅摇头道,“目前对于信王赢高,只要他不离开骊山,我们就不要再有什么行动了。”

    “嗯。”王离微微点头道。

    “至于去函谷关做调查,还是得由李大夫亲自去一趟才稳妥。”蒙毅对李由说道,“这次的证据太重要了,今后想要对付赢高,就必须要拿到对他不利的证据才行。”

    “行。”李由点头答应道。

    四人又说了片刻,这才相继离开。

    之后蒙毅一个人在书房低头沉思。因为他真的想弄清楚皇帝陛下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觉得皇帝陛下这么大费周折的召见李由和王离,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肯定是在向之传达一个信息。

    具体,是什么信息呢?

    夜晚,漆黑一片。

    一处山林里却篝火燃烧。

    这是一处营地,聚集了数千人马。

    他们就是张良和尉缭子的大本营。

    此刻,大本营里聚集了不少人,有尉缭子兵家的精锐和摸金校尉,有张良圣文馆的能人异士和曹参组建的发丘中郎将,同时还有德古拉和他训练的一批精锐血族武士们。

    函谷关兵变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大本营,天机身死的消息张良也知道了。

    然而此刻的张良却顾不上为弟子的死悲痛,他正在尉缭子的大帐里,跟尉缭子争论不休。

    “张太尉,德古拉一行人,你是不是要给老夫一个解释?”尉缭子盯着张良问道。

    之前他们的计划里没有德古拉和他的血族武士,现在德古拉和血族武士突然出现在大本营,让尉缭子很不满。

    “对付赢高没你想的这么简单,多了德古拉和他的血族武士,我们的力量就强大了一分,难道这样不好吗?”张良解释道。

    然而尉缭子却意识到事情未必向张良解释的这么简单。

    “家主,你应该知道赢高不好杀,不是吗?”见尉缭子沉默了,张良继续问道,“而我们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可不仅仅只是为了盗掘骊山皇陵这么简单,不是吗?”

    “对,杀赢高才是头等大事!”尉缭子回答道,“可是,他们”

    “他们不听从你的调遣,这点我也没办法,因为他们也不听从我的调遣。”张良苦笑道,“不过你放心,我会去跟德古拉沟通,到时候让他们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就是了。”

    实际上,张良只是瞎说的,他是在忽悠尉缭子。

    因为德古拉根本就不会听他的话。

    况且,他似乎知道德古拉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因为他太了解自家皇帝陛下刘邦是什么样的人了。

    只是他不能跟尉缭子说实话。

    “哎!”尉缭子叹息一声道。不然他还能怎么办?于是,他语气严厉地说道,“张太尉,为了这次谋划,我们准备了八年,切不可出现闪失了。”

    “我知道,这点还请家主方兴就是了。”张良也严肃地回答道。

    八年谋划只为这一刻,他张良也不想出现闪失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