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卷 第十七节 别样心思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怎么了,一行?”杨天诚很敏锐的觉察到自己这个得力下属情绪有些异样,问道:“对正阳的第一印象如何?”

    “不太好说,不过气势很足。”薛一行知道这个问题回避不了,老老实实的道:“或许的确有些资本,不过他是从组织部长过来的,以前在政府序列工作时间不长,咱们中州虽然不比汉都市,但是也是七百万人口的省会城市,沙市长来了恐怕还得花一段时间熟悉适应吧?”

    “嗯,这是难免的,不过不重要。”杨天诚瞟了薛一行一眼,他也知道薛一行是个眼高于顶的角色,刚才自己和沙正阳对话得热闹,有些冷落对方,估计对方心里有些不得劲儿,但他也相信薛一行基本素质还是有的,“我和正阳长谈过一次,能被中央点将,绝非浪得虚名,是有真材实料,很合我的胃口,他对中州的期盼和定位也很高,我估计他肚里也有一些对策了。”

    “哦?”薛一行吃了一惊,沙正阳昨天才到,今天就能给杨天诚留下这样一个印象,那就不简单了,杨天诚可不是随便糊弄的人,要让他信服,得有干货才行,“沙市长有想法了,哪方面的?”

    “多方面的,他和我探讨了如何弥补我们中州在高等教育和研发上的短板缺陷,不愧是在中央锻炼过的,资源和消息都要比我们更丰富一些,他觉得我们中州可以在邀请一些重点大学到我们中州办分校或者设立校区上做文章,而且也有一两个目标对象了。”杨天诚点点头。

    “啊?那太好了,中原新区的规划我们也在考虑如何布局,大学城就是一个选项,但是我们还一直在发愁如何来填补,中州本地大学实力太弱,就算是邀请过来设立新校区,意义都不是很大,如果能从外地引来,那意义就太大了。”薛一行脑海中思绪急转,“沙市长的这个消息来源可靠么?”

    “我相信他不会信口开河,肯定也是有些把握才敢说。”杨天诚喟然,“所以啊,有时候选好一个领导,就能对一个地方的工作起到很大的带动作用。”

    薛一行有些腻味,但又说不出来什么,可杨天诚所说的又的确把他打动了。

    中原新区现在就还是一个空架子,大家都还没有对未来的中原新区拿出一个比较明确的构想。

    这个中原新区甚至都没有对标的方向。

    你不可能对标浦东新区,人家是汇聚全国乃至全球的目光和资源,天生就有着中央加持光环,一早就定了性,甚至还是在92南巡的潮头上起来的,而中原新区不过是一个经济不算发达的内陆省的梦想,差之千里。

    可如果只是单纯的要搞制造业,要搞商贸流通业,似乎又和高新区和经开区没啥两样了。

    难道就是搞一大堆基础设施建设,建一大堆房子,把老城区的居民搬过去,这就叫新区了?那才真的是笑话了。

    新区新区,突出就要在这个“新”字上,怎么来体现“新”字?新模式,新产业,新架构,新体制,这些都涉及到要创新,可是对于薛一行来说,一个毫无先例和范例的新区,对他的确是太难了。

    也幸好省里还只是刚提出来,虽然十分重视,但是也还是有一些时间里供薛一行他们来学习调研,问题是这有一个时间限度,你不能一直这样拖着,得先拿出一个基本概念出来。

    似乎是觉察到薛一行的情绪有些异样,杨天诚何等人物,略微思索就回过味来,摇了摇头。

    “一行,正阳来我们中州是好事,中央把他放在中州肯定有安排和意图,他和你其实在很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嗯,人代会上我和他要唱一出双簧,提振一下我们中州士气,接下来我估计他也会拿出一系列的动作来,至于中原新区,我的打算是再等一等,不是说工作等一等,而是你要督促着大家把前期构架规划先摸索着搞起走,如果正阳在产业培育这一块上能有所突破,那么中原新区如何来更完美的考虑,他要加入进来挑大梁,……”

    薛一行心中先是一松,然后一沉。

    终归天诚书记还是被沙正阳给打动了,或者受沙正阳的威势和影响力还是发挥了作用,中原新区原本一直就是天诚书记和自己在牢牢把控,但现在天诚书记已经有意要让沙正阳加入了,对于自己来说,这不算是一个好消息,但他也没有理由拒绝,也轮不到他来拒绝。

    好在杨天诚也没有一口咬死,还是要看看沙正阳的表现。

    淮南为橘会不会到了淮北为枳,但薛一行不认为沙正阳就真的会在中州折戟,但是只要他的表现不会像在汉都那样绝才惊艳,达不到天诚书记那么期望的高度,那么这中原新区的主导权就还有得商量。

    沙正阳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落在薛一行耳朵里就会产生那么大的反响,说实话,他现在心思还真的没放在中原新区上,他很清楚在现有中州市的产业基础和投资环境下,奢谈中原新区要在几年里如何如何,显然有些不切实际。

    对于中州来说,最紧迫的任务,还是要在最近这么一两年里,在产业培育和招商引资上拿出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出来,以工业化带动城市化,以城市化反哺工业化,核心就是招商引资带来制造业的项目,而这个前提或者说同时发力的还要做投资环境的改善,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高等教育这一块的引入不过是一个餐前点,下一阶段他需要一些大动作来证明自我,建立威信和影响力。

    而这第一步就是要和杨天诚联手在人代会上把这一曲进行曲唱响。

    沙正阳习惯于脱稿讲话,但是并不代表讲话之前就不需要构思了,一个大略的讲话构架是肯定必要的,至于具体的内容就可以临时来自我调整了,这一点底气他还是有。

    特别是这一次当选致辞还需要和杨天诚来合唱一出戏,如何激发起整个中州干部群众群体的士气,这里边还要好好琢磨一下。

    欲扬先抑,要把这帮人的心气给鼓荡起来,首先要先把他们给好好打击一下,让他们明白自己是井底之蛙,中州和外界的差距有多大,但又不能把他们给打击得太狠了,以免真的丧失了斗志,觉得自己是真的无法追上那些城市了。

    另外还得要让他们看到希望,怎么来赶上那些城市,的给他们若隐若现的亮出点儿希望来,这样才能把他们的激情给勾起来。

    “市长,秘书人选三个,您看一看,……”蒋胜宽进来,手里拿着一叠资料。

    沙正阳没有秘书很不方便,侯凤林也给他打了电话,转达了杨天诚的意思,尽快安排好秘书,有利于工作。

    “秘书你来帮我定了就行,我对情况也不了解,还得都要你们来帮我介绍,就麻烦胜宽你帮我选定了就行。”沙正阳很洒脱。

    蒋胜宽却觉得头疼,他原本已经将三人的情况详细罗列了出来,不偏不倚,就由沙正阳自己定,自己半句话不搭,日后这三个人背后的人也怨不到自己身上来,没想到沙正阳居然把任务栽到自己头上。

    “市长,这个秘书人选恐怕还得您亲自定,我可以替你把三人的情况介绍一下,优缺点也能简单指出来,但确定是谁还得要您来。”蒋胜宽不想去掺和。

    “诶,我定谁还得要听你来介绍不是,我相信胜宽的眼光,你替我定了就好。”沙正阳却不给蒋胜宽躲闪的机会。

    蒋胜宽无奈,只能把手中资料递到沙正阳手中,“那我简单替你介绍一下这几个候选人,夏谷昌,32岁,zhong gong党员,毕业于平原大学法律系,先后在市政研室、市委办公厅工作,此人文采好,逻辑能力强,……;邱觉晓,33岁,zhong gong党员,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口才好,硬笔书法绝佳,……;杜子文,31岁,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能力均匀,曾经在永和区顺水街道担任过办公室副主任,去年调入市政府办公厅,……”

    “嗯,大略情况我知道了,不用具体介绍,胜宽你替我定了,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太讲究,一句话,勤快口稳,脑瓜子灵性一点儿就行,……”沙正阳摆手,“我信任你的眼光。”

    蒋胜宽龇牙咧嘴,不想接这活儿,却推无可推,只能点头:“那沙市长,我建议您就选邱觉晓,我觉得他灵性足,做事勤快,工作激情足,缺点是不够稳,但我觉得他跟着市长您,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性格上也能有所收获。”

    邱觉晓的姨妈是市财政局局长苏娅,也是蒋胜宽的高中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如果说是沙正阳自己选人,蒋胜宽不会多言,但是既然沙正阳要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那他也得要对沙正阳负责。

    邱觉晓他知根知底,自己选进来的人,他有底,举贤不避亲,其实也是一个背书的意思。20

    还看今朝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