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酒吧。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八百六十三章酒吧。

    你就这品味?带我来这种地方?徐子凌把手边的杯子移到一旁不满地说。

    首先,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我又不是本地人,只不过有人看到我来了所以才献媚一样地推荐这个地方给我;其次我觉得这里的品味还可以啊,调酒师男的长得帅女的漂亮;而且酒调的也很有水平,不愧是一线城市的酒吧;最后,你个小年轻怎么比我这老头子还保守?不就是去个酒吧吗?至于这么抵触吗?聂卫平一边喝着酒一边鄙视地看着徐子凌。

    首先,我不喝酒;其次,我不是抵触酒吧。是你说想和我谈一谈我才来的;你不会觉得酒吧会是个交谈的好地方吧?最后,你把那边那个穿黄衣服的女孩叫过来干嘛?我可事先说好啊,我已经有老婆了。

    你紧张个锤子!我已经找人查过了,你根本就没结婚;只有一个叫郑永芬的女朋友,而且这个女朋友还在外地;男人嘛,总得偷一偷腥的。聂卫平给了徐子凌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示意徐子凌和黄衣服的姑娘搭讪。

    郑永芬离开虽然名义上只是我的女朋友,但我们早就订婚了;关系早就确定了,我很爱郑永芬;所以你就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了。徐子凌摆了摆手,坚决地说。

    我知道,我也很爱我的老婆啊;家里的饭菜虽然好吃,但是啊一直吃家里的饭菜肯定会腻的;偶尔下一下馆子其实也不错对不对?聂卫平继续拿自己的一套老流氓理论企图洗脑徐子凌。

    你很爱你的老婆?三个老婆你都爱?而且还爱到家暴她们?徐子凌嘲讽地笑了笑。

    这有什么?人是会变的,不同阶段的人总是会被不同的东西所吸引;死守着一套东西去恪守有时候对双方来说都是煎熬折磨,就好像你说的家暴一样;我其实也不想,家暴就是我厌倦她的一种表达方式;我家暴了以后过不了多久就会和她离婚,这样也算是好聚好散吧。

    我可以走了吗?这里的一切东西都和我格格不入,无论是酒吧的这个背景环境还是尽情狂欢热舞的氛围;包括我面前的这个活了大半辈子都快入土了还在这胡说八道的老头,总之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酷老头,这就是你准备介绍给我的帅哥?长得还不赖,就是身上的衣服有点土。黄衣服的女孩手里抓着高脚杯,杯子里有颜色浓郁但是层次分明的液体;想必又是不知道怎么调出来的酒,女孩晃了晃脑袋耳朵旁的吊环;粗略地打量了徐子凌一遍,吊儿郎当地说。

    你自己撩骚过来的人自己搞定。徐子凌说着从塑料袋里掏出之前买好的可乐灌了两口,不知道为什么这家酒吧会允许客人带这种东西进来;反正徐子凌在白云区庆祝同学生日去过的酒吧好像是不给带这种东西进去的,也许是不同地方的规矩不同吧。

    可乐?酷老头,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极品帅哥?不会毛都还没有长齐吧?黄衣女摆了一副臭嘴脸狗眼看人低地说。

    兄弟,给我个面子行吧?对待姑娘不该有点风度吗?

    酷老头说得对,我看你也还挺帅;怎么样?请我喝一杯?

    你想喝东西是吧?正好我这里有一杯,你拿去喝吧;反正我也没喝过。徐子凌把自己之前推到一边的杯子递给黄衣女。

    白色的?黄衣女皱着眉嗅了嗅杯中的液体。

    冰水?黄衣女一时间也是不敢相信,居然会有人来酒吧点一杯冰水喝。

    冰水怎么了?喝了对身体好。徐子凌摊了摊手,说道。

    对身体好?那你自己喝吧!黄衣女把冰水往徐子凌身上一泼,气鼓鼓地离开了。

    这酒吧的到处都是酒的味道,哪怕明知道这只是一杯冰水徐子凌心理上也会有抵触。

    呼!幸好躲得快,老头子你要是没啥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我和你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别拿你那一套来对我;以后咱们最好不要这样见面了。

    既然你不喜欢酒吧,那换个地方?

    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下次吧。

    不跟我走的话我直接曝光你的身份!聂卫平使出杀手锏逼迫道。

    好!看在你是个老家伙的份上我就再跟你走一趟!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