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前因后果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好了,具体的情况,还是等得到新的消息之后再说吧。”

    又讨论了一会儿,猿飞日斩抬起手,压下人们的议论,再次开口说道。

    虽然奈良鹿久的分析还算合理,不过并不代表这就一定是事实,罗砂究竟是怎么想的,谁也无法确定,或许,这真的有可能是一次误会也说不定。

    在没有得到确切的情报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嗯,自来也现在已经动身前往砂隐了。”

    纲手说道,两个大国之间的冲突可不是小事,其他人的话,很难在短时间内获得准确的情报,所以只能让侦查能力最强的自来也去,以他的能力和经验,绝对可以获得最精确的信息。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明天中午,就能获得准确的情报。”

    “那就好。”

    转寝小春缓缓点头,对于自来也的情报搜集能力,她还是很放心的,如果什么事情连自来也都查不清楚,那么木叶村里也就没人能查清楚了。

    毕竟,在这个时间线已经大幅度偏移的现在,即使是所谓可以看见未来的幸村,也早已成了半个睁眼瞎。

    “那么,还是等进一步的情报送达之后,我们再进行下一阶段的具体安排。”

    猿飞日斩点头道,随即看向下方的忍者们:“不过,不管事实的真相如何,各位这段时间都要加强警惕,我们目前还不清楚这是一次意外还是敌人的阴谋,也无法确定这场阴谋之中会不会有木叶的位置,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做好任何准备,防备可能出现的一切变化。”

    “是。”

    一众忍者齐声回答道,他们都知道,在这个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刻,木叶村一定要稳定起来,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任何动乱。

    “还有……”

    纲手顿了顿,目光落在人群中的一个人身上:“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以及出现预料不到的变故,我打算派一队精英前往边境,日足,日向一族需要派出一些人来。”

    “我明白了。”

    坐在下首,靠前位置的日向日足缓缓应道,这种事情即使纲手不说他也会准备,日向一族的白眼有着强大的侦查能力,特别适合战略侦查,这种时候自然是当仁不让。

    “我会挑选几个瞳力出色的忍者,让他们一起去边境驻守。”

    “好。”

    纲手满意地说道,随即又将目光转移到另一边。

    “至于村子里的防卫和巡逻工作,宇智波一族和犬冢一族,就交给你们了。”

    “知道了。”

    宇智波富岳和犬冢爪同时答道。

    “幸村……”

    紧接着,纲手的目光又投向幸村。

    “忍者学校那边也是重点,你是所有教师里等级最高的忍者,虽然可能性不大,不过如果出现任何意外的话,务必要保护学生们安全抵达避难所。”

    “是。”

    幸村轻轻点头,尽管他不知道砂忍和岩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真的发生什么变故,而且,说实话,对于这一系列始料不及的变故,他的心里还有几分惊慌的。

    不过,尽管心里有些害怕,但是他还是没有犹豫地接下了纲手的命令,这无关什么性格以及生活态度,只是作为一个老师,对于学生最基本的义务和责任而已。

    接下来,纲手又根据不同的可能性发布了一系列的命令,因为每个部门都需要召集人手进行进一步的布置和安排,这次的会议并没有进行很久,很快就结束了,忍者们都按照会议上的安排去安排具体事宜,当天下午,一个由日向光带领的精英小队便离开了木叶,前往西部的边境。

    和纲手估计的一样,第二天中午,自来也的情报才通过暗部的秘密网络传回木叶,带来了最新的信息。

    “虽然详细情况还不准确,不过,至少我们了解到了事请的大致经过。”

    幽灵之内。

    情报到手之后,木叶村的大佬们又再次聚在了一起。

    由于时间关系,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即使是自来也也无法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全查探清楚,所以这次送来的只是一个大致的版本。

    不过即使是大致的版本,也足以让木叶村了解到一个粗略的过程了。

    纲手看着手中的情报,向在座的人讲述道。

    “根据自来也从砂隐那里得到的消息,这次的袭击,似乎并不是砂隐有计划的军事行动。”

    “情报所示,三天前,参加完联合中忍考试的鸟之国大名在我们安排的护卫的保护下离开木叶村,一天半之后,他们抵达火之国边境,然后大名留在边境的护卫团便接替了护卫任务,准备借道草之国,然后带着队伍直接向鸟之国出发。”

    “横穿草之国,以直线距离前进的吗?”

    转寝小春轻轻颔首,如果是赶路的话,这样的确是最快的方式,按照正常的速度,他们只需要再过半天,就能到达目的地的鸟之国。

    “但是,问题就出在了这里。”

    纲手抬头道,指出关键点,前往鸟之国的话,借道草之国的确最快,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于砂忍对上。

    “当天下午,在草之国与风之国接壤的边境处,鸟之国大名一行人遇见了一伙执行巡逻任务的砂忍,这里的信息有些模糊,只知道因为某些不明的原因,双方似乎是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口角。”

    “然后,当天夜里,砂忍们检查的时候却发现,那天带队执行巡逻任务的砂忍小队长,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杀死在自己的房间里。”

    “看来,这便是导火索了。”

    猿飞日斩说道,这样子,至少冲突的缘由算是明朗了。

    砂忍的小队长被害,的确是一个发难的理由。

    “嗯。”纲手翻看着手上的情报:“情报上说,当时的砂忍还算克制,尽管发生了杀人事件,但也并没有马上就直接动手,而是带了一些人去鸟之国大名的驻地,打算进行一些搜查和检测,查看对方究竟是不是动手的人。”

    “结果,搜查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混战,因为不少人都已经死去,我们无法得知详细的经过。只知道,在那场战斗中,鸟之国大名和岩忍小田渚被人杀死。”

    “这就是这场袭击的基本过程。”

    说完,纲手抬起头,看着众人,想要听听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这么说来,这次袭击的关键因素就在于那个被杀的砂忍了。”

    猿飞日斩沉默了几秒,分析道。

    自来也传来的情报还是蛮清晰的,至少起因和经过大致都有了,事件最初的起因是双方发生的口角,导火索是砂忍的遇害,两件事情都是关键,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样的冲突,也不会发生之后的一系列事件。

    “砂忍与使者团一开始发生口角的缘由是什么,有进一步更具体的线索吗?”

    转寝小春紧接着问道,虽然过程明朗了,但冲突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还是一个谜,一般而言,能够成为边境巡逻队长的都是经验丰富,成熟稳重的人物,不可能那么容易就与别人发生矛盾,而且,以鸟之国大名的身份,也没理由去和国力远强于他的风之国的忍者怼起来。

    这让她不禁有些疑惑,也许在那次的口角中,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才成了接下来的杀人事件。

    “不知道。”纲手摇摇头:“使者团大多数成员都已经遇害,而砂忍,似乎也没有怎么提起之前发生的口角一事,所以关于这部分的情报很模糊,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发生而已。”

    “但是……”她说着,拿起桌上的情报,又向后翻了翻,接着道:“对于那名被杀的砂忍的身份,自来也已经查探出来了。”

    “火影大人。”

    她还没有说完,旁边突然有人出声打断了纲手的谈话。

    只见猿飞日斩身边,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坐着默默思考的奈良鹿久募得睁开眼睛,转过头看向纲手,眼中带着莫名的深意。

    “我想要问一下,关于那名被害的砂忍,他的名字,该不会正好叫作……”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深邃的瞳孔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沉吟了半响之后,这才缓缓开口,吐出几个字。

    “由良吧?”

    这一刻,空气似乎瞬间变得凝固了一下,在猿飞日斩等人若有所思的样子中,纲手缓缓转过头,用同样的目光看向奈良鹿久。

    “你猜对了。”

    她这般回答道。

    “他的名字,就是叫做由良。”

    “由良?”

    转寝小春微微蹙眉,这个名字让她觉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起过的样子。

    “等等,你们说的是那个由良?”

    思索了一番之后,她瞬间反应过来,这个名字她当然听起过,在幸村所看见的未来里,砂忍村就有着一名被赤砂之蝎控制的上忍,他的名字就叫做由良。

    “看样子,似乎就是那个由良了。”

    纲手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对于这个人,他们都有着些许印象:“自来也应该也是产生了同样的怀疑,所以才收集了很多与他有关的信息。”

    “这个由良……”

    猿飞日斩双眉紧皱,这个名字的出现,代表着另一种十分严重的可能:“我本以为,赤砂之蝎被抓捕之后,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呢,不过看样子,蝎的忍术也并不是只有蝎才能使用。话说,关于他的情况,罗砂就一点都不知道吗?难道蝎并没有真正回心转意?”

    “关于这一点,好像并不是如此。”

    纲手低头翻看着自来也收集到的由良的情报,一边说道。

    “从个人情报上看,这个由良以前曾经是砂忍村护卫队的队长,以他的职位,在当时的村子里也是地位不低的高层之一。但是,赤砂之蝎被抓捕之后,他很快就被调换了职务,不仅高层的身份没了,还被罗砂用其他的借口送到了边境地区,担任巡逻队的小队长,从这点情况上看,罗砂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这么说来,罗砂是有意将他调离出村子,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意外。”

    猿飞日斩点点头,这个作法是没问题的,由良怎么说也是砂隐的上忍,还曾经担任过高层,没有真凭实据,只是因为蝎一个人的口供,就将这么一位有着不低的威望和功绩的忍者监禁或是处死是很困难的,也是无法服众的。

    上忍本来就稀少,培养一名上忍并不容易,特别是对于本来人手就不够的砂隐而言,上忍更是少之又少,不可或缺的高级战力,在对方没有明确反叛的迹象,或是打算做出对村子不利的事情之前,草率行事不仅仅是自断手脚的行为,反倒更有可能会引起村里其他人的恐慌。

    所以,四代风影所做的也只是将他调离重要岗位,远离村子以及居民众多的核心区域,送到人烟稀少,与实力和地位都很弱,不会引起太大麻烦的草之国以及鸟之国相护接壤的边境,负责那部分区域的防御,算是以观后效吧。

    这和当年九尾事件之后,木叶对待宇智波一族的策略基本相同。

    但是,他估计没有想到,即使已经有所防备了,却还是出了问题,就算被远调了出去,想搞事的依然能搞事,谁能想得到,国力弱小的鸟之国大名的车队里,居然会出现一个岩忍村的精英忍者呢。

    “不过如此一来,情况也就明朗了。”

    纲手抬起头,与其他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不管这件事情的具体经过是如何,只要知道由良这个名字,后面的隐秘几乎就是显而易见的了。

    “既然问题最先是出在由良的身上,那么毫无疑问的,这场袭击的幕后黑手便是……”

    说到这里,几人对视一眼,双目一沉,异口同声地吐出一个字。

    “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