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风起砂隐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幸村在工作之余,就经常往南贺之川旁边跑,配合着深作仙人进行仙人化方面的研究,虽然一直没有太过明显的进展,但是好在也没有弄出太大的乱子。

    作为妙木山里出来的仙人,深作仙人虽然身体很小,但却有着远超一般上忍的实力,再加上他那闪电般的速度,所以可以轻易地在幸村情绪失控或是重吾暴走地情况下制住两人,然后用黑棒驱赶出他们身体里的自然能量,让他们恢复正常。

    正是因为有他的监管,重吾才能够在这个远离村中心的森林里安静地生活下去。

    然后,时间就这样在修炼和工作中日复一日的流逝着,不经意间,五月和六月就这般在平淡中缓缓走过了。

    接下来的七八月份,也就是今年最重要的时刻,同盟国之间举行的中忍考试顺利开始,然后经过两个月热火朝天的龙争虎斗,也在一片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中落下了帷幕。

    中忍考试的流程出乎寻常的顺利,木叶高层担心的意外完全没有出现,没有入侵的砂隐,没有晓,也没有大蛇丸的手下参与,一切都是如同最正常的情况,正常的考试,正常的观众,以及正常的结果。

    考试过程也是无惊无险,失去了大蛇丸同志的殷勤奉献,这次考试呢,说实话,以精彩程度来讲,幸村感觉比原著中的无聊多了,除了十二小强以外,其他的参赛者全是幸村不认识的路人脸。

    而且,考生们战斗的过程也是相当平淡无奇,基本就是可以想象到的场面,木叶忍者单方面的虐菜,从第一场到第三场,木叶的参赛者几乎都是全方位碾压其他参赛者,特别是第三场,总共八个参赛者中,有六个都是木叶的人。

    好好的一场同盟国的中忍考试,就这样硬生生被扭转成了木叶村单方面的表演赛。

    佐助的写轮眼、鸣人的多重影分身、宁次的柔拳、小李的莲华、志乃的虫以及鹿丸的智商和影子模仿术,五花八门的招数虐得其他参赛者欲仙欲死,只感觉人生惨淡,命运无常,估计都有想要当场放弃做忍者的冲动了。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观众介绍,比赛的时候,当时在看台上观战的第三代火影脸上的褶子都要笑出来了。

    所以,后来的结果就又是不出所料,木叶的参赛者里有四人成为中忍:佐助、鸣人、宁次还有志乃,至于其他的参赛者嘛,全军覆没。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参赛者表示,此次中忍考试是他下忍生涯里参加的最受打击的一次中忍考试,用户体验感极差。

    不过,尽管过程有些平淡,没有那么惊心动魄,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平淡是福,没有出现问题就是最大的幸福,木叶崩溃倒是精彩了,然而代价呢?

    所以,对于这个结果,知道内情的人都非常开心。

    ---------------------------------------------------

    “再见,参议阁下。”

    “火影大人,告辞了。”

    中忍考试结束后的第三天,木叶村外,第五代火影纲手刚刚送走了来访的最后一位客人,看着对方乘坐的马车扬起尘埃,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这才转过身来,缓缓松了一口气。

    “总算都走了。”

    纲手揉了揉脸上的肌肉,无奈地道。

    这些天来,为了应付这些前来观战的大名和贵族们,她连都快笑僵了。

    明明人家还这么年轻的说。

    她感觉再这样操劳下去,自己一定会衰老很多岁。

    不过,虽然嘴里这么抱怨着,但是在内心深处,纲手其实还是蛮高兴的,这次中忍考试的成功举行,再一次昭显了火之国的国力,木叶村的下忍们在赛场上优越的表现可以说是精彩绝伦,吸引了众多眼球和赞叹,不出意外的话,这次考试会在之后的几年里,为木叶带来大量的任务和委托金。

    总算是没有辜负,爷爷留下的火影这个名号……

    她在心里长叹一声,略带感怀地看向天空的云朵。

    作为火影,特别是还有初代火影的孙女这一层身份,纲手自从上任以来一直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生怕因为自己执政的错误而导致木叶村受到意外的破坏。

    其中,又以中忍考试最为重要,因为这是原历史上木叶村面临的一次重大的考验,在各国高层人士都会来木叶观战的时刻,如果出现什么重大的意外事故,对于木叶的信誉和威望将会是一次严重的打击。

    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忍考试的半年前,木叶便进行了一系列严密的准备工作,甚至为了防止意外,还抢先一步解决了隐藏在田之国里的大蛇丸,目的就是想要避免在原著中对木叶造成大量损失的木叶崩溃事件。

    总算,没了大蛇丸之后,搞事的人果然又就都消失了,在众多忍者的努力之下,中忍考试安全的结束,纲手也便因此松了一口气。

    如果所有的时候都能够这么顺利的话就好了。

    心中这般想着,她转过身,起身往回走。

    只是,她轻松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从后面的街道深处,突然跑过来一个人。

    “火影大人。”

    来人速度相当快,本来还在几百米开外的他,仅仅呼吸之间,便一个瞬身出现在纲手面前,躬身道。

    “有什么事吗?”

    纲手回头看着他道,面色变了一下,她认出这人是情报部的一名通讯员。

    不会吧……

    她心里微微一凉,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里是鸟之国发来的急件。”

    来人单膝跪地,向纲手出示一份文件。

    “鸟之国……”

    纲手轻轻蹙眉,这不是土之国和风之国之间的小国吗?而且,他们的大名也是这次中忍考试的特邀观众之一,两天前才从木叶离开,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有什么事情?

    带着这种疑虑,纲手轻轻打开了手上的文件,只是轻轻扫了一眼,面色立马严肃下来,冷得吓人。

    两秒后,她啪地一声合上文件,抬起头来,飞快地命令道。

    “给我召集现在村里所有的在职上忍,半个小时后,我需要所有人都到会议室集合。”

    “是!”

    说是半小时,其实十分钟左右,人就已经差不多齐了,除了身份保密的暗部和出门执行任务的忍者以外,上忍和特别上忍几乎全都来到了现场,几十人挤在会议室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谁都不知道火影大人召集这么多上忍是为了什么。

    中忍考试不是已经顺利结束了吗?

    角落里的幸村同样也是一头雾水,按照剧情,这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才对。

    虽然在原著中,中忍考试之后很快就发生了木叶忍者与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的接触事件,可是,现在鼬倒是天天在村子晃悠呢,但是绝对不可能有人和他打,至于鬼鲛,他来干嘛?找死吗?

    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纲手,以及同样面色严肃的猿飞日斩、转寝小春和奈良鹿久陆续从旁边的通道里走出来,一一走上主座。

    “各位。”

    纲手没有浪费时间,一上台,就开门见山地道。

    “刚刚从鸟之国传来消息,砂隐的忍者袭击了鸟之国大名的车队,杀死了鸟之国大名以及其护卫忍者,并对鸟之国发动了袭击。”

    “您说什么?”

    众多忍者面色登时一变,不由大惊。

    开玩笑吧?砂忍袭击鸟之国?

    这可不是件小事啊,一国之主被杀以及两个国家之间发生战争,几年来,没有比这更为劲爆的消息了。

    “火影大人,袭击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人群中的卡卡西皱眉道,这么大的事情,砂隐袭击鸟之国总得有个原因吧,不可能是一时兴起。

    “具体原因,我们现在还不了解。”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事实上,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他们对于此事了解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从事件的发生,到他们得到消息,也就还不到三小时而已,第一波情报才刚刚送到,具体袭击发生的原因和过程如何,还得等待下一波的情报送达才能够知晓。

    “但是,袭击发生的地点呢?不会是在火之国吧?”

    又有忍者急忙问道,鸟之国大名是前来参观中忍考试的客人,如果他在火之国境内收到袭击,即使袭击者和木叶没关系,但是作为东道主的火之国也无法置身事外。

    “好在,这一点并非如此。”

    转寝小春道,她也知道其中的严重性,如果袭击是发生在火之国,他们肯定会被动的多,好在,事实不是如此。

    “袭击发生的大致地点,是在鸟之国的边境处,一个名叫鸟取之山的地方。”

    “鸟取之山啊……”

    几个上忍轻轻点头,略有印象。

    鸟取之山,是坐落在鸟之国与风之国边境的,一处划分两国界限的山脉,算是两国之间的天然屏障,跟火之国尚有一段距离,在那里发生袭击,并不会跟木叶扯上太大的关系。

    “那就好。”

    听到这里,一众上忍顿时松了口气,鸟之国和风之国两国的战争已经够麻烦的了,如果再加上一个火之国,那指不定还会发生多大的事端呢。

    “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掉以轻心。”

    纲手严肃地道,她的表情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乐观。

    “虽然事情发生在鸟之国境内,和火之国并无太大的牵连,但是,鸟之国大名毕竟是我们邀请来参加中忍考试的贵宾,他出了事情,说实话,就算关系不多,但我们火之国也很难置身事外。”

    有些纠葛,并不是你想要摆脱就能摆脱的了的,虽然从事实上来讲,鸟之国大名被袭击的事情和火之国没关系,但根据因果来说,如果不是为了前往木叶参加中忍考试,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发生。

    因此,这件事情,木叶会被搅进去是肯定的。

    “而且……”

    纲手张了张嘴,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这时,从屋外突然跑入一个暗部,手中拿着一张纸条。

    这是新的情报送来了。

    见状,纲手立刻顿住话头,接过纸条看了一眼,然后,脸色瞬间一黑,变得如同天塌了一般的难看。

    蝴蝶翅膀扇得更厉害了啊。

    角落里的幸村观察到了纲手脸上剧烈的变化,心中无奈道。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引起了很多变化,改变了一件事情,就会接连串的造成一系列事情的变化,这是他早就有所心里准备的。

    扇走了宇智波灭族,扇走了一个木叶崩溃,却又冒出来一个鸟之国袭击,麻烦的事情好像永远不会减少一样。

    而且,从纲手的反应来看,这次的事情似乎也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这么多年来,除了第一次展示未来的那次以外,幸村还从没见过,纲手露出过如此深沉的表情。

    可是,偏偏对于这件事,他一无所知………

    该死,原著里根本就没有这一段。

    他心里狠狠骂道,鸟之国大名遇袭,这是原著里根本就没有出现的情况,更别说,动手的还是砂忍。

    其中的原因和目的是什么?

    难道说,四代风影觊觎木叶不成,转而对小国下手了吗?

    他不禁猜测道,没有了原著参照,一时之间,他也无从下手,只能像周围其他的忍者一样,茫然地看着高台上的纲手,等待着更多更明朗的情报。

    “各位,事情变得严重了。”

    这时候,高台之上的纲手也消化掉了新到手的情报,她缓缓抬起头,明媚的目光中,闪烁着很是凝重的意味。

    她眼神轻动,从在座的上忍脸上扫了一圈,这才沉声道。

    “刚刚得到了最新的消息,鸟之国的遇袭团队中,其受害者里,除了地位尊崇的鸟之国大名以外,还有一名叫做小田渚的护卫,此人非常特殊,他并不是鸟之国自己的忍者。”

    “小田渚?”

    听到这个名字,上忍中有一个中年忍者突然一愣,面色微变,皱着眉头轻声道。

    “火影大人,这个名字,难道是……”

    中年人眼神转动了一下,他依稀记得,在很久以前,某个战场上,自己曾经与一个好像叫着同样名字的人物交手过。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人的身份不一般。

    是同名同姓,还是……

    “没错。”纲手重重一点头,继而说出一个可怕的事实:“这个小田渚并不是鸟之国的人,而是鸟之国大名从岩忍雇佣的特别护卫。”

    “还不仅如此,这个人,他隶属于岩忍,还曾经是第三代土影大野木的亲传弟子。”

    “喂喂……”

    刹那间,人群响作一团,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四面八方,不断传出类似的咂舌声。

    三代土影的弟子……

    这么说来的话,不仅是风之国和火之国,就连土之国也会参与进来吗?

    难道,这就是第四次忍界大战开启的前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