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团藏之死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您说什么?”

    木叶村内的某个地方,骤然传出一声惊呼。

    卡卡西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看向前方高台上的猿飞日斩。

    “三代大人,您的意思是说,团藏死了?”

    他不敢置信地道,事实上,不敢相信的人不止他一个,身边一片嘈杂的嗡嗡声告诉卡卡西,除了他以外,周围的其他人对于这个突兀的消息反应也十分强烈。

    谁能相信,那个曾经有着不下于火影的权势,在阴影中影响了木叶村几十年的忍之暗,会这般悄无声息地就消失在一个偏僻的岛国。

    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轻易接受这一点。

    此时,正在进行的是木叶村的紧急上忍会议,在猿飞日斩回到木叶的当天下午,便马上召集了木叶村中排除暗部以外的上忍以及特别上忍共一百一十五名,来到木叶村中的一个守卫森严的秘密场所,进行这场百人参加的大型会议。

    众上忍们虽然不知道这次会议的具体原因是什么,但是看到两位火影和顾问们都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也都了解并不是小事,接到通知之后马上就赶了过来,台下黑压压地坐了一片。

    果不其然,会议开始之后,猿飞日斩一开口,爆出的就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困扰了木叶村数年的S级叛忍,原木叶村根部首领,忍界闻名的忍之暗--志村团藏,疑似死在了汤之国一个偏僻的山洞里。

    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消无声息地死了,无论在哪里都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更别说是有着密切关系的木叶,实际上,如果不是说出这个消息的人是三代火影,大部分人可能会将它当成一个可笑的玩笑。

    团藏那个老阴货被人弄死了?你是在逗我玩呢吧?

    可是,猿飞日斩确实有着自己的理由。

    “虽然具体发生的情况我暂时还无法完全确定,可是……从目前获得的信息上推断,团藏已死的可能新的确非常大。”

    猿飞日斩低着脑袋,简略描述了一下自己在汤之国的经历,怎么怎么发现的根,怎么怎么在根没有反抗的情况下俘虏根全员,然后又是怎么怎么在最内测的石洞里发现了那个诡异的半球体坑洞。

    最后,才是最重要的情报。

    “坑洞的旁边没有任何沙土或是碎石的痕迹,也没有用忍术或是忍具雕模的迹象,从外表上看,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将那一块空间一下子吞掉一样,这样的痕迹,我只在一样东西上看到过,那就是当年漩涡一族与敌人战斗时同归于尽的封印术-里四象封印。”

    猿飞日斩说着自己的看法,团藏房里的那个坑洞很诡异,除了坑洞以外周围没有任何其他的异常,通过猿飞日斩的描述以及暗部在现场采集到的各种证据,并交与参谋团和情报部门仔细分析之后得出结论,那种坑洞不是一般的战斗痕迹,也不像是有人特地挖掘的样子,以他的经验来看,那种情况,很像是当年涡之国的忍者与敌人作战时,战斗在山穷水尽状态时所用的最后绝招,也就是将自己与敌人一同带进黄泉的终极封印术里四象封印。

    “里四象封印……”

    旁边的自来也思索了一下,目光微沉,开口道。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个术的话,那么确实很有可能是团藏的手笔。”

    其他的上忍不清楚,但是他们这些看过未来的人却知道,团藏的身上的确刻着里四象之印,这种印记会根据施术者的意志发动,在发动的一瞬间,身体里将会喷出大量的血液,喷出的血液会呈现出巨大的球体,并将接触到的一切物体都封印在虚无之中。

    那是一个必须舍弃生命才能够发动的高级禁术,即使是当年的涡之国,掌握这个封印术的人也没有几个,而涡之国灭亡之后,漩涡一族的遗孤以及涡之国的财产被当年的侵略者瓜分殆尽,也不知道都被弄去了哪里。

    实际上,里四象封印术这种独特的封印术,在忍界也有几十年没有出现过了,如果不是从幸村那里看到过未来,就连纲手和猿飞日斩也不知道团藏什么时候找到了里四象封印的施术方法,并将它当作杀手锏留在自己身上,以便在最后的时候用作自杀式袭击。

    “而且,我们得到的情报还不止如此,据我们俘虏的根部忍者交代,就在我们到达的前一天,施加在他们身上的舌苔之术也已经自行消失了。”

    猿飞日斩接着说道,光一个里四象封印也许说服力还不怎么强,但施加在根部忍者舌头上的咒印就不一样了,那是绝绝对对由团藏本人对于手下施展的限制性忍术,只有在团藏死去之后,咒印才会慢慢消失。

    “根部的咒印吗?”

    卡卡西若有所思地道,的确,这也是一种非常有力的证据,曾经效力于暗部的他很了解根部忍者身上的各种咒印,那是为了防止手下背叛,团藏在自己的手下身上设置的相当严密的限制措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的确很有可能是团藏那里出现了意外的变故。”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转寝小春点点头,慢条斯理地道。

    综合里四象封印和咒印消失这两条情报,对于事情的经过,木叶村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

    按照时间的顺序,经过应该是在三代火影带着手下忍者进入汤之国之后,暗藏在汤之国的团藏就得到了消息,于是舍弃了大多数设施,带着余部逃往南部的偏僻基地躲藏,但是在躲藏期间,基地里却意外出现了团藏无法对付的敌人,中间或许经过了几个回合的激战,过程不得而知,唯一能够了解到的是,团藏最后应该是被迫使用了里四象封印想要与对方同归于尽,因此造成了他们在洞内看到的那个痕迹。

    这是团藏那边发生的事情。

    另一方面,由于团藏身死,他手下的根没了直属领导,在无法找到团藏的情况下,面对袭来的暗部,最终选择了束手就擒,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猿飞日斩才能那么顺利地将几十个至少有着特别上忍实力的根轻松擒下。

    从这方面来讲,无论对付是谁,那个与团藏战斗的神秘人在这次的行动中,还是给木叶带来了很大的帮助,虽然,木叶并不会因此感谢他就是了。

    台下沉默了片刻,上忍们交头接耳了一阵子,基本认同了这种可能性极高的猜测,随即山城青叶想了想,再次出声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不管干掉团藏的人是谁,从结果来看,让木叶警惕并通缉了这么些年的根阻组织被一举拔除,至少对于木叶而言,算是少了一个眼中钉。

    “不,青叶。”

    卡卡西闻言摇了摇头,他却不这么想。

    “真要算的话,这应该是个非常坏的消息。”

    卡卡西阴着脸说道。

    对于木叶而言,团藏是一个隐藏的炸弹没错,但是这个炸弹突然没了,却不一定就代表的是好事。

    “不错。”

    猿飞日斩点头道,他非常同意卡卡西的观点。

    “团藏的身手不弱,能够在一群上忍的眼皮底下潜入团藏的密室,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在不被外界发现的情况下干掉团藏,或者说逼他用出最后的绝招,这是连现在的五影都做不到的事情……”

    猿飞日斩说道,团藏的实力他是非常清楚的,毕竟同是二代火影的学生,团藏的力量虽然比不上他,但可以说是相差无几,即使是五影想要杀掉团藏,不经历一番激烈的战斗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别说是在根的基地,在层层严密的守卫下做出如此的事情。

    “而且,团藏的手里握着木叶村的许多机密……”

    转寝小春接着说道,他们担心的事情还不止如此。

    “当年团藏叛逃之后,他留下的一些暗棋我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处理干净,如果其中还有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的漏洞,并且被人利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个袭击团藏的人。”

    纲手紧接着提醒道,其他的都是浮云,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神秘人。

    “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袭击团藏是为了什么,更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如何,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的话,是否从团藏或是团藏的手下那里获得了其他的情报,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人绝对是一个比团藏还要危险的人物。”

    口中虽然这么说着,实际上,对于那个人的身份,纲手等人心里已经有怀疑对象了。

    能做到这样事情的人,当然只能是带土啊。

    此时,坐在角落里的幸村轻声叹道。

    作为木叶村的特别上忍,他也是这次会议的参加者之一,只不过由于身份不高,所以只能待在角落里。

    团藏的死亡和根的覆灭对于幸村而言是个好消息,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会为此感到高兴,虽然他确实非常希望团藏去死,但是这样的死法或者是过程却并不是幸村想要看见的。

    其他不知情的上忍们也许不了解对方的底细,但是对于掌握了忍界大多数高手的人物情报的幸村而言,在得知团藏所在的洞**那个诡异的坑洞时,对方的身份就已经不言而遇了。

    在现如今的忍界里,能够在根的重重保护下,孤身潜入到根组织的最深处,然后在外面的守卫都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下袭击团藏,并且迫使团藏使用里四象之术,这样的能力,在忍界中只有两个人能够做得到。

    那就是带土和黑绝。

    带土的神威可以让他无视结界和防御,自由自在地出现在忍界的任何一个地方,而黑绝,作为六道仙人的弟弟,他的能力则更加诡异,无形无相,连是否属于正常的生物都不确定,六道斑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被阴死,更别说是连凡人顶尖都算不上的团藏了。

    除了他们以外,任何人都做不到这一点,就算是佩恩六道亲至,也不可能在不惊扰其他人的情况下做出这一切。

    所以,事态才变得更加危险。

    就如同纲手所说的一样,团藏虽然是个危险,但是能够杀死团藏的人却更加危险,他们完全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带土或是黑绝是否从团藏那里得到了些许消息,关于木叶村的机密,关于未来的机密,甚至是关于幸村自己的机密,是否被带土得到了去?

    已知的东西还能找得到作战方案,未知的可能才是最恐怖的,虽然从结果上看,团藏使用了里四象封印,似乎可能将一切的秘密都带入了坟墓,可是,也不排除在这之前情报泄露的可能性。

    要知道,知道白泽这个人存在的也不是仅仅只有团藏一个人而已,当年跟着团藏走的十几个根可是全都了解幸村的底细的,即使团藏将秘密带入了坟墓,但是如果带土和黑绝稍微留点心,那么木叶村这些年来想要严密保护的秘密很可能就不再是秘密了。

    到那时候,将会发生的就是……

    想到这里,幸村不禁升起一股寒意,他隐隐约约有一种预感,此时此刻,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暴露。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