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清醒的宁次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不可能!”

    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天天忍不住惊叫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以前,从来没有人能够躲过宁次的连招的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天天。”

    小李轻轻摇了摇头,他对宁次可没有天天那种盲目的自信,虽然在同龄人中,宁次的确有着很强的体术水平,但并不代表就无人能敌,没有谁是一定会胜的,小李非常清楚这个道理。

    柔拳虽然有着阻断查克拉的能力,但是有一点,它并没有在速度和力量上的加成,别看效果很强,但也只有打中了才能有效,而打不中的话,一切都是空谈。

    以往宁次遇见的对手都是速度力量不如他的下忍,躲不开柔拳的攻击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可是换作其他人就不一样了,甚至小李自己别看平时切磋的时候不是宁次的对手,但真要放开了打,以八门遁甲的速度,宁次也根本追不上小李的尾巴。

    因此,对于柔拳的失利,天天觉得不敢相信,小李却认为非常正常。

    而且,除此之外,宁次的轻敌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错误。

    “你太小看我了,宁次。”

    场中,幸村和宁次也正好说到这个问题。

    日向宁次的水平其实早已超过了下忍的平均水平,到达了中忍阶段,甚至于一些战斗力弱一点的中忍都不是他的对手,实际上幸村此次也没有用全力,不仅没有使用忍术,连怪力的威力都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否则宁次早就落败了。

    两人战斗起来本来不应该有这么明显的劣势,只是宁次这次明显有些托大,自以为八卦空掌封住了幸村的飞行能力后便能快速取胜,再加上他和天天的思想一样,由于很少遭遇挫败,因此对柔拳有着强烈的迷之自信,盲目的自信和急功近利的思想使得宁次失去了冷静,一味的急于求成,这才导致了目前的局面。

    “还要打吗?”

    他淡淡地道,到现在为止,宁次的绝招,回天和八卦掌都已经使用过了,再打下去的话,结果估计不会太好。

    “当然要继续。”

    不过,虽然受到了几次挫折,可是宁次却并不打算就此认输。

    他慢慢站起身来,双目紧盯着幸村的眼睛,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这一次,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冲动和急躁。

    吃了两次亏之后,宁次已经不再冲动,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这就对了,宁次。

    看到这里,场边的凯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宁次的这种转变,正是他之所以同意让宁次向宁次挑战的目的。

    那就是,学会谦逊。

    谦虚和谨慎,对于忍者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每一个忍者都需要明白,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敌人。

    忍者之间的战斗是以生命为赌注的生死之战,这样的战斗中,任何一点点的变故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容不得半点大意。

    你永远也不可能预见到,你的对手会藏着怎样的底牌,所以,无论遇见怎样的敌人,无论对方是多么年轻稚嫩、老迈或是声名不显,都不要小看对方,这不是没用的废话,而是许多忍者用生命换回来的教训。

    另一个时空里,角都和飞段的失败,便是基于这个原因。

    而在宁次身上发生的问题也是同理,作为日向一族的天才,宁次从小到大,在他的成长过程中获得了太多的赞美和荣誉,本就是一个骄傲的人。再加上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几乎也没有遇见过什么挫折,面对任何任务都是轻松解决,任何敌人都能一个人打败,顺风顺水的经历更是助长了这种心理的进一步发展。

    这一年间,不仅是普通的流浪武士和下忍,甚至不少成名的中忍都曾经败在他手上,以至于变得越来越骄傲自满,不怎么将其他的同龄人放在心上。

    年少得志并非好事,宁次的这种状态让凯很是担心。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见过太多的天才忍者是怎么因为一时的荣誉得意洋洋,失去上进心从而泯然众人矣,又有太多的忍者是怎么由于轻敌而失去的生命,有那么多前车之鉴摆在眼前,容不得凯大意。

    所以,凯才同意了宁次对幸村的挑战,目的不是为了让宁次雪耻,因为他清楚,宁次大概率不是幸村的对手,但是,一次难得的失败和挫折,或许能够使宁次逐渐骄傲的心境变得缓和下来。

    当然,结果自然也和凯期待的一样,在幸村的面前,宁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挫折,引以为傲的柔拳一次又一次的失利。

    不仅如此,还有一点让他非常满意。

    在吃了足够的苦头之后,宁次却并没有就此放弃,变得灰心丧气,而是冷静下来,重新站了起来,以一个忍者的方式开始思考。

    这,才是凯真正希望看到的东西。

    “这就是无悔的青春啊,你看到了吗?小李。”

    想到此处,他不由地大声呼喊道,泪流满面。

    “是的,凯老师!”

    然后,两个河童就开始旁若无人地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

    旁边的天天悄悄撇了撇嘴,不动声色地向远处挪了一下,以免被旁边两个白痴给传染到。

    此时,场中的战斗仍然在继续,既然宁次没有放弃,那么这次挑战赛就还没有落下帷幕。

    只见宁次向后一跳,再一次拉开了与幸村之间的距离,站在远处暗暗观察着。

    这一次,宁次明显沉着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么冲动,而是主动拉开了距离,开始慢慢思考对付幸村的方法。

    从现在获得情报上看,幸村表现出来的能力有两项。

    一是超乎寻常的巨大力量,二是洞察力惊人的写轮眼。

    这两者对于掌握了远程忍术的其他忍者而言,或许还不算太艰难,可是对于宁次这种体术忍者来说,却是有些难以应付的了。

    巨大的力量,展现在现实中的效果就是强大的破坏力,这代表着不能轻易与之比试近身体术,因为一旦在近身战中被打中,很快就会丧失战斗能力。

    而写轮眼所提供的复制与洞察力,又更进一步的封锁了一些特别的体术技巧与战术偷袭,在那双眼睛下面,无论怎样的动作都会被看得清清楚楚。

    连白眼的八卦掌都躲不过写轮眼的视察范围,其余的体术能够有用的可能性极低。

    不过,虽然如此,倒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打。

    宁次的老师,凯的竞争对手卡卡西就是一个写轮眼的拥有者,所以为了与卡卡西比试,凯也特地思考过对付写轮眼的方法。

    而宁次在与凯修行的过程中,曾经听他谈起过类似的东西,所以有些许记忆。

    写轮眼是瞳术的一种,既然是瞳术,那么自然是和眼睛有关的了。

    所以,要对付写轮眼的第一个技巧就是以不与写轮眼对视,这样就可以避免中写轮眼的幻术,这一点对宁次来说很简单,他就算背对着幸村,白眼几乎360度的大范围视角也能让他迅速察觉到战场上的一切变化。

    所以,虽然不清楚幸村是否擅长幻术,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在发现幸村有写轮眼之后,宁次就已经有意无意不再正面直视幸村的眼睛,而是偏移几个角度,防止幻术的攻击。

    第二个技巧就是速度,写轮眼增加的只有视力,而不是身体的神经反应,只要拥有比写轮眼使用者快数倍的速度,那么即使对方的眼睛看得见,身体跟不上依然没有用。

    不过,就速度方面,在之前的战斗中,幸村和宁次表现出来的差距并不大,甚至幸村的反应速度还要比宁次快上一层,两人都不是以速度著称的忍者,宁次也不会能够瞬间增加速度和力量的八门遁甲,所以只能放弃这一招。

    至于第三招,便是限制住写轮眼的视觉范围。

    大多数瞳术需要拥有足够的视线接触,才能够发挥出来完美的效果,对于写轮眼而言,无论是任何一种性质的瞳术,都需要通过视觉的观察才能够发挥出来效果,因此,限制写轮眼拥有着的视觉范围就成了重中之重。

    写轮眼不是白眼,没有透视的功能,只能够看见自己视线中存在的东西,所以,若是能够遮挡住写轮眼的视线,那么它的效果就去了一多半了,至少在万花筒之前是这样。

    一般而言,人们会使用一些有遮蔽效果的忍术来屏蔽写轮眼的视线,例如雾隐之术或是之类的东西,虽然这样会耗费不少的查克拉,不过由于是忍术,也很难被迅速消除掉。

    可是,作为体术忍者,宁次自然是不会那种忍术的,因此,他所拥有的选择只有一个。

    想到这里,宁次目光微微一动,手臂一挥,迅速向前抛出几个圆圆的东西。

    嘭!

    圆圆的小球在空中爆炸开来,化作一团白茫茫的烟雾,瞬间将场中变成一片白色的海洋。

    “特制的烟雾弹是吗?”

    幸村微微皱眉,看来这是专门用来对付写轮眼的战术了。

    白茫茫的烟雾迅速笼罩了场地,面前的景象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视线因为烟雾的影响而受到限制,宁次的身影就隐藏在烟雾之中,也不知道会从哪个方向再发动攻击。

    他定了定神,双目在周围扫了一圈,一般的烟雾弹并不会持续这么久的效果,烟雾会很快散去,可是宁次的这个明显不同,烟尘的浓度和持续的时间都比平常的要高一些,所以数秒之后,视野依然被白烟笼罩着,无法看清东西。

    敌在暗,我在明,从形势上来看,似乎对幸村略有不利。

    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显然是宁次正在小心移动,似乎正在寻找出手的时机。

    而且,他很快久找到了。

    幸村眼神突然一动,这一刻,他听到了一种迅捷的风声,伴随着呼啸的声响,背后的烟尘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撕成两半,猛地向两边分散开来。

    “后面吗?”

    他面色不变,身体迅速向下一蹲。

    激烈的掌风从他头顶一掠而过,带动的气流将他的头发吹得四处飘荡。

    紧接着,还没等他站起身来,旁边的烟雾中,募得窜出一个人影,从幸村侧面的死角处蹦出来,柔拳蓄势待发,对着幸村的穴道打去。

    “原来如此,先用八卦空掌吸引我的注意力,迫使我转入防御状态,然后趁机发动攻击是吗?”

    电光石火之间,幸村明白了宁次的意图,这种攻击方式与雾隐的无声杀人术比较像,都是使用烟雾掩盖自己的踪迹,从而发动突然袭击。

    仓促之间,转身反击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幸村心念一动,查克拉涌上双臂,对着地面重重一锤。

    怪力拳!

    轰!

    只听一声巨响,足以开山裂石的力道释放出去,脚下的地面瞬间被巨大的力量崩裂开来,碎石飞溅,巨大的石块被强大的力量打得直立起来,正好阻拦在宁次前行的道路上。

    “什么?”

    宁次脸色微变,立起来的石板就好像是一堵坚硬的墙壁一样,挡在幸村的侧面,阻碍了他前进的路线,让他无法顺利发动攻击。

    “还没完呢。”

    幸村轻喝一声,起身就是一掌。

    “来而不往非礼也,回你一招。”

    嘭!

    怪力爆发,将身侧的石板猛地推飞出去,如同一个导弹一般,直射向后方的宁次。

    “该死。”

    宁次暗骂一声,表情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显然没料到幸村还有这一招。

    面对飞压过来的门板大小的石块,他脸色一沉,来不及多想,只能发动攻击。

    八卦掌·破山击

    破山击的破坏力丝毫不下于幸村的怪力,一拳击出,破坏性的查克拉顺着拳力释放出去,瞬间将面前的石板击得粉碎。

    灰尘与碎屑四散而开,经过这场变化之后,宁次知道这一次的偷袭已经失败了,所以没有继续前进,而是迅速向后移动了几步,再一次隐没在周围的烟雾中。

    “又来?”

    幸村有些无语地看着宁次的身影再次钻入烟雾,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这还上瘾了。

    “你不会以为这一招对我真的有效吧?”

    他摇了摇头,烟雾弹之所以只在撤退时使用时有原因的,这种不是忍术形成的物理型烟雾非常脆弱,很容易就可以被破坏掉。

    简单的风遁便能够吹散面前的尘烟,幸村虽然不是风遁忍者,但也不会被这种普通的烟雾弹给限制住。

    他双眉一动,迅速开始结印。

    巳-未-申-亥-午-寅

    火遁·豪火球之术

    直径长达三米的巨大火球被喷吐而出,带着滚滚的热浪,气浪翻滚中,瞬间便将周围的烟尘给吹的精光。

    火球去势不减,向着前方径直涌去,在火光的映照下,幸村再一次看到了,藏在周围的一颗树上的宁次露出难看的表情。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