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毕业考试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忍者学校门前,人流涌动。

    三月份,又到了每年忍者学校最忙碌的时期,毕业生的考试期,所有的老师都感觉身上好像背了一座大山,他们又要照顾那些年幼的熊孩子们,阻止他们日复一日的各种高水平作死行为,另一方面,班里的毕业生也是需要重点照顾的对象,他们必须对大点的熊孩子们的心理、生理等多方面进行完美的照顾和引导,以保证每个人都能以正确的心态顺利通过学业。

    不过,即使如此,大部分的考生依旧有些紧张,他们的家长甚至比他们还紧张,一大清早,家长们就已经在学校门口集合起来了,对着自己的孩子各种千叮万嘱,谆谆教诲,生怕自己的孩子考试发挥不好导致无法毕业。

    虽然一次毕业考试并不能决定一切,就算今年考不过,来年也能够再考,但是,人都是有脸的,要面子的,别人都考过了,就你考不过,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终究会受到一定的负面影响,更别说按照新的考试规定,如果复读的话,他们明年遇见的考官一定会是今年毕业的同学。

    到那时,就会发生一些非常尴尬的情况。

    例如:

    “哎呀,A君,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

    “B君,好巧啊,我最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真没想到又在这里碰面了,你是来考试的吗?”

    “对啊,你呢?”

    “我就是你的考官,那么现在,考生A同学,请回到你的位置上去,我们马上就要开始考试了……”

    A:~!!!^_^;

    因此,为了保证不会发生类似以上的笑话,这些天来,几乎所有的毕业生都训练的非常刻苦,即使是被称为首席生的佐助也不敢放松,每天放学后都会拜托哥哥帮助自己进行特训,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佐助也不想因为一时大意而阴沟里翻船,那样会被某个黄毛笑话的。

    就在所有考生日复一日的准备和修炼中,终于,时间走到了毕业日当天。

    “今年的人数还是那么多。”

    校园里吵吵嚷嚷的,除了每年一度的报名日以外,此时应该算是最热闹的时候了。

    幸村站在教学楼一侧的拐角处,带着笑意,颇有兴致地看着面前那一个个战战兢兢,有如上战场一般的大龄熊孩子们。

    在考试的大山面前,这群平日里在学校里整天调皮捣蛋的小鬼少见的露出相当乖巧的样子啊。

    “对啊,毕竟对于很多人来说,自己的孩子考试也算是件大事了。”

    鹰见信站在他旁边,他觉得面前的一幕幕非常有趣,看见这些忙碌的考生和家长,他就会想起当年的自己。

    两年以前,他们也有过同样的情况呢。

    “好怀念的样子。”

    鹰见信这般感怀道,随即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又接着说。

    “话说,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到齐了啊。”

    由于今年的毕业生中有很多出身家族的勋贵子弟,所以今天到场的家长里面,有许多木叶村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足。

    奈良一族族长加火影参谋奈良鹿久。

    山中一族族长加情报部部长山中亥一。

    秋道一族族长秋道丁座。

    犬冢一族族长犬冢爪。

    油女一族族长油女志微。

    以及,三忍的自来也。

    ………………

    “大牌云集啊。”

    看到这里,他不禁叹道,幸村在旁边点点头,表示同意这种说法,同时不负责任的想,如果有谁在这时候来一发神罗天征,整个木叶村将会马上进入停滞状态。

    不过,虽然大多数考试的父母都到了,但也有一些特例,例如佐助的老爸宇智波富岳就没来,只有哥哥鼬和母亲美琴前来给佐助加油。

    因为这个缘故,佐助今天表情有些很不高兴,黑着脸站在人群里生闷气。

    在他看来,这是父亲不关心自己的表现,尽管幸村觉得其中的原因大概是宇智波富岳觉得佐助的能力完全能够通过考试,完全没有必要关心这种完全不可能出现意外的小事。

    与儿子的考试相比,还是族内的工作更加重要一些。

    从这点来看,宇智波千成在对待家人方面比宇智波富岳要好一些,虽然他在家里也总是不苟言笑,可是两年前幸村考试的时候,宇智波千成和宇智波纱理奈都是特地赶来给他加油的,尽管他也只是站在人群里一句话都没说,可是那种态度却让幸存感觉到很欣慰。

    “好了,今年的考生被叫到名字的请跟我来,家长们请在考场外面等候。”

    很快,就在考生和家长都来齐了之后,伊鲁卡拿着一张名单走了过来,站在人群的前面,并且根据名单进行点名。

    “竹田拓真。”

    “到。”

    “加藤蒼空。”

    “到。”

    “犬冢牙。”

    “到。”

    “星野未央。”

    “到。”

    “宇智波千佳。”

    “到。”

    ………………

    很快,被点到名的考生一个个走出人群,跟在伊鲁卡后面进入考场,家长们也跟在后面,他们虽然不能进去,但是可以在外面围观。

    考场被安排在校园的训练场里,单独空出了一个很大的场地,让今天的考生们使用,家长们站在外面,围了黑压压的一圈,像是一堵人墙一样,偶尔还能听到不连贯的加油声。

    幸村和一些老师站在另一头,旁边坐着几个特地从医院调来的医疗忍者,既然是以战斗为主的考试,受伤自然是难免的,所以学校提前也做好了准备,避免出现因为人手不够而耽误治疗的情况。

    很快,在伊鲁卡等老师的安排下,考生们在训练场内排成了三排,总共三个班九十多名考生,昂首挺胸,以精气十足的姿态面对着学校里的老师。

    鸣人他们班就站在最前面的一排,三十个人里面,小强们占了几乎三分之一,很多都是幸村非常熟悉的面孔,鸣人、佐助、小樱、鹿丸、丁次、井野……看着他们那副稚嫩的样子,谁能想得到,十年以后,木叶村的格局会交给这样一群年纪轻轻的孩子去执掌呢?

    伊鲁卡站在前头,面对着一群学生笑得很开心,每当看见这些原本稚嫩的雏鸟在自己的教育下慢慢长大,一点点长出羽毛学会飞翔,他心中就会不由地升起一股浓烈的自豪感。

    毕竟,这些学生也是自己的孩子啊,无论他们以后去往何方,无论他们未来的生活是好是坏,但是现在,既然能够站在这里,就代表着他们已经完成了在忍者学校内数年的辛苦学习,作为他们成长路上的领航者之一,伊鲁卡对此表示十分欣慰。

    可是,周围的人群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像他这般高兴的。

    “那个怪物也要考试啊……”

    看到鸣人的出场,人群中传出窃窃私语,即使到了现在,木叶村中依旧存在着一些不待见鸣人的愚昧村民。

    “真希望他考不过。”

    有人这般低声诅咒道。

    “别这么说了。”

    旁边的人赶快拉了一下他,鸣人现在的监护人可是自来也大人,背地里偶尔说说还行,当面还是很少有人这么直接的。

    后者顿时缩了缩头,有些畏惧地向自来也的方向看了一眼,闭嘴不说话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距离比较近的幸村还是听到了些许,他目光一转,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扫了一眼,发现那是两个打扮很普通的女人,从言行举止判断,应该不是在职的忍者。

    另一边,鸣人也很明显地向同一个方向转了转头,他似乎也听到了什么,不过他的表现很平静,没有愤怒,没有悲伤,也没什么明显的表示,好像这些闲言蜚语完全不存在似的。

    如果是以前的话,鸣人是做不到这么淡定的,不过自从和父母见面以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和肩负的重任,他的心理年龄好像一下子成长了不少,至少,一些淡淡的流言蜚语和冷暴力已经完全无法影响到他了,和未来的那些危险比起来,一些无知之人的看法算个毛线啊。

    紧接着,就在考生们站定之后,他们的考官,也就是上一届毕业的忍者们也很快到场了。

    他们人不多,只有十几个,都是幸村有些印象的后辈,因为去年的时候,幸村他们也给下一届的考生当过考官,其中有几个还是从幸村手上毕业的,因此很是面熟。

    在这些人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褐色长发披在身后,在发尾绑成小束,穿着白色的衣裳,不过特别明显的,还是他那对纯白的双目,那是日向一族的血迹限界-白眼。

    这个人便是日向宁次,上一届的首席生,同样也是日向一族有名的天才,虽然出身于分家,但是却有着比大多数宗家都强的天赋,甚至靠着自己的努力开发出了只有宗家才能够学习的回天等柔拳体术,是个非常优秀的体术忍者。

    一般来说,像他这样的精英是没有兴趣参加毕业考试这种虐菜行动的,他的队友天天和小李就没有报名,现在正站在外面当观众,他们的上忍老师迈特凯同样也站在那里,在人群中用一种比较复杂的眼神望着场中央的宁次。

    很显然,他们都知道,宁次报名成为毕业考生,不是因为虐菜的兴趣,而是有着自己的目的。

    可是,他的目的,真的有可能实现吗?

    凯轻轻摇了摇头,不管宁次打算做些什么,在这么多上忍的注视下,都是不可能完成的,凯深知这一点,所以一直都想打消宁次那种报复的念头。

    可是,也许是心中有着太大的怨恨,也许是凯没有那么好的嘴遁口才,凯的开导最终还是没有效果,否则的话,宁次也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这次报名担任考官的事情是宁次瞒着老师和同伴们报的,之后凯班的成员才得知的消息,当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尽管事后凯还曾经请求过纲手,要求剥夺宁次的考官资格,只是纲手在经过一番思考以后,终究还是没有同意,毕竟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宁次自己的选择。

    虽说有纲手在,凯相信她不可能让宁次有预谋得逞的,可是依然非常担心,如果宁次真的一意孤行造成什么意外的话,即使日向日足不在意,但是日向一族里的其他人,他们会放过一个对宗家出手的分家吗?

    宁次,希望你不要做傻事才好……

    他站在场外,隔着铁栏,静静地看着那个心灵被黑暗笼罩的学生,小声的喃喃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