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诅咒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是比心魔法则更高一层的天魔法则!你是当年的天魔道祖?”魔主紧盯着隐明道祖,一字一顿的说道。

    隐明道祖并不说话,静静站在那里,挡住了去路。

    “什么天魔道祖!”白裙胖妇听闻此话,面色一变。

    其他三个魔族道祖也是一惊,只是其他魔族之人却满脸茫然。

    瑶池内的真仙界之人听了魔主此话,也基本都不明所以,只有苍梧真君三位道祖,还有极个别活了极长岁月之人变了脸色,惊愕的看着隐明道祖。

    梦姑便是其中之一。

    “师父,天魔道祖是什么人?大家好像都很害怕他。”余梦寒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小声的问道。

    “天魔道祖是久远年代的一位道祖,存活时间之久,据说比至尊古或今还要长的多。天魔法则威力诡异莫测据称在其每一次闭关,都会魂游天外,识念化为亿万,渗入各个界面,寻觅合适的修士,通过感染其心境,来获得法则提升这被很多下界修士称之为域外天魔。”梦姑看了余梦寒一眼,传音说道,似乎怕被人听到。

    “原来域外天魔都是此人创造出来的!”余梦寒大吃一惊。

    域外天魔是所有修炼至大乘期以后修士的一块心病,每次修为进阶,都有一定概率产生,因为天魔入侵,最后陨落的人不知多少。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闻,未必是真的。不过天魔法则极其可怕,能够轻易侵入修士体内,引人狂乱,然后吞噬对方的七情之力,从而增补力量。此人当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曾经为了吞噬七情之力,直接毁灭了不下千个下界空间,连真仙界也被其毁掉了几个仙域。当时的天庭之主震怒,派遣了十几名道祖追杀此人,之后他便销声匿迹了,再没出现过,想不到他竟然还活着。”梦姑眼中闪过一丝惧色。

    “那也不一定吧,说不定当年的天魔道祖早已死了,这人是另外的人,修炼天魔法则达到道祖境界。”余梦寒并没有被梦姑的话吓到,猜测道。

    “也有这个可能,不过不管这人是不是当年的天魔道祖,都非常危险,我们尽可能离得远些好。”梦姑说道。

    十方仙阵内,韩立望着盟渊,眉头微微蹙起。

    此时的盟渊浑身上下荡漾起白色光晕,原本白净无暇的皮肤竟然在瞬间开始干瘪收缩,身上也开始出现道道木头一样的纹路。

    与此同时,其罩在身上的外衣竟然也在数息之间,变成了一丛枯草。

    原本貌若稚童的白衣男子,竟是在转瞬之间,变成了一具由木头和枯草扎成的稻草人。

    韩立目光一扫这稻草人,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了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

    “这是什么法则”韩立心中暗道。

    “世人传说当中的上古神人,能够口含天宪,一语成谶,不知与我这诅咒法则相媲美,又该如何?”那已经化作稻草人的盟渊忽然开口,声音竟然显得有些飘忽。

    一语说罢,他左边手掌之中,忽然亮起一团血光。

    几乎同一时间,韩立便觉得左边三只手臂的掌心,同时一阵锐痛传来。

    他低头看去时,就发现三只手掌竟是同时洞穿,当中正有汩汩血液流淌而出。

    韩立忙试图运转仙灵力修补伤口,结果发现一试之下,伤口血肉非但没有恢复,血液涌出的倒是更快了。

    “别着急,好戏,这才刚刚开始,好好享受吧。”盟渊那飘忽的声音,再次响起。

    韩立眉毛突然一抽,他的左侧三条手臂上,再次“嗤”的一声,凭空出现了三个大洞,同样是血流如注,完全无法抑制的状况。

    从第一次伤口出现之时,韩立就暗自运转炼神术,将神识之力催动到了极点,凝聚了全部心神去探查四周是否有隐匿的攻击手段,结果根本一无所获。

    “难道真的是仅凭诅咒就可咒杀他人?”韩立心中一阵疑惑。

    “接下来是哪里好呢?肩膀吧”盟渊的声音再次响起。

    韩立闻声,心念如电,一身星辰之力迅速调转,肩头处的玄窍中亮起一片绚烂白光,如同一层法宝甲胄护住了左右肩膀。

    “噗”

    然而,根本毫无用处,他的左侧肩膀再次爆开一个血洞。

    韩立面色微沉,身上光芒一闪,重新恢复了人形。

    “你这手段的确有些门道,在下自忖体魄之强,不该如此不堪,可否解惑一二?”韩立目光远眺向那稻草人,问道。

    “可以等你死了以后,我一五一十都会告诉你的。接下来可就到小腹了,会比刚才更疼些,韩道友可忍住了,哈哈”盟渊说罢,一声狂笑。

    紧接着,韩立小腹处,毫无征兆地传来一阵剧痛,一个儿臂粗细的血洞贯穿而过,渗出的鲜血瞬间就沾湿了他的衣衫。

    韩立只是面色微微一白,身形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两步。

    他尝试着抬了一下伤痕累累的左臂,结果发现整条手臂如绑铅石,沉重万分。

    “韩道友不用那般作态,就这点伤势,还不至于令你脸色发白,步伐不稳。不过不着急,后面的手段还多着呢,你慢慢享受。”盟渊的声音响起,颇有些讥讽意味。

    “道友误会了,不过是使点不入流的障眼法,吸引一下注意力罢了。”韩立嘴上笑着说道,笼在袖中的右臂却是并指左右一划。

    “嗖,嗖”,两声破空之声陡然响起。

    两道金色剑光,没有发出任何电流声响,悄无声息地爆射向那稻草人的头颅和后心,角度十分刁钻,速度更是快到了极点。

    只见稻草人身前身后,紫杉和东离虎两道人影陡然一闪而过,分别出手挡住了两柄飞剑。

    “果然如此,见我受这般重伤,竟然不继续向我进攻,就是为了守护住你。看来你这咒杀之术一旦发动,本体就无法移动了。只是我有些好奇,你为何不再阵外施展,那样岂不是万无一失了么?”韩立缓缓说道。

    “十方万仙大阵能隔绝天地,阵外这术一样会被隔绝,若非如此,这大阵又如何能将你困住?”盟渊这次倒是直接给了答案。

    “原来如此。”韩立点了点头,眼中杀机骤然暴涨。

    悬停在盟渊三人四周的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在瞬间全部闪烁起剑光,竟是同时朝着三人飞袭而去。

    紫杉与东离虎一前一后,将盟渊护在中央,一人撑出一片金黄光幕,一人隔出一片紫炎光幕,合成一个巨大的球形光幕,将三人护在中央。

    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剑鸣不断,化作无数道纵横交错的雷光剑影,将整个球形光幕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刻不停地劈斩在其上,只是始终无法一剑破开。

    “盟渊,你少说点废话,赶紧杀了他。”东离虎眉宇间有些怒意,开口斥道。

    “你行你上啊”已经化作稻草人的盟渊心中暗骂一声,施法却不含糊。

    下一瞬,韩立便觉得心口处如同灼烧一样,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又是一道血口,竟然贴着自己的心脉贯穿了过去。

    这一击过后,韩立额头渐渐有冷汗流了下来,他发现自己的左半边身子竟然开始有些麻木了,并非是那种失血过多带来的僵麻之感,而是血肉筋骨都被法咒封印,以至于所有仙灵力和星辰之力都无法运转的感觉。

    就仿佛他的身子正在一点一点地变成稻草人。

    “在这么下去可就不妙了”韩立暗自沉吟一声,心念微微一动。

    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瞬间停止连续不断的攻击,重新变幻成为童子模样,在高空一阵飞掠之后,九天之上就有一座气象威严的雷电天门浮现而出。

    “盟渊,快点,那厮似乎已经察觉到不对了。”紫杉忙催促道。

    “别催了,再有一针钉入丹田,他就只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了”

    盟渊只能心里暗暗叫苦,这诅咒法则本就是与天道悖逆的法则之一,通常施展就不容易,且稍有不慎,就比其他法则之力更加容易受到天道侵蚀。

    其说话间,化作稻草人的身躯上,小腹偏下位置,一根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透明长针,正直指丹田位置,一寸一寸朝着稻草中扎入进去。

    而与此同时,韩立也察觉到丹田处开始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疼痛。

    “轰隆隆”

    就在这时,九天之上剑灵童子布置出的通天剑阵,天门霍然敞开,一道数百金龙凝聚而成的巨大雷电光剑一斩而下,直奔盟渊而来。

    东离虎抬头望去,目光忽然一变,看到那道剑光竟是不偏不倚,直奔着他和紫杉光幕衔接的缝隙处落了下来。

    “这样挡不住的”

    他口中爆喝一声,竟是直接撤了防御光幕,飞身迎击而上,一只手掌骤然一握,掌心中浮现数座山峰虚影,朝着那金色剑光砸了过去。

    这一拳之威,便是数座赫赫有名的雄山大岳全部力量的叠加,恐怖之能可想而知。

    “轰隆”一声巨响!

    那惊天一拳砸在金色剑光之上时,金色剑光竟是没有丝毫阻滞,直接崩散了开来。

    东离虎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神色,蓦地大喊道:“不好”

    方才的剑阵不过是虚张声势,并没有真正要与他硬碰硬的意思,两者在刚要接触之前就自行崩散了开来,所以东离虎那一拳实际上是打在了空处。

    紫杉也察觉到了不对,忙去拦截那些流散开来的剑光,但为时已晚。

    已经有一柄青竹蜂云剑,掩藏在剑光之中,飞近了盟渊身侧。

    而此时,稻草人丹田位置的那根透明长针,也只差一寸就要完全刺入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