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 师母再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很小的时候,逐月可人确实可以称之为众人眼中的渣渣,凡是逐月世家请来的那些老师,没有一个能够教的了逐月可人的。

    恩,不是因为逐月可人太聪明,而是这简直就是渣渣之中的渣渣。

    这一点,夏渊其实早就知道了,从当初逐月可人说起自己将那本珍贵无比的古籍用来烧烤的时候,夏渊就有着这样的觉悟了。

    可是,夏渊不知道的却是,其实逐月可人真的很聪明。

    她小时候那样表现,只是有点叛逆罢了,虽然逐月可人的叛逆期来的比别人都早了一点,但是这却不能掩盖逐月可人天赋绝世,聪明绝顶——不绝顶,是绝世的真相。

    有人来教的时候,逐月可人那是化身成为渣渣之中的渣渣,一点都不学,甚至还肆意的搞破坏。

    但是等没人的时候,逐月可人就开始自学了。

    没错,就是自学!

    没事的时候,逐月可人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逐月世家的那些藏书之地,里面的东西多多少少逐月可人都涉猎过。

    虽然号称是涉猎,但是看过一遍之后,逐月可人基本上都能够八九不离十的重复出来,这一份过不不忘的天赋,是其他人无法拥有的,哪怕就是夏渊在这方面也是相差甚远啊!

    要知道,夏渊的悟性确实惊人,但是在读书方面,他和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个逐月可人是差不多的…

    逐月可人很多知识,就是从那些书本之上学到的。

    医术,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了。

    本来逐月可人早就已经忘记这些东西了,只是看到土郎中王伯那孜孜不倦追求的态度,还是终于让逐月可人有点心软了。

    她知道,王伯不断的追求医术,也是有着原因的。

    十年之前的那一场瘟疫,离去的不仅仅是杨婶的丈夫和儿子,同样也有着王伯的妻子和孩子!

    那时候的王伯,自诩医术了得,但是面对那瘟疫却始终束手无策,最终只能看着自己的妻儿死去。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王伯对于医术的执着似乎进入到了一种魔障之中,不管任何时候,只要稍微空闲下来就开始研究医术,只可惜王伯天生智慧有限,资质屏蔽不是那么容易打碎的,在加上王伯出身简单,没有什么背景,自然附近群岛之中那些比较出名的医馆都不会收下他了。

    可王伯没有灰心,一直都在学习的道路之上,纵然是遇到一些乞丐,只要对方有着自己可以学习的地方,王伯也从来都是虚心求教。

    现在的王伯,虽然不能说医术惊人,但是应付整个村子之中大大小小的病症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王伯依然还是渴求一些更高深的医术,毕竟如果要是在遇到什么疑难再整,王伯也不必在惊慌失措了。

    夏渊在王伯眼中,那已经是必死之人了,可谁能想到一个必死之人能够在短短的两个月之中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这就让王伯对方有着惊世的医术了。

    所以,王伯那是天天缠着夏渊。

    在知道了王伯的往世之后,逐月可人终于想到了自己曾经好像读过一些医学书籍。

    要知道,虽然大部分的修炼者都是不会生病,可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属于普通人的啊!

    而且,也有许多的病症,是专门针对修炼者的,因此在逐月世家的藏书之中,就有着关于医学方面的,不过逐月世家也不是很重视,这也是那些医学巨著会被摆放在藏书阁之中的原因了。

    逐月可人就是从那上面看到了不少,如今因为王伯的行为而有所启迪,终于想到了那些东西。

    逐月可人也曾经和王伯说过这些,她只是想将那医学书籍写出来送给王伯罢了,拜师什么的那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但是奈何王伯似乎不同意,如果逐月可人不当自己师傅的话,那么他就不要这些医书,要是不要这些医书的话,那么他就会继续缠着!

    恩,这一次不是缠着夏渊,而是缠着逐月可人了…

    之前王伯缠着夏渊的时候,逐月可人也是乐呵了好长一段时间,从来都是别人怵头夏渊,而逐月可人第一次见到夏渊也有害怕的人。

    然而,如果要是将夏渊换成自己的话,那么逐月可人就不会觉得好玩了。

    所以,无奈之下逐月可人只能答应了王伯,这才有了今天的拜师仪式…

    听完事情的经过,夏渊也是深深的叹息,他没想到这王伯竟然也有如此的过去。

    不过,对方对于医学的虔诚态度,也是让夏渊为之动容。

    如果没有这种执着的精神,那么不管做什么都是无法走到最后的,纵然是有着再多的天赋,依然也是如此。

    夏渊的天赋不错,甚至可以用逆天来形容,而他对于武道的天赋,也是十分的执着,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凭什么平民出身的夏渊,可以在短短的三年时间之中走到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战力境界之中呢…

    “果然精神,果然厉害!”

    “师傅,太厉害了!”

    就在夏渊和逐月可人沉默的时候,那边的王伯猛然间大声喊了出来。

    看着那一惊一乍的王伯,夏渊也搞不懂这王伯说的究竟是这医书厉害又或者是逐月可人厉害。

    当然,夏渊觉得吧,肯定是这医书厉害,至于说逐月可人。

    呵呵…

    逐月可人努力装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只可惜她本身就是女子,而且只有二十岁的年龄,所以就算是在怎么装,也没有那种气质啊。

    “恩,不错不错…”

    夏渊觉得吧,逐月可人此刻也不知道应该回答什么,毕竟她的人设不是这个啊!

    所以只能凭借着想象之中的样子,在那里装模作样了。

    一边的夏渊,脑海之中突然想到了逐月可人贴上白胡子,然后在那里装老人的样子,就有点止不住的想笑了。

    逐月可人坐在座椅之上,此刻心中也是慌得一比。

    装别人师傅?

    完全没有当过,怎么办?

    很急很急!

    然后逐月可人将目光投向了夏渊,只可惜此刻光看到夏渊那边似乎想笑却又努力压制自己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逐月可人就知道夏渊脑海之中肯定没有什么好东西。

    心里咬牙切齿,可此刻的逐月可人还不能怎么地,只能就这样干巴巴的继续扮演她的长者模样。

    “师傅,那我就先回去眼睛了。”

    只是从那医书之上离开了几个刹那,王伯就有点忍不住了。

    对于王伯来说,这一部医书似乎为他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完全不同于自己知道的医道,是另外的一个层次的存在。

    比起现在他知道的那些东西来,强大深奥了何止十倍百倍啊!

    所以,王伯恨不得将每一点时间都用在研究这医书之上。

    听到王伯的话,那边的逐月可人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接下去怎么演她也不知道了。

    既然当了人家的师傅,那么起码也得有一个师傅的样子才行啊!

    可要是什么都不懂,那么王伯笑话不笑话她,逐月可人不在意,但是她害怕夏渊将这件事情记下来,以后有事没事的就嘲讽她啊!

    不过好在王伯的执着,让逐月可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看到那边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在那边隐隐发笑的夏渊,逐月可人就觉得心中有一股恶气,如果不能散发出来,她觉得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这一刻,逐月可人想到了。

    嘴角挂上了一丝弯弯的弧度,然后逐月可人看向了王伯。

    “王伯啊——”

    王伯的真名,就是叫王伯…

    恩,因为这个名字,年轻自我介绍的时候,王伯没有少让人打过…

    “弟子在!”

    对于逐月可人,王伯那是真的感激,毕竟这样的医学宝典对方直接给了自己,这是天大的恩情啊。

    “那啥,以后我也是你的师傅了…”

    王伯恭敬的点了点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个母!”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王伯这种传统之人更加是坚定不移的支持者。

    逐月可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不过以后如果在外人面前,不需要叫我师傅!”

    听到逐月可人的话,王伯第一时间是要反驳的,可是当看到逐月可人那认真无比眼神的时候,王伯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另外,现在你也算是我逐月可人的门人了,你称呼我为师傅,那么称呼他应该是什么呢?”

    说话间,逐月可人指了一下那边正在嘿嘿嘿——发笑的夏渊。

    而这一刻夏渊也赶紧回过神来,他知道要是被逐月可人看到自己发笑的样子,那么估计以后没啥好果子吃的。

    王伯看了一下逐月可人,又看来一下那边正式无比的夏渊,最终带着一丝犹豫的喊道:“那应该叫,师母?”

    听到这称呼,逐月可人面色瞬间‘慈祥’无比。

    “嗯,以后你可以称呼一声师母!”

    然后,逐月可人看了一下那边的夏渊,突然开口问到:“夏渊啊,你说让王伯喊一声师母可以吗首发

    此刻的夏渊有点断片,不过听到这称呼,夏渊只是当成这是称呼逐月可人的。

    想了一下,夏渊也觉得没有问题。

    于是就轻轻的点了点头:“恩,我觉得这个称呼没有什么问题。”

    然后,夏渊就看到了那边逐月可人灿烂无比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夏渊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想了一下,夏渊最终确定,逐月可人应该没有什么坑是给自己挖的。

    所以,没毛病!

    恩,可人还是很可爱的嘛,知道自己要面子,主动要求对方称呼她为师母。

    不然的话,自己到时候面子往哪里搁啊…

    那边的逐月可人强忍住笑意,看着王伯开口道:“好了,你回去尽快研究吧,等你研究透彻了,我在给你其他的医书。”

    听到这话,王伯的双眼一亮,然后恭敬行礼道:“那,师傅我先走了。”

    然后,走到了夏渊身边——

    “师母,再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