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81章 联盟的天,回来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诸天战神挥袖而去,带着漫天诸神和许多的神兵们。

    转眼间,就还给了三千世一个太平。

    在神格的面前,姬月的过错罪罚,都已一笔勾销。

    纵使还要商榷,轻歌心中也有个底。

    有神格在手,她可以要长生界的天材地宝,可以要王权富贵,但她什么都没要,只要她的男人安好如初。

    至于神格就这么随随便便交给了诸天战神,不是因为夜轻歌相信诸天战神的人品,而是姬月的父亲是清渊神,她既给出了神格,长生界的人在清渊神的眼皮子底下,肯定不敢玩其他的把戏。

    轻歌有着自己的权衡计较。

    姬月来到她的身边,揉了揉她的脑壳,将一头银发揉乱了去。

    “蠢,大可不必的。”

    姬月说。

    轻歌仰头看他,伸出了双手,“抱我。”

    姬月满目宠溺,不顾诸多围观者们的目光,将她拦腰抱起。

    小包子歪着头眨了眨眼,愤怒地瞪了瞪姬月。

    他也想抱着娘亲呢。

    突地,墨邪将小包子一把抱起,笑着道:“只能委屈委屈你,让你墨叔叔抱了。”

    小包子一双粉嫩肉嘟嘟的小手,用力地推着墨邪的脸,不要墨邪凑近。

    墨邪目露哀伤,“墨叔叔很让人厌吗?”

    小包子怔了怔,随即缓缓地放下了手,勾着墨邪的脖颈,在墨邪的侧脸吧唧了一口。

    “晔儿最喜欢墨叔叔了。”

    墨邪喜逐颜开,眼底深处滑过一抹狡黠之色,被小包子看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不由叹息一声:现在的男人,怎么比小朋友还要幼稚呢,真是叫晔儿脑瓜子疼。

    火焰天。

    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后,渐以回归宁静。

    四星大陆的故人们,隐世散修高手,还有海棠领主等人,都聚集在联盟帝国的神域王宫。

    就连九界众人,都已在此。

    高阶的九界守护者们,在火焰天和三千世之中探听消息。

    他们最后一次带来的消息是:邪殿鬼王墨邪,被长生界平西神判为死罪。

    罗三公则是耐着性子与四星大陆的修炼者们解释着何为长生界,众人恍然大悟,心被震撼。

    到底是他们坐井观天了,原以为诸神天域已经是顶级的存在,后来才发现还有个地方叫三千世,通天之上,乃长生殿!“啊墨夫人”苏雅在听到死罪的时候,便昏了过去,倒在墨云天的怀中。

    阿九姑娘冲来,给苏雅喂了舒缓情绪的丹药,再掐其人中,苏雅便渐渐醒了过来。

    “夫人,你怎么样?”

    墨云天问。

    苏雅的发,两鬓上方,染了太多的白。

    墨邪离家的两年,为娘的她,愁白了发。

    苏雅流下泪水,痛苦不已,轻拽着丈夫的衣裳,低声哽咽:“死罪邪儿死罪他还那么年轻他还未娶妻生子他”苏雅越说越激动,阿九姑娘轻抚苏雅的后背,希望苏雅的情绪能镇定下来。

    “我们邪儿怎么这么命苦。”

    苏雅不顾形象,当众痛哭流涕,泪流满面,“邪儿,我们哪都不去了好不好,回来为娘的身边好不好”苏雅闭上眼睛,豆大的泪珠,如断线的珠潸潸而落。

    看着如此崩溃的苏雅,墨云天的心中很不舒服,想到死罪二字,他亦慌了神,甚至站不稳脚跟。

    只是,他乃家中的顶梁柱,是个父亲,也是个丈夫,是绝对不能倒下的大山,不管心中有多么的悲痛,也只得隐忍着。

    “若当真如此,便是邪儿的命。”

    墨云天道:“邪儿不愧是我老墨家的儿子,阿雅你看,被长生界的平西神判为死罪,寻常人也做不到,他啊,愈发出息了。”

    明明是潇洒的语气,可不知为何,已到中年成熟稳重的他,竟是红了一双眼,说到最后,亦在哽咽。

    墨云天撇过脸去,再道:“死罪也罢,得接他回家,我儿衣锦还乡,纵然骨灰,也算是能陪在父母身侧养老送终了,是个孝顺的儿子。”

    苏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其余人的心情也很沉重压抑。

    四星的故人们,多多少少都是见过墨邪的。

    作为朋友,墨邪是个很好的人。

    “死罪?

    什么死罪?”

    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几分桀骜,还有些许的疑问。

    熟悉的嗓音,令墨云天夫妇有些怔愣,甚至怀疑是自己出现幻听了。

    苏雅如同触电了般,猛地推开了墨云天,站起来朝四处看去,只见大殿门外,红袍一角如同染血的胜利旗帜,在残阳余晖的光下,轻舞飞扬。

    着红袍的男子,戴着纯金锃亮的面具,双目望着他们。

    墨邪的身后,紧跟着林氏姐妹。

    “邪儿?”

    苏雅朝前狂奔,一路跌跌撞撞,还被绊倒了。

    快要摔地之际,一只骨骼分明的手将她扶住,苏雅蓦地望着墨邪,泪流不止:“邪儿,是你吗邪儿?”

    “娘,是我,是你的不孝子墨邪。”

    墨邪眼睛微红。

    苏雅扑入墨邪的怀中,“你这个不孝子,你要吓死为娘了,他们都说你被平西神判了死罪,你都不知,为娘有多痛苦。

    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这个不孝子了。”

    墨邪扶着了苏雅,等苏雅情绪好一些后,单膝跪地。

    “不孝子墨邪,前来与父母相见,让父母担心,乃儿子的罪过。”

    墨邪道。

    苏雅心疼不已,连忙把墨邪扶起,“你能活着,对于爹娘而言已是天大的恩赐,邪儿,你快告诉娘亲,那罪”“没有罪了。”

    一道清冽空灵的声音响起,只见一行人,从大殿外走来。

    莫叔等人看了过去,微愣。

    雪鹰婆婆等隐世高手们,都已震愕。

    只见银发红衣的她,走在最前方,左右两侧分别是姬月和东陵鳕,再往外则是凤栖尊后和妖神。

    除此,还有裘清清与张离人,九辞和莫忧。

    轻歌的手中,则牵着奶萌的小包子。

    这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令天地震撼,也叫众人瞠目结舌,仿佛看到了一群厮杀而来的神,披着荣耀的光环。

    她,回来了。

    雪鹰婆婆露出了笑。

    联盟的天回来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