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45章 吉人天相,福运无双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九界以东,火焰天底下,边沿之处。

    越来越多的人走向了九界,毫不例外,他们的手里,都有着一盏灯。

    各式各样的光,镶嵌于此。

    只是清晨曙光的到来,那些光,几不可见。

    尽管如此,他们依旧高举着手臂,依旧点亮了光火。

    这一日,是历史性的一刻。

    这一刻,一个叫做夜轻歌的女子,将永远记在史册上。

    她英明神武,爱民如子,以一己之力,拯救了九界。

    大雪还在纷飞。

    数道身影,从传送阵台而来。

    玲珑搀扶着七殿王,阎碧瞳拄着拐杖,王妃与明皇郡主,一行人,气势凛然。

    精灵族的貌美,让人窒息。

    七殿王一眼就看见了九辞,急匆匆过来。

    “辞儿,歌儿呢?她在哪里?”七殿王满面着急地问。

    玲珑亦是忧心忡忡,担心地看着九辞,“三万堕妖的事,我和父王都听说了,迫不及待的来九界。”

    九辞一拳砸在巨石,红着眼说:“去虚空禁地了。”

    虚空,禁地?

    七殿王步伐踉跄,险些摔倒,玲珑郡主急忙搀扶着七殿王,蓦地望向九辞:“怎么回事?歌儿怎么去禁地了?不是说有三万堕妖人吗?怎么只闻妖气,不见堕妖?”九辞咬牙道:“天坛十二位大师,推算出了九界的这一劫,说只有找到血魔之气吸引三万堕妖人重回禁地,再封了结印,即可破了此劫。歌儿,她曾在四星的时候吞噬过血

    魔花,体内比旁人多一条筋脉,乃二十五条筋脉,那条筋脉便是血魔筋脉。那个白痴,竟以血肉之躯,去引走三万堕妖人!我如何阻拦都不听!”

    “怎么会……”玲珑惊愕的瞪大了眼,面色一下子苍白如纸,整个人宛若风中细柳摇摇欲坠。

    七殿王差点儿昏了过去,王妃和明皇郡主连忙搀扶了他。

    “王爷,你不要吓妾身。”王妃急了。

    明皇郡主担忧:“父王,你怎么样?”

    玲珑则是双手绞着衣袖,脑子里想到的全都是轻歌。

    玲珑望向九辞,含泪问道:“她一个小女孩,怎么能吸引三万堕妖人?她若有个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

    玲珑的话,亦叫九辞的脸毫无血色,他坐在巨石上,双手抱着头低头看,忽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

    他的妹妹……

    为此如此艰辛?

    噗嗤!

    七殿王吐出一口血来,明皇郡主和王妃花容失色,惊声尖叫。

    “天坛!混账!”七殿王咬牙切齿,怒不可遏:“本王的外孙女若是有什么事,我神月七王府与他天坛势不两立!”

    玲珑急道:“那可是整整三万的堕妖人!还是在虚空禁地内关押了整整三万年的堕妖人!歌儿怎么这么傻,天之大任,何苦为难她一个女孩呢!” 七殿王看见了边沿处的青衣天机师,迅步走了过去,一权杖打在青衣天机师的头顶:“滚回天坛,把那群畜生给本王带来,今日不来到此处给本王一个交代,告诉那群畜生

    ,本王就算穷其一切,都要那群人不得好死。”

    青衣天机师的额角裂开了伤痕,血液分叉往下流,爬满了整张脸,染红了闪烁着纯正金光的数道符文。

    青衣人皱起眉头,抬起手擦去血迹,点头道:“神月七王放心,我会把话带到天坛和十二位大师的。”

    即便受了伤,可看着七殿王气结的样子,他才猛然清醒,那个冷傲的女帝,也是被长辈宠着的女孩。

    为何,要让她去当救世主呢?

    青衣人顶着额头的伤和满脸血液,在七殿王面前躬身弯腰行礼,而后回到天坛,将此事告知十二位天坛大师。

    七殿王走向了九界东侧的边沿,暗红如血的火焰天下,七殿王拄着权杖低头看去,通过惊人的视力,他能看到那两道即将消失于视野渺小的身影。

    他终于有了个外孙女。

    旁人不知,他是多么的喜悦。

    他承认,喜爱轻歌,多数是因为轻歌自身的能力。

    可短短数日的接触,掩埋二十载的亲情,像是喷发而出的火焰,一发不可收拾。

    一想到轻歌极有可能回不来,七殿王的心,便是揪着的疼。

    七殿王竟是不顾形象地坐在了地上,一瞬间苍老了十来岁,一瞬间没了全身的力气。

    玲珑蹲在七殿王的身侧,擦了擦泪,“父王,不要担心,歌儿是紫珠异玉星,她福运无双,吉人天相,自能安全归来。”

    七殿王苦涩地道:“玲珑啊,你不知道啊,没有人能从禁地活着回来啊,没有人啊,没人啊!”七殿王说话时用尽了力,像是崩溃的人,他的手一下又一下拍着地面,滚烫的热泪蓄满了眼眶,七殿王喊道:“这群人好狠啊,这群畜生要把歌儿害死啊!回不来了,回不

    来了啊!”

    七殿王喉咙酸痛,不断地拍打地面,以至于血肉模糊,他像是察觉不到痛,还在拍打,掌心的伤口铺满了小石子。

    玲珑泣不成声,泪流满面,急忙去抱住七殿王的手,不让七殿王折磨自己。

    此时的七殿王,哪里还有神月殿王的贵气,只剩下狼狈,望着虚空深渊痛哭捶地。

    后面的明皇郡主朝虚空深渊的底部看去,一块石子掉下去,明皇郡主面色大变,吓得赶忙把脚掌抽了回来,拍了拍胸膛。

    她小心忐忑地看,眼神渐而狰狞扭曲,露出了笑。

    进入禁地的人,回不来了。

    明皇郡主犹如除却了心腹大患般,重重地松了口气。

    夜轻歌离开神月都回到九界后,她并没有放松,反而很着急。

    等夜轻歌突破本源,一定会去跟她争的。

    她必须在那之前解决夜轻歌。

    谁料,当夜,七殿王把她请去书房,下了命令。

    她若是敢对轻歌不利,七殿王绝对不会顾及父女之情而对她手下留情。

    有了秋闱猎场的前车之鉴,明皇郡主还是阵阵后怕的,又来了七殿王的警告,她真的不敢兴风作浪了。

    但她愁啊。

    夜轻歌一日不死,她就要多愁一日。

    这个女子,就像是一根尖锐的刺,狠狠砸在她的心脏上。拔不掉,就活不下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