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44章 等你回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轻歌停下了足,回头看去,清丽的面颊,出现了一丝惊讶。

    万盏灯火汇聚成了浩瀚星河,照亮她回家的路。

    那一霎,眼眸微微泛红,唇角却是含着笑意。

    胸腔内,灵魂中,隐隐传来某种悸动,黑甲下的血液沸腾燃烧。

    只见九界的修炼者,一百零八陆领主,在楼兰的带领下,全都举起了手中的夜明珠。

    或是发光的水晶,或是一盏盏渺茫的灯火,甚至有些人拿出了宝石。

    楼兰站在了一处巨石上,笑望着轻歌:“女帝,我们等你回家。”

    回家的路上,灯火永不熄灭。

    每一个人,都是肃然起敬。

    九界的安危,一百零八陆的生死存亡,系在她瘦小的肩膀上。

    一场纷飞的雪,洒下。

    无数的白雪汇聚成灵鸽,落在轻歌的足边。

    雪女踏步走,轻声说:“我们等你。”

    “一路平安。”

    九辞哽咽。

    莫忧微笑望她,“你且前行,不要有后顾之忧。”

    她是风的化身,倾其所有,也会保护好宿主。

    武台领主高声喊道:“女帝,你是个英雄,是一百零八陆的英雄,是所有低等位面的英雄!”

    无量国王说道:“等你凯旋,无量为天域的诸侯国,效忠女帝,追随女帝,万死不辞!”

    慕容川情绪高昂,“女帝记住我的名字,吾乃武台联盟振龙侯慕容川,我将永远在这里,等你回来,记住,是活着回来!”

    这时,就连瑶池女皇,亦有了几分不忍。

    她穿着奢侈华丽的霓裳,高高举起一盏琉璃灯:“记着,活着回来,本皇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九宗神兽。”

    “女帝!活着回家!”

    轻歌眸光微闪。

    两行清泪,自脸侧淌下。

    她,哭了吗?

    指尖微颤,轻抬起,抚去了脸颊的泪。

    当众落泪,真是孬种行为,轻歌淡然的笑。

    万盏灯火映照在她的脸颊,那泪,让无数人的灵魂为之颤,心脏仿佛都在收缩。

    “别哭。”

    九辞红着眼说。

    轻歌笑得粲然,“好。”

    她原是个自私的小人,不在乎众生的生死,这天下纵然民不聊生,与她何干?

    她是个冷漠的人,为了活下去,她可以冷眼看着其他人的死。

    她从不以天下为己任,这匆匆几十载,她想自由一些。

    可……而今,她萌生出了可怕的想法。

    哪怕倾其所有,也不能让堕妖人伤害到他们。

    轻歌踏上白雪堆成的灵鸽,带着阿柔,跳下了虚空深渊。

    倏地,轻歌把血魔煞气全部释放出来,嗅到了血魔之气的堕妖人们,状若癫狂,猩红了眼睛,它们的爪子和蹄子在地上践,以极快的速度追上轻歌。

    风暴,常在!凛冽如刀。

    穿梭于虚空深渊的位面神兽,实力很低,无法载着她前来。

    轻歌只能靠自己。

    雪翼灵鸽,成了一片片森白锃亮的鳞,成了两道披风,分别系在她和阿柔的身上。

    阿柔早已凝聚出了飞行阵法,下行的速度非常之快。

    而且轻歌每每路过一片岛屿,都会暂时歇脚,一个瞬息后,再借力下行。

    越往下,风力越猛,轻歌稍有不慎,为了帮阿柔挡去强烈的风力,脸颊一侧就落下了两道伤,鲜血从伤口溢出。

    阿柔裹着雪色披风,抬头看了过去,杏眸微微一个紧缩,蓦地抓住了轻歌的手,“女帝,你的脸!”

    两道手指长的痕迹,横着裂开了轻歌右脸的肌肤,将绝色倾城的脸,衬得更加妖冶了。

    阿柔眼中含着泪,紧抿着唇,身体都在发抖。

    方才若不是为了给她挡去风力,女帝何至于伤到脸!阿柔的心,仿佛被一双手撕裂,灵魂插上了千万把刀。

    轻歌笑了笑,擦去阿柔眼尾的泪,“哭什么,死不了。”

    “你受伤了。”

    阿柔急道。

    阿柔用帕子沾着轻歌脸上的伤,帕子染着了血。

    轻歌看了眼,笑:“世上没有不受伤的人。”

    说时迟那时快,锋刃般强悍锐利的风劲,再次扑来。

    轻歌将阿柔横抱而起,足踏岛屿,纵身一跃,快速前往下一个岛屿。

    落在岛屿之上,轻歌抬起了头,从这个角度看,九界上的人们已经望不见了,只依稀看得见一盏盏灯,如一颗颗星辰。

    无数盏灯,等着她。

    堕妖人们紧随其后,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像是人间厉鬼,跗骨之蛆。

    轻歌眉间闪过一抹狠色。

    四面有堕妖人,上方有风劲,下侧亦有随即摆动的深渊铁链。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被逼到了绝境。

    阿柔解开了系在长指上的丝绸,从轻歌身上下来,却见她席地而坐,只见火焰天的光,撕开虚空口子,从天而降,落在了阿柔的身上。

    一道散发着古老气息和神秘力量的阵法,拔地而起。

    光亮闪烁轻歌的眼球,从下侧摆动的风,掀起了阿柔的衣摆和垂下的乌发。

    阿柔紧闭着眼眸,双手在胸前凝结出复杂的手印,唇瓣微动,不知在小声说着些什么。

    待轻歌打开双眼时,眸底映照着阵法的光,只见所有的阵法裹着轻歌,竟以火焰天的力量,将轻歌带去岛屿之下。

    “阿柔!”

    轻歌蹙起双眉,沉声开口。

    当轻歌置身于阵法,借助火焰天和阵法之力从岛屿掉下之际,她身体后仰,双眸凝视着岛屿。

    岛屿的边沿,阿柔出现了。

    她的身后,是狂暴尾随的风劲,周围,是迅猛扑出的堕妖人们。

    束发的簪子地掉落进虚空深渊,乌发轻舞时,她往下跃去,朝轻歌伸出了手。

    阿柔的身子掠进了火焰阵法内,轻歌的手,抓住了她。

    “胡闹!”

    轻歌沉眸,呵斥道。

    阿柔眨了眨眼,低下头,甚是乖巧:“我怕……女帝受伤。”

    “下不为例。”

    “好。”

    阿柔恬静的笑,将垂落在轻歌身侧的丝绸拿起,重新缠在了手上。

    有了火焰天为力的阵法,二人的下降,快速多了,也不必担心其他的外界因素。

    距离禁地的窟窿越来越近了。

    轻歌凝起眸,沉着脸,打算一鼓作气。

    前往禁地前,她再次看了眼万盏灯火处。

    已经,遥遥不见了。

    轻歌的心,却被包裹着,充满了暖意。

    第一狂妃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