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43章 万盏灯火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青衣天机师咽喉干涩疼痛,犹如有火焰在焚烧。

    青衣人的身影湮灭在尘烟之中,一路朝东,不曾停足。

    一座座建筑物轰然忐忑,数万堕妖宛如厉鬼嘶鸣,咆哮嘶吼的声音甚是刺耳。

    轻歌和阿柔并肩而行,阿柔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很看起来非常的娇小,亦很温婉,她的眼底却是一片清明,不曾有过胆怯。

    她侧过头,看着轻歌的侧颜。

    楼兰皇姐所言甚是,女帝有一种旁人不及的魅力,吸引着无数年轻的少年少女们。

    “怕吗?”

    轻歌低声问道。

    阿柔扬起了笑,“不怕。”

    轰!又一面墙坍塌,剧烈闪烁即将破碎的护城阵法,犹如爬满了蜘蛛网般裂缝的玻璃,阵法光芒的后面,是乌泱泱成群的堕妖人们。

    人面兽身,獠牙毕露,腾腾杀气弥漫在天地间,昨日繁华的九界,顷刻间只剩下狼藉一片,光鲜亮丽的修炼者们,灰头土脸,惊慌失措,再也没了从容。

    寥寥数几的护城士兵,尽数被接踵而来的堕妖者们残忍吞噬,人族的血肉之躯,怎敌得过尖锐獠牙?

    这是一块修罗场,软弱的人族任由宰割。

    轻歌看见,密集的人群沿着安全之地跑去,那是与她相反的方向。

    遥遥望去,成千上万的人中,只有她和阿柔是逆行的。

    走向,堕妖群。

    “此去,九死一生,前路迷茫,你现在停下,还能活。”

    轻歌持刀而立,气质慵懒,狭长的美眸虚眯起,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她的恣意,她的风流,她的张扬,此刻演绎得淋漓尽致,是乱世里最飒的一阵风,一把剑,一个人。

    阿柔轻微地启唇,讶然地望着轻歌,她踩着绣花的软靴,动作缓慢往前移了一步,伸出的手,拉住了轻歌的衣袖。

    她的身高才到轻歌的肩膀,乌黑的发插了一根素雅的簪子,青丝沿着簪内往下披,犹如倾斜的水瀑。

    “能与女帝并肩而立,乘风破浪,纵九死一生,前路尽断,亦无悔。

    ”阿柔的声音很轻,却是诚恳而坚定。

    她的黑眸宛若嵌入了星辰的光,很亮。

    “走吧。”

    轻歌懒懒散散,极为随性地往前迈,玉手一动,竟丢出了一缕胭脂色的丝绸带子。

    胭脂丝绸的一头缠在轻歌的手腕,另一头则落入了阿柔摊开的双手掌心。

    轻歌迈步往前走时,纤长的丝绸慢慢的从阿柔掌心抽离,眼看着要掉出去,阿柔吸一口冷气,连忙踩着软靴过去,牢牢地攥紧了红丝绸。

    阿柔有样学样,把丝绸缠在自己的长指。

    “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死。”

    “跟紧我,别走丢了。”

    前方传来女帝的声音,阿柔抿紧唇,抬眸看去,许久,才‘嗯’了一声。

    等轻歌踩过满地狼藉来到九界以东的边沿时,才发现,这里空无一人,全都是逃兵,只剩下堕妖人们。

    轻歌摇了摇头。

    她从来都不是救世主,亦无悲悯之心。

    虚空禁地内真正让她心动的是,有关于无情骨的秘法。

    轻歌停下双足后,渐渐地,四面八方都围聚了堕妖。

    阿柔感受到浓郁无比的妖气,面色煞白如纸,下意识地握紧了缠在长指的丝绸。

    随着轻歌往前挪动,堕妖人们亦跟着她移动,蓄势待发,蠢蠢欲动,一双双充满诡异之色的眼瞳,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犹如深林内的野兽望见了盘中餐。

    阿柔亦步亦趋跟在轻歌的身后,这里,已经没有了人。

    那丝绸,是她和女帝之间的维系。

    轻歌刻意散发了一些血魔煞气,又以魇北寒烟织就成结界禁制,如盾牌盔甲般成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天牢形状,围聚在她的四周,保护着她。

    当妖气浓郁到了一定的地步,就会变成有害气体,侵蚀修炼者的躯壳。

    三万堕妖人形成的强烈妖气,若不想办法加以抵抗,只怕轻歌还没有进入虚空深渊和火焰天,就要死在半路了。

    除此之外,魇北寒烟还覆在轻歌的身体表面,再凝结出一层细微的冰霜,而在轻歌的肌肤之下,是固若金汤盗抢不破的黑甲!魇北寒烟亦为阿柔渡了冰霜。

    轻歌突发奇想,将暗黑之气聚集而成的黑甲,以暗黑之气的形态,过渡到了阿柔的身体,同样在阿柔的皮肤下,聚出了黑甲!有魇北寒烟的冰霜禁制和黑甲的双重抵抗,暂时能抵御住妖气。

    轻歌会把阿柔带来,也是因为永生石有提到,阿柔乃阵法奇才,而藏在火焰天的神秘力量,有助于帮助阿柔涅槃出新的阵法之躯!以阵为躯,行三千术之一,畅游天地间,名震八荒界。

    故而,轻歌要把阿柔带到身边,就是希望阿柔能在这里,得以真正的成长。

    一大一小的两名清绝女子,终于,看见了火焰天,抵达了虚空深渊。

    轻歌拿出胭脂伞,递给阿柔,“把这个拿好。”

    阿柔乖巧懂事,握住了胭脂伞。

    轻歌锁定了虚空深渊的一个窟窿,在众岛屿之下,那里,便是藏着堕妖的境地。

    窟窿前侧,缠绕着十几条深渊铁链,还有超强的上古阵法。

    这些堕妖人们,则是从破损的阵法中逃出。

    轻歌望向那些堕妖者,勾唇凉薄的笑。

    等她把堕妖人们引走,九界里的那群庸人们才会出来。

    只有在不危及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庸人们才愿意做一回堂堂正正的君子。

    啧。

    轻歌足抵最边沿,摸索分析出把堕妖人们引回去的路径。

    想要把堕妖人们引过去,她必须犯险,冲进禁地,用最短的时间找到无情骨秘法,再在阵法结印前,从禁地里逃出。

    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以至于除了她以外,没人敢做。

    “你凝结出敏捷的飞行阵法,紧跟着我。”

    轻歌说道。

    “好!”

    阿柔点了点头,清澈灵动的眸,凝望着轻歌。

    做好准备后,轻歌即将纵身一跃,前往禁地。

    那一刻,她的身后,出现万盏灯火,驱散了这片浓雾尘烟。

    一双双脚掌,一个个修炼者,从身后的远方而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