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42章 孤勇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青衣天机师的左侧胸膛,隐隐作痛。

    他甚至不知为何,起了这怜悯之心。

    轻歌打了个哈欠,推开了九辞的手,望向密密麻麻的人群,冷笑:“你们想拦下我,还不配。”

    轻歌走向东部,九辞急忙阻拦,轻歌望他,说:“哥,照顾好小嫂子,我命硬,死不了。”

    一声命硬,就能轻描淡写的盖掉过去的所有坎坷与苦难。

    九辞还是去拽住了轻歌的手,“让我来好不好?我替你去,你把血魔之气过渡给我,我去引走堕妖。”

    “白痴。”轻歌低声嗤道:“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备好美酒,和嫂子等着我凯旋即可。”

    “不。”九辞摇头,透着固执。

    莫忧走来,亦道:“女帝,这很危险。”

    “我是十二阶玄灵师,女帝,把血魔之气渡给我,让我来。”楼兰终于能在女帝面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阿柔轻声说:“女帝,我懂得凝结阵法,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轻歌犹豫少顷,望向阿柔:“你与我来,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是。”

    在虚空岛屿的时候,她就发现,在虚空深渊之地,阿柔凝结阵法的力量,会变得更加强大。

    楼兰看着女帝,身子微僵,眼底流露出淡淡的失望。

    即便死路一条,她也愿陪着女帝。

    可是,女帝好似并不需要她。

    轻歌望了眼楼兰,拍拍楼兰的肩,“点一盏灯,照亮我回来的路。”

    楼兰瞬间抬起了头,发梢及腰的双马尾轻轻摆动,楼兰握着斩星剑站在了原地,杏眸泛起了水光。

    楼兰哽咽,语无伦次,只匆忙点点头。

    “歌儿,你听我一句劝,可好?”九辞心急如焚,面色铁青:“这回,听哥哥的话,不要任性。”

    在二十岁以前,九辞的世界是黑白的,他不懂何为快乐,不知人间情暖。

    后来,他的话,和他的人,都有了明艳的色彩。

    他尝过了快乐的滋味,不想再回到那片无尽冰冷的黑暗。

    “信我。”

    她只道出两个字,便带着阿柔,逆行去东部。

    令人闻风丧胆的数万堕妖,嘶吼,撞击。

    九辞一脚踹碎了面前的琉璃桌,琉璃桌被踹碎,几道屑片镶嵌进了坐在前侧的领主的脸庞,那领主满脸鲜血,惊恐地抬头望向了九辞。

    九辞满面阴森,瞪向四周密集的人,咬了咬牙,冷笑了一声:“你们,都给我祈祷她毫发无伤的回来。”

    布满一整条脊椎骨的噬魂钉有松动的迹象,他的情绪几经失控,暴躁而郁闷,一连踹碎了好几张琉璃桌,任由屑片镶嵌进周围无辜之人的身上、脸颊。

    九辞还要踹碎琉璃桌的时候,莫忧自身后伸出了双手动作轻柔地抱着他,侧脸贴在九辞的脊背。

    九辞的躁,慢慢被安抚下来。

    他闻到一缕清香。

    九辞握住了莫忧的手,红着眼沉了沉声,咬牙说:“你和歌儿,少了谁,我都不能活。”

    “我知道。”莫忧依偎在他的身旁,双眸清明。

    楼兰在边角狼藉之地,找到了一方硕大的夜明珠,她修了修,将气力灌入珠身,便见暗沉的夜明珠,亮起了光。

    楼兰自尘烟中,高举着发出光亮的夜明珠朝着东部,一路狂奔。

    那一抹亮,在流动的尘烟中,微不足道,却象征着希望,回家的路。

    轻歌和阿柔走在前侧,她便在后面追,右手始终高举。

    为了夜明珠能够散发出更为明亮的光,她不断地灌溉气力。

    楼兰往前狂奔时,两侧的马尾被风吹到了身后,缠着星辰丝绸,轻轻摆动,如绚丽的云霞。

    九辞牵着莫忧的手,熙子言扶着罗三叔,和雪女等人,一同走向东部。

    九界高层修炼者们,需要去九界版图的边沿,寻找机会把禁地结印!

    其余人们,终是跟了过去。

    纷纷扰扰的人群,来回的行走。

    黎明破晓,晨光熹微,那一刻,大地又恢复了生机。

    青衣天机师立于原地不动,神情恍然,熙熙攘攘的人们来来往往,灾难尚未结束,他们的脸上就有了劫后余生的笑。

    青衣天机师抬手,猛地按压住发疼的左侧胸膛,那个地方,藏着心脏 。

    一道身影,立在了青衣人的身旁,“有坏心的从来都不是天机,是人。天机一如既往,干净纯粹,但人性,却不能一如既往。”

    青衣人蓦地回头看去,身旁的人却已消失不见。

    张离人摇开扇子,沿着人群而走,去往九界的东部。

    慕容川一把抓住了张离人:“离人老弟,可算找到你了,这九界乃是非之地,如今又是多事之秋,你这细身板扛不住什么,切记,一定要跟紧了我。”

    张离人合起扇子,行走之际,回头望向那个神色茫然的青衣人,勾着了然的笑。“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你还乐呵!”慕容川瞪了眼掌张离人,叹道:“原是我错怪女帝了,她既有两族赐予的郡主之礼,若她不想为了大家去冒险的话,想要脱身也是轻而易

    举的事。没有想到,她竟愿意去引走堕妖人。离人老弟,等等你可要看着点,一定要助力保护好女帝,就算很是渺然,也要尽力保下女帝才好。”、

    四下,亦是响起了同样的声音。

    “女帝此举,是为了护佑我们吧。她乃神梦郡主,若是突破本源境,大有未来前途,不必如此的。”

    “都说女帝是靠着后台,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么些年来,有关于女帝的传闻那么多,有几次是靠别人帮忙的?”

    “说的也在理,神月七殿王是什么人,青莲王又是什么人,女帝是纯正的人族血脉,又无精灵血脉,若非自身实力强悍,天赋异禀,又怎会被神月七王和青莲王看重。”

    “要逃的人赶紧逃走,贪生怕死,我要去为女帝助力。她既在前面为我们引走堕妖,我们也要在后面为她保驾护航才行。”

    “……”

    那些声音,落入了青衣人的耳中。

    突然,青衣人面上的符文,光芒剧烈地闪烁。

    他顿悟。

    一双浩然如星的眼眸,有了光彩!

    青衣人回身走去,正是去往东侧的方向。

    那里,尘烟未散,甚是浓郁。两道纤细曼妙的身影,宛若顶天立地,铜墙铁壁,一腔孤勇往前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