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40章 血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永生石的石身骤然滑下一排黑线,一滴冷汗。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想着自己的美貌遭人嫉妒,颇为感叹?

    古龙残魂的小心脏经不住这样的吓,简直是惊心动魄了,跟着周老的时候,可没有这样多灾多难。

    东部的动荡还在继续,惊惶蔓延的越来越快,有小孩哭啼大喊,有女人失声尖叫,有古稀老人乞求上苍。

    恢弘的九界,顷刻间,成了一座动荡不堪的城。

    夜色降临,危险逼近,就连白月好似都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悄无声息躲在了黑云之后。

    这片夜,既无月,也无天上星,就连发出亮光的水晶和夜明珠,都被堕妖人的气势给粉碎了。

    昏暗的大殿,无数的人把希望放在了青衣天机师的身上,青衣人把斗笠摘下,露出了一张刻满金光符文的脸。

    “想要破劫,只有一计可行。”

    青衣人有条不紊地说道:“这些被镇压在虚空境地的堕妖人们,常年沉浸于血魔之气,我们只要找到浓郁的血魔气息,将他们引回禁地,就能保证在座诸君的安全!”

    青衣人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闻者,俱在思考。

    此时此刻,何来的血魔之气?

    陡然,一双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她。

    她好似一个局外人,在末日时分,还有闲情雅致喝着美酒。

    那一份从容不迫和妖冶风流,是旁人学不来的。

    楼兰一眼看去,胸腔稍稍窒息,心脏猛地咯噔一跳……

    阿柔轻声笑道:“难怪曾有人说,一百零八陆,能被称之为女帝的,只有她一人。”

    楼兰双手握紧成拳,见过女帝后,仰慕之情和狂热的血液,只会越来越浓。

    突地,楼兰的手都在颤抖了。

    血魔……

    血魔之气……

    一百零八陆的领主里,只有女帝身怀血魔之气。

    她曾吞噬过血魔花!

    楼兰听懂了青衣天机师的话后,清丽的俏脸爬满了恐慌,一改方才的镇定。

    楼兰身躯颤颤,蓦地抓住了阿柔的手,指尖尽是凉意:“阿妹,阿妹……怎么办?血魔之气!”

    阿柔敛起细眉,问:“女帝身上有血魔之气?”

    楼兰微点螓首,惶恐不已。

    阿柔紧抿着唇部,神色镇定,她拍了拍楼兰的手背:“相信女帝,皇姐,我们与女帝共进退。”

    在无极之地,她的命,她的新生都是女帝赋予的,如今,女帝深陷危难泥泞,她自要同生死,不言败!

    “女帝早在四星的时候,吞噬过血魔花,体内有一根筋脉,装满了血魔煞气。”人群里,不知哪个领主开口说道。

    “对!我们之中,只有女帝有血魔之气。”

    “女帝,还请你帮个忙,当一回救世主,用血魔煞气把三万堕妖人引回虚空境地,再封上虚空结印。”

    “……”

    领主们为了自身的安危,苦苦哀求:“女帝你且放心,我们不会看着你出事的,只要你引一下即可,等你安全,我们才会封上结印。”

    轻歌似是没有听到,左手伸出,掌心赫然出现一壶木青酒,轻歌掂了掂重量,这才发现,置放在神木空间的木青酒,都被火雀鸟给喝掉了。

    “啊,老大,我美丽的老大,火火永相随……”

    醉醺醺的火雀鸟,正在神木空间引吭高歌,折磨着一众神兽们的耳朵。

    轻歌叹了口气,心神微动,只见虚无之境里的断肠酒,不易察觉地流进了木青酒坛。

    便见冷傲慵懒的女帝,在一道道石破惊天的声响和四起的尘烟中,斟酒入杯,仰头痛饮。

    一抹酒水,沿着曲线毕露的脖颈淌落,雪白的肌肤宛如羊脂玉,近乎透明。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喝着醇香浓的美酒,欣赏着慌乱不堪的末世和一张张布满惶恐的脸庞。

    青衣天机师扭动了头,布满金光符文的脸,有着浩瀚神圣的气息。

    他直视那个女子,随即启齿:“女帝,还请你帮个忙,举手之劳。”

    “举手之劳?”轻歌轻嗤了一声,“这世上有着可能丢掉性命的举手之劳吗?”

    “为众生而想,还请女帝助力。”青衣天机师颔首诚恳地说。

    轻歌又斟了一杯酒,仰头便喝,眉眼惺忪,犹如氤氲着清雾,掩藏在那迷离下的,是无可阻挡的锐气!

    三杯酒下腹,轻歌呼了一口气,戏谑的笑了,眸色清幽地望向了青衣人:“若本帝,说不呢?”

    “女帝想成为天下众生和一百零八陆的罪人吗?”青衣人语气笃定地反问。

    “罪人,又如何?”轻歌酒杯砸在桌面,眸色阴郁,“本帝若想走,你们谁能拦之?”

    九辞牵着莫忧的手快步过来,而后放开,握拳砸向了青衣人的左眼,“混账。”

    青衣人后退了数步,踉跄跌倒在地,砸碎了一张琉璃桌,美酒与糕点撒了一地。

    靠的较近的几位领主把青衣人扶起,俱是愤然地望向九辞,“九殿可知他是天坛的天机师?”“今日,他就算是天王老子,小爷,照打不误!”九辞朝着握拳的手吹了吹气,再邪肆地望向方才说话的领主,“一群废物东西,还配为领主,只怕连看门的狗都不如?出了

    事,就想着找旁人来挡在,自己便躲在后面当个安枕无忧的王八孙子,你们怎么想的这么美呢?夜轻歌是小爷的妹妹,小爷告诉你们,想要她去挡灾,没门!”

    九辞是个闻名千族的疯子,几个领主缄默闭嘴,不敢再言。

    青衣天机师从地上爬起,素净的衣裳沾了浑浊的酒水,他的左侧眼睛完全发青了。

    “九辞殿下,眼下,只有此计可行。”青衣天机师说。

    “行个屁。”九辞摆了摆手:“再说话,小心爷撕烂你的嘴。”

    九辞快步来到宝座前,“歌儿,跟哥走,这群王八孙子不敢动你。”

    在神月都,轻歌陷入诛魔阵法时,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就要没有妹妹了。

    那种感觉,九辞不想再体验一遍。

    父母长辈不在身旁,姬月也不在,他这个做哥哥的,一定要保护好她。

    倾其所有。

    哪怕是这条命。九辞的眼里,写满了坚定。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