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37章 诸侯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莫叔走后,九辞一人伫立在门槛前。

    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神采飞扬的女帝身上。

    痛苦的他竟是露出了一抹笑。

    看,那是他的妹妹,多可爱的女子。

    九辞的眼眶红了一圈,手贴合在了胸膛。

    他始终不愿成为她的污点。

    他不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有人会指着夜轻歌的鼻子说:你就是夜九辞的妹妹,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若他独自一人跌落万丈深渊,有何惧之?

    怕只怕,还在岸上的妹妹,被他拖下了水。

    九辞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笑了,与他对视的轻歌,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轻蹙起了双眉。

    是她的错觉吗?

    为何,此刻的九辞,是那么的悲伤?

    一只手,忽然握住了九辞的大手,长指分别用力地镶嵌进了九辞的指缝。

    九辞指尖忽然传来微凉的触感,蓦地愣住了,诧然地看着右侧的少女。

    明月夜下,她身穿圣洁的白裙,乌发半挽,倒像是一缕措不及防的风,突然之间拂面而来,带来春日的暖。

    九辞低着的头,望向了两人十指相握的地方。

    “小莫忧……”九辞的声线都在颤抖。

    莫忧面色如常,神态泰然,牵着九辞的手朝紫云宫走去,昂首挺胸,丝绸吹拂。

    九辞心中的悲,忽而被驱散,只剩下无边的快乐。

    莫忧一面往前走,一面问:“你看起来,似乎不高兴。”

    “现在高兴了。”九辞说。

    莫忧停下脚步望向他:“我只想看到你笑。”

    九辞永远都不会发现,他沉着一张脸的时候,有多可怕。

    像人间的厉鬼。

    消失于破晓前的黎明之夜。

    莫忧加重了力道,猛地握紧了九辞的手,说:“答应我,以后,只能笑。”

    “好……”

    ……

    大殿,讨论激烈,领主们心情高昂。

    与此前不同的是,自从轻歌说完四个点和契约后,领主们都点头同意了合并的事。

    轻歌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戏谑地看了眼目光狰狞的沐如歌。

    轻歌将空空如也的酒杯往前放,沐如歌便乖乖斟酒。

    正在沐如歌低头的时候,轻歌挑起细长的眉梢,身子前倾,凑在沐如歌的耳旁,声线充斥着魅惑,缓慢地说:“想成为我?超越我?”

    沐如歌怔愣,还保持着倒酒的动作,酒水自酒杯溢出,流在了桌面。

    轻歌浅浅一笑,不以为然,轻声说道:“你还是,太次了一些,充其量的模仿,也只是学到个皮毛罢了。”

    “沐姑娘。”旁侧有人出声提醒道。

    沐如歌连忙端正了酒壶,用帕子擦拭掉桌面的酒水,她侧过头看着眉飞色舞的轻歌,胸腔内闷得慌,像是堵了一块巨石。

    “好好看着,好好学。”轻歌轻描淡写地说。

    沐如歌眸光闪了一下,似有不甘,可她竟鬼使神差地紧盯着夜轻歌看,如同轻歌所言,看一看什么叫做女帝风采。

    在轻歌的神木空间,还放着几坛未开封的木青酒,火雀鸟打着哈欠,猩红着宝石般的双目,懒懒散散来到了木青酒前。

    “哇!是酒耶!”

    火雀鸟双眼发光,小爪子掀掉了封口,捧起酒坛仰头便喝,咕噜咕噜几大口下去,火雀鸟打了个饱嗝,毛茸茸的面颊竟浮起了两团红晕。

    火雀鸟悄悄然间,又把另一坛木青酒给打开了,又喝了一大坛。

    “老大,我好热。”

    “嗷呜。”

    火雀鸟学狼叫。

    神木空间内的其余神兽们,这会儿都发现了火雀鸟的不对劲,一眼看去,才知火雀鸟是喝了酒。

    却说紫云宫大殿,听闻轻歌的言谈后,一些领主都对轻歌改观了。

    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发现轻歌说出的合并契约,保全了他们的利益。

    故此,在合并这方面,他们全力赞成轻歌。

    张离人站起来,端起酒杯:“女帝,吾乃武台联盟的国师张离人,早便听闻女帝大名,今日一见,胜之传闻,张某人敬你一杯。”

    是个老熟人。

    轻歌望着张国师,眸光微动。

    没想到在降龙领域一别,竟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轻歌一直都很疑惑,张离人,到底隐藏着什么。

    以张离人的才能,绝对不只是武台国师那么简单。

    他,深不可测,甚至让轻歌有几分忌惮。

    一百零八陆中,能让她忌惮的人,可没有几个。

    轻歌掀起的红唇,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只见她端起酒杯,露出盈盈皓腕,将一杯美酒痛饮而尽。

    “武台张国师,名不虚传。”轻歌微笑道。

    “无量,将依附于诸神天域。”无量国王的话,再次引起了风浪。

    诸神天域算不得什么实力较强的位面,无量公国却在天域之上,竟主动依附于诸神天域。

    轻歌所说的‘四点’,就有高位面依附于低位面,但无量公国的动作太快,快到其他领主一时难以消化。

    毕竟,依附、合并这种事还得从长计议,寻找最好的位面,实现出双赢的局面。

    哪有像无量公国这样的,马马虎虎,随口一说,甚至让人怀疑,无量国王的这个决策,是不是没有经过脑子。

    瑶池女皇鄙夷地看着无量国王,心中衍生出了一些怒气。

    若要合并的话,她圣罗堡第一个攻打的就是无量公国,如今无量国王若是依附于诸神天域,她在开战之前,可得三思了。

    “无量国王,合并之事还不及,你何不回到帝国,与群臣百官商榷过后,三思而定?”瑶池女皇道。

    她要在无量公国依附于其他位面之前,先发制人,倾圣罗堡之力,把无量公国给吞并了,壮大圣罗堡的河山。

    无量国王道:“不必了,我既是无量公国的领主,自然能做下这个决定,若女帝同意的话,此刻便可签订依附的契约。无量,愿为天域的诸侯国。”

    其余领主们,都以为无量国王是疯掉了。

    诸侯国……

    天域是君,无量为臣!

    武台领主大跌眼镜,惊呼:“无量国王今日是怎么回事?他不像是意气用事的鲁莽之人,若为天域诸侯国,无量公国的未来岂非一片黑暗?”这一刻,于一百零八陆来说,是无量公国没落的开始。

    第一狂妃

    第一狂妃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