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46章潮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过了好一会儿,黑木崖的修士强者这才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黑木崖依然无损,安然无恙也,这才让大家不由松了一口气。

    刚才,巨浪滔天,多少人为之骇然,在如此恐怖的巨浪之下,所有人都以为黑木崖在巨浪拍打之下会崩碎,犹如世界末日一样,所有人都要毁灭。

    甚至,在那个时候,有人已经听到“喀嚓”的碎裂声音,好像黑木崖被巨浪拍打得出现了裂缝。

    现在看到黑木崖丝毫无损,在如此强大的力量拍打之下,黑木崖依然没有哪里被崩碎,这让黑木崖的修士强者、子民百姓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看到黑木崖安然无恙,在这个时候有不由合什祈祷,说道:“谢天谢地,终于渡过劫难,是佛陀圣地列祖列宗的保佑。”

    此时,大家心里面都轻松不少,如此巨浪拍打,黑木崖依然屹立不倒,这让大家心里面对黑木崖更有信心了,难怪历代以来,黑木崖都会成为黑潮海的第一道防线,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然,在如此强大的力量拍打之下,黑木崖依然是屹立不倒,那是有道理的,那是因为黑木崖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的道君筑固,经历了一代又一代无敌先贤的加持。

    可以说,黑木崖的存在,并非是从佛陀道君开始的,早在佛陀道君之前,它就已经存在,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的道君加持,最后才有了今天黑木崖这般模样。

    也自是有着历代道君和先贤的加持与筑固,这才会使得黑木崖在如此恐怖强大的力量拍打之下,依然屹立不倒,否则的话,整个黑木崖早就崩碎了,早就使得黑潮海横推万里了。

    “潮退了”当大家回过神来的时候,在这一刻,才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裸露的海床,大家都看到了整个黑潮海不见了,黑色的海水彻底的消失了,只留下了沟壑纵横的海床,裸露出来的海床,如山势起伏,形形色色皆有,十分的诡异,甚至说得上是光怪陆离。

    “潮退了,黑潮海的退潮了。”一时之间,这个消息如同风暴一样席卷整个海潮海,在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冲到了黑潮海的海边,看着裸露的海床。

    “不可思议呀,这么一个广袤无边的海水,竟然一下子就退走了。”有很多修士强者,这一生第一次看到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时之间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在以前,他们所看到的,那都是汹涌咆哮的黑潮海,黑色的海水日夜不停地咆哮着、翻滚着。

    今日,放眼无边的海水消失不见了,巨大广袤的海床就这样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呀。

    “海水退到哪里去了?”也有修士强者忍不住地问道。

    黑潮海,何等的广袤,何等的广阔,甚至是无边无际,整个黑潮海的海水,那是多么的浩瀚无穷,整个黑潮海的海水,那是多到无法想象,根本就是无法斗量的。

    但是,就是如此浩瀚无穷的海水,在眨眼之间,便是消失不见了,所有的海水都退去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想到,浩瀚无穷的海水,它究竟是潮退到哪里去了呢。

    当有人问出这样的问题的时候,那顿时也让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面面相觑,不要说是他们,就是老一辈大人物,大教老祖,他们都一样给不出答案。

    因为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人说得清楚,黑潮海的海水究竟潮退到哪里去了。

    千百万年以来,黑潮海的海水不仅仅潮退过去一次,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每一次的潮退,海水都退到哪里去了。

    可以说,这是千百万年以来的未解之谜,没有任何人知道,也没有任何人能给出答案。

    “又一次潮退呀。”看着裸露的海床,有大教老祖不由失神,喃喃地说道:“一个时代而已,竟然会迎来两次的潮退,万古所未曾有过的事情,这是预兆着什么呢?”

    大家都知道,八匹道君时代,黑潮海就已经潮退过一次了,八匹道君时代结束,到现在,新的道君还没有诞生,黑潮海又迎来了第二次潮退,这又怎么不震撼人心呢。

    这也使得,生于八匹道君时代的人,竟然一生中有机会见到黑潮海的两次潮退,这对于他们来说,不知道是大幸还是不幸。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黑潮海的每一次潮退,都是那么的震撼人心,都是那么的让人终生难忘。

    “不祥吗?”看着潮退的黑潮海,有老一辈大人物心里面也不由沉甸甸的,一时之间,不由忧心忡忡。

    在上一个时代,经历过的人,都是一辈子无法忘记,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

    当时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不祥降临,可怕凶物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整个黑木崖都要沦陷。

    在当时,佛陀至尊从天而降,横扫十万里,但是,强大如佛陀至尊,依然挡不住无穷无尽的攻势,血染碧空,这使得佛陀至尊血战到底,依然不敌。

    最后,正一至尊、八匹道君纷纷前来支撑,这才稳住了整个大势,终于撑到了最后,这才使得黑木崖渡过了难关,逃过了一劫。

    对于当年的一场血战,经历过的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今日,黑潮海再一次潮退,所有人都知道,可怕的事情将会再一次发生,凶物将会再一次降临,到时候,黑木崖能再逃得过一劫吗?

    “当年有佛陀至尊血战到底,有正一至尊、八匹道君支援,今日呢?”有大教老祖一时之间不由忧心忡忡。

    当年一战之后,佛陀至尊就很少出现过了,到了后来,佛陀至尊再也没有出现过。

    所以,在佛陀圣地就有流言说,当年黑木崖血战到底,佛陀至尊受了内伤,回圣山之后,伤势复发,甚至有小道消息说,最后佛陀至尊未能撑到最后,旧伤复发而亡。

    虽然圣山从来没有颁发过任何有关于佛陀至尊身亡的消息,对于佛陀圣地而言,佛陀至尊依然还活着,但是,这么久过去,佛陀至尊从来没有露过脸,这使得佛陀圣地很多的人都在猜测,佛陀至尊是不是真的死于旧伤。

    至于正一至尊,那就不用多说了,正一至尊他完全是说得上是老古董中的老古董了,他是活了一世又一世的人了,每次出世,他都会再一次沉睡,而且会沉睡很久很久。

    以年龄而论,正一至尊比佛陀至尊大很多很多。

    所以,也有人猜测,正一至尊离坐化不远了,因为他年纪太大了,真血干涸,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不少人猜测,在未来,正一至尊基本上不会再出世了,他需要留一点点的真血吊命,以保正一教万古之基。

    而八匹道君,那就不用多说了,他大道昌隆之时,便离开了八荒,早不在八荒之中。

    所以,有大教老祖算了一下,当年力挽狂澜的人,都已经不见了,只怕都不可能再出现了。

    现在,黑潮海再一次潮退,新的道君还未诞生,年轻一辈根本就无法力挽狂澜,那当凶物降临的时候,黑木崖将会怎么办?

    “或许,作好万全之策。”有大人物不由喃喃地说道。

    所谓的万全之策,那就是逃走了,逃离黑木崖,甚至是逃出佛陀圣地。

    事实上,想到种种,今日看到黑潮海的海水退潮之后,只怕不仅只有一二个人在心里面有这样的打算。

    “潮退”在边渡世家最深处,一位古朽无比的老祖一下子苏醒过来,一下子坐起来,神态凝重。

    “圣祖醒了”在边渡世家,一听到这声音,瞬间掀起了波澜,子弟大惊,边渡世家的老祖也都纷纷赶去相迎。

    在祖峰之上,有弟子急忙奔来,在边渡三刀耳边轻语,听到这话,边渡三刀脸色大变,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也不理会此间之事。

    当然,李七夜也未曾去看边渡三刀,他目光落在黑潮海,远眺海潮海最深处。

    此时,所有人都被黑潮海潮退所吸引了,所以,大家都已经对祖峰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了。

    “铛、铛、铛”在这一刻,驻守于城外的戎卫军团拉响了警钟声,急促尖锐的警钟声响彻了整个黑木崖,一次又一次回荡着。

    紧接着,边渡世家也是“铛、铛、铛”敲响了警钟声,整个黑木崖彻底的陷入了一阵又一阵警钟声中。

    “潮退了,找个安全地方躲起来。”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子民百姓,那也都是人心惶惶,不少人都要想着怎么样躲过未来将要发生的不祥。

    在这一刻,戎卫军团的道台域门打开,飞信传书,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佛陀圣地的各地,传到了金杵王朝的手中。

    这就是戎卫军团的责任,他们肩负着守望黑潮海的大任,一旦黑潮海发生潮退之事,他们将会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速度传入佛陀圣地,传给王朝,传给各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