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45章黑潮海退潮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相视了一眼,开口便是万世,这样的话,嚣张到了极点了。

    大家也都在心里面嘀咕了一声,甚至有人忍不住低声地说道:“只怕没有几个人敢说这样的话吧,边渡世家本就是万世之根。”

    “这是自寻死路。”也有强者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今日他想不死都难。”

    也有老一辈大人物淡淡地说道:“他自从占据祖峰这一刻起,就是自寻死路,现在说什么,那也不足为奇。”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看着边渡三刀,不少人在心里面嘀咕,这一次李七夜将会是怎么样死呢,或许,边渡三刀一怒,一刀斩之。

    边渡三刀再好的修养,那也是压不住怒火直窜而上,李七夜这样的态度,那已经不仅是邈视他,也根本就不把他们边渡世家放在眼里。

    他们边渡世家主宰黑木崖千百万年之久,多少大人物来到黑木崖,在他们边渡世家面前,那都是收敛起嚣张,都夹着尾巴乖乖做人,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晚辈,竟然如此的邈视他们边渡世家,这样的态度,只怕他们边渡世家的任何一个弟子都忍受不了。

    “道友,这话太过了。”边渡三刀不由脸色一沉,沉声地说道:“道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切莫自误,否则……”

    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摆手,说道:“那你拔刀吧,人称你三刀,看是否真如传闻那么的强大。”

    李七夜轻摆手,这动作是那么的轻描淡写,是那么的随意,完全是未当作一回事,在别人看来,李七夜这样的态度,似乎边渡三刀的三刀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如此的邈视,如此的不屑一顾,莫说是边渡三刀这样威名赫赫的天才,只怕普通修士强者也都难于忍得下这么一口气。

    所以,在这个时候,不少年轻修士强者也都纷纷为边渡三刀抱不平了,他们都纷纷开口,大叫道:“边渡少主,出刀斩了这狂妄之辈。”

    “一刀足够,少主一刀斩他。”其他人也都纷纷大叫,怂恿着边渡三刀出手。

    有年轻天才大喝道:“呔,无知小辈,速速在少主刀前受死,一刀斩你项上人头。”

    一时之间,对李七夜叫嚣的修士强者不在少数,特别是年轻一辈,他们崇拜边渡三刀,李七夜这样的态度,就让他们忿忿不平,恨不得要把李七夜斩于刀下。

    在这个时候,边渡三刀也是脸色难看到极点,泥人也有三分的泥性,那怕他修养再好,李七夜一而再再而三的嚣张态度,又怎么让他咽得下这口气呢。

    不是他边渡三刀自傲,以他的实力、以他的身份,就算是各大教宗门的老祖,都对他客客气气,都称上一声“少主”,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今日,李七夜这么一个外人,来到黑木崖,未尊他一声,那也就罢了,当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如此的邈视他这位少主,似乎对他不屑一顾,这能让他心里面不怒火直窜吗?

    边渡三刀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都不由缓手,缓缓地握上了刀柄。

    见边渡三刀缓缓地握上了刀柄,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的一双眼睛都不由紧紧地盯着边渡三刀握刀的那只手掌,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大家都想看到边渡三刀惊艳绝世的无敌一刀。

    “对,就是一刀斩他。”在这个时候,有强者不由喃喃地说道。

    就在这刹那之间,“轰”的一声巨响,撼动天地,震得所有人双耳欲聋,在这一声巨响之下,犹如整个大地被掀翻一样,整个黑木崖都摇晃不止。

    在如此强烈无匹的震动之下,不知道多少人站不稳,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屁股重重地摔坐在地上,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骇然失色,大叫道:“我的妈呀。”

    “轰——”第二声巨响,比上一声巨响还要更巨大,如同世间的一切都爆开了一样。

    天空瞬间黑暗,所有人都被吓得骇然失色,这样的动静,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

    如此的巨响,并非是边渡三刀所散发出来的气势,边渡三刀也没有如此强大的气势,而是巨浪滔天,恐怖无比的巨浪重重地拍在了黑木崖上。

    一浪拍来,亿万丈巨浪冲天而起,直冲入天穹,冲入了星空之中,似乎如同世间最恐怖的魔物一样,呼啸而上,要把整个天穹吞噬一样,巨浪卷下,似乎星空之下的所有星辰都被一扫而已。

    黑潮海,这是黑潮海最恐怖最凶猛的巨浪冲击向了黑木崖,疯狂地拍打着黑木崖。

    “轰——”第三次巨浪再一次拍打而来,似乎要把整个黑木崖拍得粉碎一样,恐怖无比的巨浪,卷上了天空,把整个天穹吞噬一般,刹那之间,整个世界犹如陷入了黑暗。

    在如此恐怖无匹的巨浪之下,整个黑木崖如同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如此恐怖绝伦,让人不由毛骨悚然,整个黑木崖多少修士强者想站都站不稳,一时之间,成千上万的人跌倒在地上,甚至有很多修士强者在如此恐怖的力量之下,吓得双腿直打哆嗦,全身发软,直接瘫在了地上了。

    “我的妈呀,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黑潮海这是怎么了?”如此恐怖的一幕,不知道吓得多少人魂飞魄散,就算是一些大人物,都被吓得脸色煞白。

    多少人在黑木崖海了一辈子,虽然常常能看到黑潮海的惊涛骇浪,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如此可怕的巨浪,似乎是要把整个黑木崖拍得粉碎一样。

    “轰——”第四次巨浪拍来,恐怖无匹的潮浪冲击而来,挟着排山倒海的力量,在整个黑潮海,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瞬间被冲击得掀翻,甚至有不少修士瞬间被冲得飞出去了。

    “救命呀——”一时之间,整个黑木崖是狼哭鬼叫,莫说是百姓子民,就是不少的修士都被吓得哭嚎不止。

    “我的妈呀,快逃进屋里。”当一些强者回过神来的时候,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逃进了安全地的方。

    “轰——”的第五次巨浪冲击而来,这一刻,如同世界毁灭一样,整个天地如同被拍碎一样,这一次滔天巨浪,实在是太恐怖了,甚至有人听到了“喀嚓”的碎裂之声,似乎在如此恐怖的巨浪之下,整个黑木崖被拍碎一样,似乎在这一刻,黑木崖也承受不起如此恐怖的力量,开始崩碎。

    在如此恐怖的巨浪之下,一时之间,连强大无匹的边渡世家都被吓得骇然失色,边渡世家深处,一些千百万年未出世的古祖也都被惊醒了,他们一坐起来,脸色大变,神态一下子凝重无比。

    “完蛋了,这一次要完蛋了——”在如此恐怖绝伦的力量之下,黑木崖多少修士强者被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煞白,尖叫不止。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黑木崖要被拍得粉碎的时候,就在黑潮海最深处,乃是“嗡”的一声,绽放出了一道光芒,当然,这一道光芒十分微弱,没有人能看得到。

    当这样的光芒一绽放的时候,似乎有着至高无上的力量瞬间牢牢地捉住了黑潮海的巨浪一样,把巨浪往黑潮海最深处拖拽。

    在这一刻,黑潮海的巨浪是“轰、轰、轰”一次又一次地疯狂冲击着黑木崖,似乎在啸呼着尖叫、又似乎是挣扎着向黑木崖冲击而去,似乎它是要冲上海崖,冲上黑木崖。

    但是,在黑潮海最深处,那至高无上的力量却牢牢地捉住黑潮海的巨浪,不管它是如何疯狂地冲击着黑木崖,不管它如何咆哮着地挣扎,都无济于事,似乎是这至高无上的力量硬生生地把它拖拽回黑潮海最深处。

    所以,在这样的力量拖拽之下,黑潮海的巨浪冲击黑木崖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弱小,似乎它的挣扎越来越无力。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恐怖的巨浪越来越弱,最后,拍打黑木崖的巨浪消失了。

    黑木崖成千上万的修士强者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听到“哗啦、哗啦、哗啦、哗啦”的浪潮声响起。

    在这一刻,黑潮海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黑潮海的所有海水都退潮了,所有的海水都涌向了黑潮海的更深处。

    与其说是涌向了黑潮海更深处,不如说是整个黑潮海的海水被拖拽回了黑潮海最深处,在整个过程之中,黑潮海的海水似乎是拼命挣扎,似乎一次又一次想牢牢抓住海床,不愿意被拖拽回黑潮海最深处,但是,在至高无上的力量之下,它的任何挣扎,那都是无济于事,依然是被拖拽入了黑潮海最深处。

    黑潮海是何等的广袤,但是,在这样至高无上的力量之下,黑潮海的海水以无可伦比的速度退去,潮退的速度太快了,黑木崖的修士强者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潮水退去,整个黑潮海露出了海床。

    帝霸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