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22章刀所指,我心所向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ntent

    李七夜他们进入了黑木崖之后,便在一个临近黑潮海的客栈住了下来,临时落脚而已。

    住下来之后,杨玲、凡白都忙着去张罗了,唯有老奴留在身边。

    李七夜坐于窗前,看着远处的黑潮海,没有说什么,而老奴也静静地陪在身旁。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你好像有话要说。”

    老奴张口,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措辞为好,过了片刻,他这才说:“少爷为黑潮海而来。”

    老奴这话不是指当下,而是指从一开始,那从万兽山开始,甚至是从出现在南西皇开始,李七夜的目的就很明确了,他不是为佛陀圣地而来,也不是为圣山而来,更不是为什么金杵王朝这些小角色而来,他是为黑潮海而来。

    一开始,李七夜的目标就是黑潮海,只不过是别人不知道而已,所以,在此的林林总总,李七夜那只不过是路过而已。

    “算是吧。”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望着黑潮海的目光,露出了深邃无比的光芒,但,没有多说,更没有去多谈黑潮海。

    有多少人,一开始就直奔黑潮海而来,这是怎么样的存在?这当然是世人所不能衡量的,当然,老奴也难于去衡量。

    “少爷也是要离开佛陀圣地之时。”老奴轻轻地说道,说到这里,他看了李七夜手上的戒指。

    不管李七夜是怎么样的身份,不管李七夜在这佛陀圣地做过什么事情,但,他终究是一个过客,佛陀圣地留不住他,或许,在这八荒,也没有任何地方、任何人、任何事能留得住他吧。

    当然,这仅仅是老奴的猜测而已,但是,老奴相信自己的直觉,这绝对不会错的。

    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在乎佛陀圣地了?或许,你对于这一片天地,也是有着牵挂吧。”

    老奴也不由笑了一下,说道:“生于斯,长于斯,也算是一种牵挂吧,我也算是半个佛陀圣地的人。世间,可有让少爷牵挂的?”说着,他不由望着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望着黑潮海,目光一下子无比深邃,似乎是吞噬了一切,又或许是在追溯过亘古的年代。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喃喃地说道:“牵挂呀,我也不记得了。”说到这里,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这是轻描淡写的话,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但是,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却有着无与伦比的韵味。

    老奴经历过无数的风浪,一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在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喘息,李七夜这话是蕴念着多少的信息。

    似乎,就在他说这话的一呼一吸之间,就已经跨越了亘古一样,似乎,一切都已经如时光一般流逝了一样。

    在这一呼一吸之间,似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人喘息不过来。

    事实上,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早就投到了更遥远的地方了,或者那里是千百万年的过去,也许是千百万年的未来。

    在那里,有着李七夜所思的人,也有着李七夜所想的事,但是,在时光的流逝之下,这一切都变得模糊。

    “时间,可以改变太多的东西。”最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老奴沉默了一下,最后他认真地说道:“但是,改变不了少爷的所思所想,否则,少爷也不会在这里。”

    “这就是道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老奴也不由点头,不需要他去多言,他也能体会,这一切都源于李七夜的道心,坚如磐石。

    “你应该有话和我说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老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后他鼓起了勇气,说道:“我愿追随少爷远行。”说完这话,他都不由有些紧张。

    他是何许人也,他曾纵横九天十地,曾是笑傲一个时代,什么四大宗师,什么绝世天才,他都未当作一回事。他曾是威震天地,所向披靡,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他是谈之变色。

    但是,经历过无数风浪,出入无数生死的他,在这一刻,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都不由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这就好像是一个晚辈向长辈征求意见一样。

    “大道漫长,我能理解你的想法。”李七夜笑了笑,把目光投向更遥远的地方。

    老奴也不由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天地比我想象还要广阔,所以老奴欲追随少爷,鞍前马后,长点见识。”

    “这也改变不了什么。”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你随我而去,的确是有所裨益,但是,你却已没有了当初的所求。”

    “当初的所求。”老奴不由轻轻地说道,说到这里,他不由呆了呆。

    李七夜望着遥远的地方,徐途地说道:“大道漫长,当你踏入之时,你是何等的热血沸腾,但,就是大道太漫长了,所以,打磨掉了我们所有的东西。”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看了老奴一眼,徐徐地说道:“你当初所求呢?”

    老奴好一会儿,这才从失神之中回过神来,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后神态郑重,说道:“刀所指,我心所向,以手中的刀,斩开前方的道路!”

    “对,这就是你的初心。”李七夜轻描淡写,徐徐地说道:“初心若失,你还是你吗?的确,你随我去,必定让你有所收获,但,你自己呢?”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顿,过了片刻,徐徐地说道:“你自问最深处,在夜深人静之时,可能寐否。”

    这样淡淡地话,却在老奴心中激起了千层浪,他心里面不由为之剧震,他已不再少年,但,在这刹那之间,他心头不由一股热血直涌上来,遥想当年,他还年少,那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在那个时候,他又是何等的自信,手握长刀,便天地我有。就如他刚才所说那一般,刀所指,我心所向,以手中的刀,斩开前方的道路。

    这就是他,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么一句话,一直让他孜孜求学,让他奋勇前行,从不退缩,从不犹豫。

    那个时候,他还年少,他横扫十天,热血沸腾,一切尽在一刀之中。那怕是前途未知,他依然是昂首前行,不退缩,无畏惧。

    那个时他的代,就是他,一代绝世刀神是也。

    然而,今日,时光荏冉,他经历了无数风浪,经历了无数生死,似乎一切都已经那么的淡忘了,又似乎,一切磨厉之后,一颗心脏已经被磨成了老茧,过却的种种已经不再新鲜,那颗热血沸腾的心脏,早就被老茧包裹得深深的。

    一时之间,老奴也不由呆着了,时光,过得太久了,他忘记了太多东西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话,似乎敲碎了他心头上的老茧,热血不由喷涌而出,让他又不由为之沸腾起来,似乎他一下子又变得年轻,如是重返十八岁一般。

    “刀所指,我心所向。”再说出这一句话,老奴也不由心情激荡,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璀璨,他神态飞扬,此时的他,不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而是像一个十八岁少年,容光焕发。

    过了好一会儿,老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说道:“多谢少爷指点迷津!”

    若是说,在万兽山,李七夜的指点,是让他道行更上一层楼,那么,现在李七夜的指点,却让他重拾初心,他还是当年的他,并没有迷失在时光之中。

    他还是他,在这一刻,老奴重拾了自己,甚至可以说,李七夜改变了他未来的命运。

    “毕竟,我们是生灵,拥有七情六欲。”李七夜感慨,轻轻地叹息说道:“经历得太多,会让我们麻木,忘却自己,或许,有一天,活成了我们所讨厌的模样。”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了老奴一眼,淡淡地说道:“万古以来,多少惊才绝艳之辈,多少无敌之辈,但,又有多少人,在不知觉间,迷失了自己。当我们慢慢麻木之后,那么,我们以前所追求的东西,所执着的梦想,都会慢慢褪去颜色,最后迷失在时光之中。”

    这样的一席话,让老奴不由十分感触,喃喃地说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人自暴自弃,有人裹步不前,有人放纵自我……”说到这里,他不由顿了一下,最后轻轻地说道:“也有人,投身黑暗。”

    “是呀,当你迷失之后,总有一天,你会活成你曾经讨厌的模样。”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老奴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明白李七夜这一席话,因为他经历太多了。或许,没有李七夜这一席话的指点,或许,他也会在漫长的大道之中迷失,最后面目全非,他也不记得他曾经的模样。

    “道心不坚。”老奴不由轻轻地说道,心里面也不由颤了一下。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也不怪谁,也没有太多可去指责,只能说,大道太漫长了,不是谁都能走到最后的。”

    李七夜这简单的话,老奴却听出了千百万的滋味。ntent

    帝霸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