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19章轶闻往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李七夜一行来到了黑木崖,但是,李七夜并没有立即进城,而是在老奴带路之下,来到了黑潮海的海边。

    在黑木崖的城外,有一个高台,它悬于空中,悬于海面上。

    整个黑木崖就是一个陡峭的悬崖,悬崖之下,便是黑潮海,而此时李七夜他们所站的地方,算是黑木崖的一个很有名的观景台,整个观景台高悬于黑潮海之上,远远眺望的时候,似乎能让人把整个黑潮海收入眼底一样。

    黑潮海,天下闻名,七大禁区之一,就算是没有看过黑潮海的人,那也是中过黑潮海的名字。

    虽然说,天下人都知道黑潮海的凶险,所有人也都听过黑潮海的种种可怕之事,但是,真正见到黑潮海之后,只怕很多人都无法去形容自己心里面的感受。

    可以说,当你亲临黑潮海的时候,你所看到的黑潮海,只能用震撼来形容了,眼前的这一幕,也的的确确是震撼无比。

    整个黑潮海,放眼望去,无边无际,如果说,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乃是碧海蓝天的话,那还是一种享受。

    但,眼前的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那可不是什么碧海蓝天。

    黑潮海,就如其名一样,眼前的整个汪洋大海,那都是黑色的海水,没错,整个黑潮海的海水都是墨黑色,而且给人一种十分浓稠的感觉。

    如果说,黑潮海的海水,如是黑墨一般,那多多少少还能看得过去,毕竟,天下修士,大家都经历过多多少少惊险之事。

    然而,眼前的黑潮海,海水不仅是黑如墨,而且显得浓稠,给人一种如什么黑膝液体一样,好像你一掉入黑潮海,就会一下子被牢牢地粘住,再也无法脱身。

    但,说来也奇怪,如果说,黑潮海的黑水是粘稠的话,那么,整个海面应该是十分平静才对。

    黑潮海的海水却偏偏不是这样,放眼望去,只见整个黑潮海的海水乃是汹涌磅礴,无数的大浪高高地被掀起,一浪又紧接着一浪地拍打着海岸线,整个黑潮海的海水都是十分的汹涌,潮起潮落,似乎是可以把整个大地都卷走一样。

    在这黑潮海之上,天空并不是碧蓝,似乎黑潮海经历了千百万年之后,蒸发的墨黑海水已经成为了浓雾,笼笼地把整个黑潮海给笼罩住了,所以,放眼望去,黑潮海的天空都是显得那么的浑浊与昏暗。

    所以,当你站在黑潮海眺望整个汪洋大海的时候,你感觉自己就好像是站在一头巨兽面前,而眼前的黑潮海,就是这头洪荒巨兽的血盘大嘴。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感觉,不知道多少人,第一眼看到黑潮海的时候,在心里面都不由发怵,都不由觉得是毛骨悚然。

    杨玲、凡白她们都听过黑潮海的大名,但是,她们也都是第一次见到黑潮海,所以,一见到黑潮海的时候,她们也不例外,不由感觉是毛骨悚然,都不由心里面发怵。

    “为什么黑潮海的海水是黑色的呢?”回过神来之后,杨玲就突然冒出了这么样的一个问题。

    事实上,不知道多少来过黑潮海的人,第一眼看到黑潮海的时候,只怕心里面冒出来的第一个问题,也就是这个问题了。

    为什么黑潮海的海水是黑色的呢?千百万年以来,这个问题只怕是被问过了千百万次了。

    李七夜笑了笑,没有回答,同行的老仆徐徐地说道:“这个问题,那就有着种种的传说了。”

    “怎么样的传说?”连凡白也都不由感兴趣,她第一次见到黑潮海,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心里面也不由为之震撼。

    “有一种说法认为,在黑潮海最深处,有一颗亘古无双的黑暗原石,正是因为这么一块原石,染黑了整个汪洋大海,使得整个黑潮海被黑暗力量所污染,所以,如果你掉入了黑潮海之中,如果你实力不够强大,就会被腐朽掉。”老奴看着黑潮海,徐徐道来。

    老奴这样的话,更是让凡白、杨玲不由毛骨悚然了,此时再看黑潮海的时候,她们都不由觉得,黑潮海好像随时都可以把所有人都吞噬一样,让人不由后退了一步。

    “真的是有这么一颗传说中的黑暗原石吗?”一向少说话的凡白,也充满了好奇,忍不住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老奴望着黑潮海,有些出神,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或许,只有真正进入黑潮海最深处的人,才知道那里是不是有这么一块黑暗原石。”

    “前辈可进过?”杨玲忍不住这么一问,跟了李七夜这么久,杨玲也明白老奴不是什么普通人。

    老奴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我这点浅薄道行,就不献丑了。就算有人能进入黑潮海最深处,那只怕也是寥寥无几,也唯有禅佛道君、金杵道君这样的无敌存在,其他人,只不过凡夫俗子而已,进去也是送死。”

    “这些故事我听过。”一提到佛陀圣地的诸位道君征战黑潮海之事,杨玲也不由兴奋,说道:“听人说,当年的金杵道君,那是持着伏魔金杵战到天崩,打崩了黑潮海的天穹……”

    杨玲出身于佛陀圣地的名门世家,自小就听过佛陀圣地四位道君的种种事迹,可谓是如数家珍一般。

    今日,能亲自来到黑潮海,这里可是禅佛道君、金杵道君他们征战的地方,这怎么不让她为之兴奋呢。

    “战到天崩是没错。”老奴轻轻点头,徐徐地说道:“这也说明了战况的惨烈,否则,也不会战到天崩。”

    杨玲听这话,怔了怔,回过神来,也觉得有道理。金杵道君是怎么样的存在?他手持伏魔金杵的时候,可谓是横扫八荒,无人能敌。

    如果金杵道君可以瞬间镇压黑潮海的话,那就不需要战到天崩了,甚至可以说,这样的一场战役,那是无声无息就结束了。

    就如老奴所说的那样,能战到天崩,那肯定是战况十分惨烈。

    “那云泥上人呢?”回过神来之后,杨玲就忍不住这么问了一句,她不由轻轻地说道:“听说,云泥上人是来去自由,无阻无挡。”

    杨玲乃是云泥学院的学生,关于云泥上人的种种传说,她可谓是听过很多,其中就包括了云泥上人进入黑潮海的事迹。

    传闻说,云泥上人进入了黑潮海,来去自由,整个海潮海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想到任何的阻拦,云泥上人进去,犹如闲庭信步,然后又安步当车一般离开了。

    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关于云泥上人的这个传说,很多人都不相信。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云泥上人乃是一个凡人,进入黑潮海竟然是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挡,来去自由,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佛陀道君、禅佛道君他们这样的无敌之辈,都不能在黑潮海来去自由,他们都要一路战征,一直打到天崩,既是杀进黑潮海,最后还又要从黑潮海之中杀出来。

    可以说,不管是怎么样强大、怎么样无敌的存在,进入黑潮海之时,都是强闯进去的,杀出一条血路。

    但,云泥上人,作为一个凡人,却如此的例外,那怕黑潮海这样的地方,他依然是来去自由,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云泥上人偏偏却做到了。

    “是的。”老奴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以有记载以来,云泥上人应该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黑潮海来去自由的人,遇有受到任何的干涉与阻挡。”

    “云泥上人是怎么样做到的?”杨玲百思不得其解。

    强大如道君,都要杀进去,不可能闲庭信步一般走进去,但是,云泥上人却做到了,这是后世千百万年以来的未解之谜,所有人都不明白,云泥上人究竟是怎么样做到的。

    “不知道。”老奴回答得十分干脆,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或许,云泥上人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又或许,云泥上人早就跳出了三界五行,非凡世之人,更有可能,黑潮海忌惮云泥上人,所以云泥上人才能在黑潮海来去自由。”

    “忌惮云泥上人的实力?”杨玲不由喃喃地说道:“云泥上人,这么强大吗?有传闻说,他不是一个凡人吗?”

    杨玲这样的怀疑,这不是没有道理的,禅佛道君、金杵道君,足够强大了吧,在他们的时代,他们就是八荒无敌,可以镇压一切。

    甚至可以说,世间没有谁能比禅佛道君、金杵道君他们这样的无敌道君强大了,如果说,云泥上人比佛陀道君他们还强大,这是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

    一个凡人,比道君还要强大,这只怕是没有任何道理。

    “世间,不一定所有事情都以道行高低来衡量。”老奴摇头,说道:“云泥上人就是一个例外,而且,他也是独一无二的例子。”

    老奴这样的话,杨玲都不由点头赞同,千百万年以来,出过了多少道君,但是,云泥上人,却是独一无二的,千百万年以来,也就只有一个云泥上人!

    帝霸

    帝霸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