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18章黑潮海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黑木崖就在黑潮海旁边,准确说来,黑木崖就是黑潮海的海岸线,虽然不是全部,但,黑木崖海岸线之长,也是企及了黑潮海的海岸线三分之二了。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黑木崖不是一个独定的地点,它是一个泛指。

    而黑潮海,在南西皇的南端,在佛陀圣地的东南端,从地理位置来说,它远离佛陀圣地,更是远离佛帝原。

    如果说,从佛陀圣地的佛帝城出发,真的要抵达黑木崖的话,凡人穷其一生,也走不到那里,修士强者,依靠自己飞行,速度极快,那也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在某种程度来说,黑木崖是远离佛陀圣地的繁华地带,也是远离佛陀圣地的核心地带,不论有什么风险,都是难于波及到佛陀圣地,难于影响到佛陀圣地的大势。

    但是,在黑木崖,佛陀圣地依然驻扎有强大的军团,每一个时代,都依然有强大的军团驻扎在这里。

    在这个时代,也是毫不例外,驻扎于黑木崖的军团,乃是由掌执权柄的金杵王朝所派遣,听令于金杵王朝。

    为什么在黑木崖驻守如此强大的军团,佛陀圣地的人都很清楚,那是为了防御黑潮海。

    虽然说,千百万年以来,在防御黑潮海之上,凭着一个军团,并不能发挥什么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每一个时代依然有大军在这里驻守。

    说到黑木崖,任何人都不得不去说黑潮海了。

    黑潮海,七大禁区之一,多少人谈之色变,若是步入黑潮海,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可能活着回来,就算是强大无匹的至尊,都一样有可以殒落于黑潮海。

    虽然说,千百万年以来,黑潮海并没有卷席南西皇,更没有卷席整个八荒,但,世代以来,任何一个势力掌执北西皇的时候,都对于黑潮海有着很深的防备。

    千百万年以来,黑潮海都未能卷席南西皇,曾有人说过,八荒屹立,南西皇不倒,那是因为一代又一代先贤的前赴后继,一代又一代道君的血战到底,这才赢来了大势的平定。

    七大禁区,就以黑潮海来说,曾经有一代又一代道君征战过。

    在更遥远的时候,传说买鸭蛋的道君,就曾经是七进七出,曾征战过七大禁区,其中就包括了黑潮海。

    又如纯阳道君,在那荒乱时代,也是力挽狂澜,大战禁区。

    那遥远的荒乱时代,很多事迹已经难于追寻,更难于谈及细节,但,更近的时代,很多人也都知道。

    比如说,佛陀道君、禅佛道君以及正一道君,都曾经征战过黑潮海,特别是后来的金杵道君,凭着伏魔金刚杵这把绝世兵器,更是在黑潮海打到天崩。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么一战,金杵道君的伏魔金刚降被世人称之为十大道君重宝。

    千百万年以来,道君所炼造的兵器乃是一件又一件,可以以千计之,然而,金杵道君这把伏魔金杵被列为十大道君重宝,这可想而知,这件伏魔金杵是多么的强大与恐怖了。

    也从这一件伏魔金杵可以得知,金杵道君的炼造兵器之术,是多么的绝世无双,多么的惊艳万古。

    在一次又一次征战之中,金杵道君、佛陀道君他们都活着回来了。

    但,也发生过悲剧,遥远的事迹,后世人难于说得清楚,给后人印象最深的,那就是非赤月道君莫属了。

    赤月道君,当年是何等的惊才绝艳,何等的举世无双,作为绝世天才的他,大道无双,一路高歌猛进,最终成为了道君。

    但,他却是十分的不幸,当他证道之日,当他塑成金身之时,黑潮海不祥席卷而来,赤月道君苦战之,虽然赤月道君乃是惊才绝艳,但是,刚证得大道,道基不稳,最终还是惨死于不祥之下,被卷走一切了精血、功力、大道。

    当年,赤月道君殒落,整个八荒震惊,虽然八荒援驰,最后依然只能看着黑潮海退去。

    可以说,当年赤月道君的殒落,对于整个八荒来说,那是无比震撼,也是给了后世敲响了警钟。

    因为在先贤们一代又一代的征战之下,最终结束了荒乱时代,让八荒平静下来,特别是进入了摩仙时代之后,八荒繁荣,再也很少有不祥发生,也极少有道君在证道之时死于不祥之下。

    但,赤月道君依然是殒落了,刚证得道君的他,惨死在了不祥之中,这让后世任何一位将成为道君的人,都不由为之警惕起来。

    虽然在赤月道君之后,黑潮海也曾发生几次可怕的事情,其中一次可怕之事就是上一个时代的潮退了。

    在黑潮海潮退之时,可怕的凶物爬上了海岸,整片疆土陷入了灾难之中。

    在当时,佛陀圣地的主人佛陀至尊死守黑木崖,力挡那如狂潮一样的凶物,血战到底。

    但是,那怕强大如佛陀至尊这样的存在,那怕他是血战到底,依然是难于守得住黑木崖这道防线,最后,幸得正一至尊和八匹道君支援,这才守住了黑木崖,一直黑潮海的潮水又涨回来,这才使得佛陀圣地安全,这才使得南西皇安全。

    所以,有黑潮海在,任何一代王朝,都不敢掉于轻心,都会派有大军驻守黑木崖。

    李七夜他们虽然不急着赶路,但,在老奴赶马车的情况之下,速度也是快得惊人,他们比常人更短的时间抵达了黑木崖。

    当然,李七夜他们一行人抵达黑木崖,那不仅仅是一条海崖线,更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城池。

    黑木崖,它是一个泛指,可以指的是防御黑潮海的海岸线,同时,也能特指一座巨大无比的城池。

    这也是黑木崖这片疆土上千万子民、修士强者所聚集之地,所以,这座巨大的城池,有人称之为黑木崖城,也有人直接简称它为黑木崖。

    当李七夜他们将近于黑木崖的时候,远远就能看到前面的山林与众不同,在这里的山林树木看起来色泽更深,甚至有些花草树木就好像被泼了墨一样。

    如果你站在高空上去看,你会发现,在黑木崖这整条海岸线上,生长的所有树木乃至是山林都是绿黑色,所以整条大距离高出于黑潮海的海崖线就显得特别的显眼了,就像是一条粗大无比的黑线延绵千百万里一样,这也是黑木崖这个名字的来源。

    当李七夜他们一行人将近于黑木崖城,也就是大家所说的黑木崖的时候,路上能遇到更多的行人,也一下子热闹起来。

    因为黑木崖远离佛陀圣地疆土,是极为边陲地带,当他们离开佛陀圣地的疆土之后,一路走来,就是人烟稀少,现在在黑木崖这么偏远的地方,道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这使得气氛热闹起来,就算没有去过黑木崖的杨玲他们也都知道将近黑木崖了。

    杨玲他们是十分好奇地打量着路上的行人,在行人之中,有凡夫俗子,但,更多的是飞天遁地的修士强者,各族各派皆有,鬼族、妖族、人族、天魔族……等等。

    可以说,路上的行人,在种族上与佛帝城各地没有太多的区别。

    但,杨玲他们依然发生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杨玲不由惊奇,说道:“他们的衣饰怎么很少见过。”

    杨玲看到一行人走过,发现他们衣物奇古,不是当下佛陀圣地、正一教乃至是整个八荒所流行的衣饰,从他们的衣饰看来,似乎他们是从古老的时代走出来的一般,一股古气扑面而来。

    “那是东蛮八国的子民。”赶车的老奴见怪不怪,淡淡地说道:“黑木崖近东蛮,东蛮的修士强者常往来于两地。”

    “不是说东蛮八国不与外界往来吗?”听到老奴这样的话,杨玲不由一怔,十分好奇。

    老奴不由笑了笑,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遥远的荒乱时期,东蛮的确不外出,也不欢迎外人进入。不过,后来慢慢也与外界有往来,但,所及之处也有限,东蛮能出来的人,多数在黑木崖,很少走更远地方的人。”

    “东蛮是怎么样的?”杨玲十分好奇,说道:“他们就是与世隔绝的古人吗?或者,他们还停留在那种古老的时代吗?”

    东蛮八国,有着种种的传说,甚至,在以前的佛陀圣地,曾经举兵进军东蛮,欲把东蛮八国纳入佛陀圣地的疆土之内。

    但是,结局后世人都知道的,当时佛陀圣地强盛无比,而且当时正一教也是全盛之时,在当时,佛陀圣地竟然与正一教这个死敌联手,由两教最强的八圣九天尊率领千万大军,入侵东蛮八国。

    东蛮八国不敌两教最强大的军团,东蛮八国不敌,但,就在这个时候,古之女皇突现,击败了八圣九天尊,千万联军也是被击得溃不成军。

    这一战,也使得东蛮八国声名大噪,正一教和佛陀圣地再也未入侵过东蛮。

    “时代如洪流滚滚,再与世隔绝,那也仅仅是一段时间而已。”老奴淡淡地说道:“最终,都会卷入滚滚洪流的时代之中,东蛮八国,也是如此。”

    帝霸

    帝霸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