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工具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甘昭吉的效率不错,第二天下午,赵昕就在春坊之中,接见了奉命来觐见他的高若讷。和富弼不一样,高若讷的个子比较矮,最多也就一米六的样子。

    而且,高若讷的年纪要大多了,神色更是憔悴无比,顶着一双巨大的熊猫眼,看上去好像好几天都没有睡好了。

    “高侍读,坐下来说话……”赵昕自然知道,高若讷为何如此?当然是被吓的。

    须知,如今范仲淹的声势,已经今非昔比。

    自二月两府集议,共用首策后,范仲淹的特长就得以发挥。

    从三月开始,麒延路疯狂修地球。

    短短两个月,就在麟州、延州、保安军、永兴军,修了十几个用来防御的寨訾。

    还加固了麟州、延州的城墙,连护城河都开始动工了。

    范仲淹又通过陕西经略安抚判官尹洙、通判田况,与韩琦、夏竦保持密切联系,麒延路、秦凤路、泾原路、环庆路开始互通情报,并制定了十日一报的制度。

    于是,元昊抓瞎了。

    面对大宋坚壁清野,死守不出,主力野战部队则保持随时响应的态势。

    元昊叛军感觉自己面对着一只刺猬,想要下口,去怎么都找不到下口的地方。

    于是,他开始故技重施,疯狂写信辱骂夏竦、韩琦、范仲淹,问候这三位大宋重臣的祖宗十八代。

    可惜,夏竦已经今非昔比,无论元昊如何辱骂,他佁然不动。

    他高举着‘国公德音’的旗号,严令沿边四路的军将和地方官:敢有私自出兵者,斩!

    哪怕有功,也照杀不误!

    三月份,秦凤路的一个指挥,就因为贪功,在追击时越过夏竦定下的红线,进入了横山,虽然缴获了不少牛羊,但夏竦言必信,行必果,依然将其斩杀,悬首传边。

    由之,元昊疯了。

    大宋沿边四路这种不讲道理的坚壁清野和坚守的姿态,让他的所有算计全部落空。

    而且,更让元昊恐惧的是,青唐的吐蕃和河西的回鹘,也开始跟随大宋,断绝与元昊贸易、往来。

    元昊只剩下了一个贸易渠道——辽国。

    但辽人素来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趁火打劫,于是,立刻提高与元昊贸易的价格。

    一头羊才换两斤茶叶!

    党项部族叫苦连天,国内经济迅速趋于崩溃。

    于是,元昊只剩下一个选择——进攻。

    从四月至今,元昊麾下的大将,不断率部试探大宋沿边,仅仅在麒延路,就发起了大小进攻三十余次。

    然后,这些试探性进攻,全部被范仲淹构筑的铜墙铁壁所吞没。

    一个月内,麒延路的三十多个訾寨,七座边城,上报朝堂斩首、俘虏近千,其中甚至有一百多铁鹞子!

    夏竦、韩琦、范仲淹,全都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正治声望与利益。

    其麾下大将,更是纷纷加官进爵。

    于是,沿边上下,彻底成为了主守派的大本营。

    现在,不止是范仲淹、夏竦了,就连下面的将官,也是谁和他们提进攻就和谁急。

    范仲淹水涨船高,压力最大的,当然是高若讷这个当年给他扣上朋党帽子的谏官。

    若不是,今天赵昕忽然召其来见。

    高若讷已经在计划着上书请求出知地方了。

    他不敢再在汴京呆下去了。

    他害怕某天一觉醒来,结果看到了那个死敌,已经端坐于政事堂中,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

    “微臣惶恐,国公驾前不敢坐……”高若讷战战兢兢的拒绝了赵昕的好意,他弓着身子,拜道:“能伏听国公德音,微臣就已经深感荣幸了……”

    “侍读还是坐下来说话吧……”赵昕命令着:“不然,孤就得一直低着头找爱卿了……”

    高若讷这才连忙把屁股坐到椅子上,但依旧不敢抬头,他巍颤颤的道:“微臣不知,国公今日召臣前来,可有吩咐?”

    “侍读不必如此拘谨……”赵昕安抚着高若讷:“孤听说,旧年侍读为台谏,屡刺当政大臣,刚正不阿,故召而见之……”

    高若讷迅速起身,拜道:“微臣微末之名,竟为国公所闻,臣惶恐……”

    但心里面已经乐开花了。

    在他看来,这位寿国公召见他,大抵是和祖宗一样,想用异论相搅之策来制衡那位富彦国。

    而这对他来说,简直不啻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于是立刻就表决心,拜道:“微臣粗鄙,素来无名,今蒙国公信重,不吝拔冗相见,臣感激涕零,愿为国公牛马走!”

    “言重了……言重了……”赵昕微笑着让刘永年将高若讷扶起来,坐回椅子上。

    高若讷是什么人?

    赵昕心里面清清楚楚。

    此人,就是标准的北宋士大夫。

    而且,是士大夫中落后腐朽的那一批,和相对进步的范仲淹、富弼等人不一样。

    高若讷乃是典型的名利鬣狗。

    没有原则,没有立场,也没有是非。

    就像他当年,为台谏官的时候,起初看到范仲淹等人混的风生水起,也就跟着一起攻击吕夷简。

    但当范仲淹失势,他就立刻反水,给与了范仲淹致命一击——导致欧阳修贬官的正是此人。

    正是这位旧日和范仲淹、欧阳修一起称兄道弟的家伙,破坏了正治潜规则,把欧阳修私下写给他的信送到了赵祯手里。

    于是,欧阳修几乎万劫不复,范仲淹更是被坐实了‘朋党’的罪名。

    所以,不管在哪一个方面,高若讷都是标准的小人、奸臣。

    若是在赵昕前世,他年轻的时候,这种人他连见都不想见,看见就反胃。

    但现在……

    赵昕却已经能笑眯眯的主动召见了。

    因为,他已经知道,小人有时候比君子还有用。

    “孤现下确实有些事情,比较苦恼……”赵昕轻声道:“不知道侍读能否为孤分忧呢?”

    高若讷闻言,马上就道:“臣万死不辞,伏请国公教训!”

    “是这样的,孤为父皇授判将作监,然,将作监并无一官一卒一事……”

    “这就让孤为难了……”

    “孤有心想要做点事情,为父皇分忧,但国家现状如此,又无可奈何啊……”

    高若讷一听,当即拍着胸膛保证:“国公勿忧,此事,旦请国公交于微臣,三日之内,必有分晓!”

    赵昕于是笑起来:“那孤便拭目以待!”

    你看,小人奸臣,是不是比君子有用多了。

    此事,若是富弼,肯定会摇头、规劝,甚至拼死劝谏。

    毕竟,赵昕的这个要求没有先例,而且会破坏传统。

    但高若讷就不一样了。

    王权所指,既是他努力的方向。

    不管怎么出格的事情,他都肯办的。

    就像当年王钦若和丁谓,连真宗想要封禅,都能给真宗变一本天书出来!

    所以,历史书上,忠臣君子斗不过小人奸臣是应该的。

    不过呢,在赵昕心里面,现在其实早已经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奸邪的概念。

    在他心中,所有大臣,一视同仁。

    富弼范仲淹也好。

    夏竦高若讷也罢。

    都是工具而已,都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利用的对象罢了。

    而工具本身,并没有任何属性。

    大宋帝王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