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君心如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赵昕刚刚醒来,喝完早餐奶,正打算美滋滋的晒一晒太阳,甘昭吉就慌慌张张的来禀报:“国公,三司使兼同知枢密院事晏同叔并右正言知谏院富彦国伏閤求见!”“晏殊?”赵昕睁开眼睛,满眼惊讶:“他怎么来了?”

    他前世没有见过晏殊,只见过他儿子晏几道。

    但,晏殊的大名,哪怕是在后世,也是如雷贯耳的。

    那一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便是普通人,也都能倒背如流。

    但在当代,晏最出名的却不是他的诗词歌赋文章。

    就像范仲淹最有名的不是他的文章,而是西贼给他取的绰号‘小范老子’。

    而晏殊最有名的,是他的脾气!

    整个大宋,甚至辽国上下,谁不知道,晏同叔是个火药桶,一点就着?

    想当年,这位三司使可是当着章献明肃太后的面,一朝笏把一个刘太后宠幸的近臣的牙齿给砸断了好几颗!

    虽然,如今晏殊已经大大收敛自己的脾气,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位三司使,可不是好惹的。

    想了想,赵昕就吩咐道:“快快有请……不,孤要亲自出迎!”

    于是,便让刘永年扶他起来,在宫人服侍下,穿戴整齐,然后由刘永年牵着,亲自出春坊阁楼,来到坊口。

    “臣三司使兼同知枢密院事殊……”

    “臣右正言知谏院判流内铨弼……”

    “拜见国公……”

    在见到赵昕的瞬间,晏殊与富弼立刻诚惶诚恐,上前参拜。

    “两位爱卿快快免礼……”赵昕连忙让人上前扶起这两位:“还请入内说话……”

    “国公盛德,老臣(臣)铭感五内!”晏殊于是赶紧拉着富弼再拜谢礼,这才敢起来,趋步退到一侧,然后毕恭毕敬的跟在赵昕身后,一起进入春坊。

    来到春坊内殿,赵昕被刘永年抱着,坐到床榻上,然后就吩咐左右:“快为省主与正言赐座!”

    于是,两把椅子,被人摆到赵昕床前,晏殊与富弼随即被刘永年请到椅子前。

    但这两人却没有坐,反而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特别是富弼,他上前就是大礼叩首,拜道:“臣有罪,本无颜再见国公圣颜,思及诸事未奏,故不敢挂印,唯厚颜而来,伏乞国公降罪惩之!”

    晏殊也是微微躬身,拜道:“老臣老朽昏聩,不能正家风,致令富彦国言行无当,几坏国公大计,有罪,有罪,伏乞国公降罪!”

    赵昕一听,脸色也严肃起来。

    在北宋,因为赵匡胤开国诏书一句‘化家为国,鸿恩宜被于寰区’。

    于是,家国天下,融为一体。

    士大夫们借此,得以屡屡干涉皇帝家事,插手宫廷纠纷,甚至参与皇储废立。

    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士大夫可以干涉君王家事,君王同样可以臧否士大夫家庭之事。

    家规不严,家风不肃,家教不正,对大臣来说,都是污点。

    于是,家风门风,不再仅仅只是个人私德问题,被上升到了公共道德,甚至为官资格的高度。

    “究竟怎么了?”赵昕问道。

    富弼于是上前顿首拜道:“臣无赖,泄国公机密于外,深感罪责深重,实无颜再朝国公……”

    便将昨日,自己将赵昕让其办小报,却不小心说给了晏殊与杨察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在赵昕面前说了一遍。

    晏殊也跟着深深鞠躬谢罪。

    赵昕听完,心中自然有些不满。

    但脸上,却是一副和煦的神色,他微微一笑,道:“孤还以为是何事呢?”

    “此等小事,正言就不必如此惶恐了,快快请起……”

    他又笑着对晏殊道:“省主,乃是国家功臣,素来德高望重,为孤父皇肱骨,孤可受不起省主如此大礼,还是快快免礼…首发

    又对刘永年和甘昭吉吩咐:“刘卿、甘卿,快快为孤扶起两位大臣!”

    待到刘永年与甘昭吉将晏殊和富弼都扶起来,坐到椅子上后,赵昕就笑着继续道:“往后,若是这般小事,还请正言与省主,莫要再如此郑重了……”

    这让富弼听着,真的是如沐春风,感觉真的遇到了明主圣君,只恨不得为赵昕赴汤蹈火。

    但在晏殊耳中,却是另外一副感受了。

    自十四岁中进士迄今,晏殊已经为官差不多四十几年。

    历事真宗、章献明肃太后和当今官家,经历不知道多少风波与斗争,见证了数不清的刀光剑影。

    所以,晏殊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君上的嘴,骗人的鬼!

    哪怕是当今官家,亦是如此。

    何况如今面前的这位,可是内外皆知的圣王,号称和高辛氏一般‘聪以知远,明以察微’,曾坐于汴京春坊,就运筹帷幄,决断沿边之事。

    怎么能被他的外表与年纪欺骗呢?

    应该将之视为成年的储君看待,这样一来,视角和体验就又是另外一番天地。

    反正,晏殊此刻,内心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充满了谨慎的。

    因为他眼中的那位幼年国公的形象,非是他眼睛所见的那个粉雕玉琢,可爱天真的稚子,而是一位头戴冠冕,临襟正坐,琉珠十二重,掌生杀予夺,口含天宪的君主!

    更因为他的人生,已经经历过了磨难与坎坷。

    当年,真宗见他,一句话,就让他龙飞九天,成为天下皆知的神童,奠定了他仕途的基础。

    然后,章献明肃太后一句话,又将他打落尘埃,落职为知州。

    所以,对于什么叫‘用之即为龙,不用则为虫’,晏殊深有体会。

    于是,晏殊小心翼翼的选择着措辞,稽首道:“此事,国公固然圣德宽弘,然老臣却不敢放肆,回去后必定好生教训右正言,令其知为臣之道,守大臣之体,往后必定不敢再犯……”

    “省主言重了……言重了……”赵昕笑了起来,两岁的孩子,展颜之时,笑容足以融化坚冰:“正言之才,孤知,省主亦知,此国家未来之臣,社稷之柱也……”

    “不必太过苛责,要多给些试错、犯错的机会……”

    “就如雪松,不历风雪,安能成材?也如美玉,不经雕刻,何以为美?”

    “故先王用人,用其能而去其短……”

    这一番话,在富弼与晏殊耳中,又呈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

    富弼感觉自己,仿佛沐浴在和煦的春风中,身心与灵魂都被侵染。

    而晏殊则仿佛身处三九寒冬,身无片缕,被冰雪所环绕,灵魂都要被冻结!

    因为他听出了这位国公话外隐含的警告与敲打之意。

    下次再犯,那就真的是要像雪松一样被立于风雪之中捶打,像璞玉一样,被匠人雕琢了。

    而大宋什么地方适合做这种事情?

    岭南雷州!

    上一个去雷州旅游的人,叫丁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