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姜还是老的辣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黄昏时分,富弼来到了汴京城的大梁门外。这里是汴京城比较僻静的地方,所以,两府大臣都选择将宅邸安在此地。

    但这也导致此地的房价,高的吓死人。

    有人戏称,大梁门的一片瓦砸下来,都值一百贯!

    作为当朝的三司使兼同知枢密院事,晏殊的家宅,就在这里。

    “彦国来了”晏殊的另一个女婿,三司盐铁判官杨察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了:“快随我进去,泰山已经久候多时了”

    于是,在杨察的引领下,富弼踏入晏府大门。

    作为三司使,晏殊掌管着整个大宋财经赋税及工程督办、贸易、贡赋、百官俸禄发放、支领,权之重,足可与两府并驾齐驱。

    所以,三司使又被人称为计相。

    于是,哪怕晏殊本人为官清廉,却也能轻轻松松的用合法手段,取得万贯家财。

    晏府的陈设,自也丝毫不逊首相吕夷简的吕府。

    来到书房,富弼就看到了自己岳父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他连忙上前躬身拜道:“小婿富弼拜见岳丈大人!”

    “彦国来了”晏殊看到富弼就笑了起来,向他招手:“坐下来说话”

    又对杨察吩咐:“隐甫也坐”

    于是,两个女婿就一左一右,坐到了晏殊的对面。

    晏殊看着自己的这两个女婿,心中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他的这两个女婿,都是进士,都是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更关键的是,都是他自己替女人千挑万选出来的。

    无论性子、脾气和人品,皆是上上之选。

    成亲这许多年,女婿和女儿,连脸都没红过几次。

    朝野内外,人人艳羡。

    都说他晏殊眼光太毒辣。

    但那些人哪里知道,其实不是他晏殊眼光毒辣,而是他晏殊会请人帮忙掌眼。

    就像富弼,就是范仲淹亲自推荐的。

    有小范老子帮着审阅,自然不会走眼。

    “彦国,可见过寿国公了?”晏殊等富弼坐下来就问道。

    “嗯”富弼点点头:“见过了”

    “国公怎么说?”晏殊好奇的问道。

    他还没有见过那位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寿国公,自然充满好奇,而且,其实心里面还不乏有些较劲的成分。

    因为他也是神童!

    虽然比不得那位蒙宣祖皇帝庇佑,感生大帝授法的寿国公。

    但也是四岁能作诗,五岁就能读懂论语,六岁便已经能看史记,到得十岁,整个抚州父老就都知道,家乡出了个了不得的神童了!

    于是,十三岁那年就被真宗派来的江西安抚使张知白看中,推荐他以神童参加第二年的科举,与数千名天下郡国的举人同堂竞技,然后一举考中进士!

    十四岁的进士,古往今来,就他这么一个。

    “泰山容禀”富弼在晏殊面前,多少有些拘谨,他长身作揖:“寿国公命小婿带一句话给泰山”

    晏殊先是下意识的嗯了一声,然后迅速反应过来,立刻起身,走到案前,避开富弼和杨察,对着春坊方向拱手而拜:“臣三司使殊,恭闻德音”

    “寿国公曰:孤希望晏公可以出面,去君前恳请下降德音,以纾正府困境”

    “今西贼猖獗,国家不能再内耗下去”富弼说完,就拜道:“此国公德音所言,小婿不敢有一字之漏”

    晏殊则稽首再拜:“臣殊谨遵德音!”

    然后,晏殊坐回座位,看着富弼,问道:“彦国且将今日与国公所言所叙,一字不漏的说来”

    富弼点点头,一边回忆着,一边诉说着他今日在春坊的言行对答。

    晏殊听着,神色渐渐肃穆,良久叹道:“真圣王也!”

    一眼就看破了富弼图谋与企图,继而借力打力,把他也给拉下水。

    这不是圣王,谁是圣王?

    只是

    “我闻春坊之中,仅有皇城使刘永年及内殿崇班甘昭吉二人”晏殊看着富弼,道:“这也未免太不慎重了”

    “彦国,你为右正言,又是国公钦点的铮臣,为何不在此事之上发声?”

    “难道要坐视如此圣王,为内臣、外戚所持?”晏殊质问着:“此岂台谏官所为?”

    富弼于是吓得浑身上下出了一身冷汗。

    他此时方才惊觉自己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

    他是台谏官,又是那位国本曾经点名的铮臣,两府大臣甚至官家都几次三番暗示他要多多亲近寿国公,可以随时入春坊觐见。

    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让他富彦国,做寿国公身边的李沆真宗即位前的太子宾客,实为帝师、李迪曾为资善堂侍讲,实则也是仁宗的老师。

    那么李沆和李迪当年是怎么对待真宗与当今官家的呢?

    拾遗补缺,细查内外,有所疏漏,立刻弥补,做到使储君万无一失,令国本毫发无伤。

    那他富弼现在做到了吗?

    答案是根本没有!

    他甚至到现在,都很少去想,自己能为寿国公做些什么!

    毫无疑问,这是天大的罪过!

    一旦被人抓住,他就是十张嘴巴都解释不清为什么会这样?!

    富弼于是立刻告罪:“泰山大人教训的是,小婿委实犯下大罪了!”

    “嗯”晏殊满意的点点头:“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彦国明日就当立刻上书官家,请官家选清廉有名之臣,入春坊为寿国公左右侍讲,以此督圣王之行,安朝野之心!”

    这是必须做的!

    可没有官,再想和国初那样被太祖太宗动不动就措大措大的乱喊。

    更没有官想看到那些武臣和内臣骑到自己脑袋上扬武耀威了。

    “那寿国公欲办小报之事”富弼问道:“泰山以为,小婿该如何应对?”

    “痴儿!”晏殊看着这个女婿,气的胡子都瞪了起来:“此事,汝就不该告诉我,更不该当着隐甫的面说!”

    “我叫你读的易经白读了?”

    富弼于是连忙脱帽谢罪:“小婿有罪,伏乞泰山教训!”

    晏殊一说,以富弼的聪明才智,自然立刻明白了过来。

    他又犯错了!

    错在不该将寿国公私底下吩咐他的事情,告诉别人。

    哪怕这个别人是他的岳父、连襟。

    因为这种事情,休说岳父、连襟了,便是枕边人和亲儿子也不能说。

    若君王没有点头,这种事情就应该带进坟墓里。

    因为,孔子已经说的很清楚: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

    于是,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

    晏殊看着,却是更加恼火:“汝与吾告什么罪?”

    “明日一早,汝去国公面前告罪,乞罪啊!”

    “汝难道以为还能瞒的了人的?”

    富弼于是将头低的更低了。

    他知道,泰山说得对。

    这种事情,他既然已经做了,唯一弥补的办法,就是去寿国公面前告罪求罚。

    不然,将来,只要有人听得了风声,随便在那位面前说上一句,他富彦国这辈子就等着被闲置投散吧。

    因为不会有君王会再用一个曾经泄露其机密,背叛其部署的臣子。

    哪怕这个臣子能力再好,才华再高。

    连信任的基础都没有了,还能指望其他吗?

    “罢了!罢了!”晏殊叹息着:“我这张老脸,迟早要被你丢光了!”

    他骂骂咧咧着:“为吾儿计,吾也只能陪汝去国公面前走一遭了”

    富弼连忙拜谢:“泰山看护之恩,小婿此生难偿也!”

    心中自是感动不已。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是父子兄弟,恐怕都会避嫌。

    但他的这个岳父,却不止专门提点他,惊醒他,更不惜为他作保。

    这样的恩情,已经是深如海,重于山了。

    晏殊却是扭头看向在一旁的杨察,吩咐道:“今日事,旦有一字外泄,为他人知,汝日后莫要再登我门!”

    杨察当然知道事态的严重性,闻言立刻拜道:“便是泰山不说,小婿也会谨守口风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