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富弼办小报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庆暦元年五月壬午十四。赵昕的头上,又多了一个头衔判将作监。

    这是他父亲为了奖励他而特地赐下的官职。

    当然了,这个所谓的将作监其实和他现在的忠正军节度使、寿国公一样,都是有名无实,只能拿俸禄,实际上半点事情都管不了的虚职,说白了就是个空头头衔。

    因为,自立国以来,大宋的三省六部各个有司,就统统成为了作为官员转官的寄禄之所。

    你像范仲淹,他的本官是寄在户部,为户部郎中,但他一天都没有去过户部点卯。

    人家在延州上班呢

    真正做户部活的是政事堂制赦院的户房户院,主官撑死了七品,就这还用的判字。

    赵昕的这个新头衔也是一般。

    整个将作监,现在甚至连个官署都没有。

    只存在于文字和纸面上,现实中不存在这么一个官衙。

    而其职能,早就被三司搞走了,真正负责各类工程以及技术的部门,是三司的修造案。

    不过,这对赵昕而言,却也算是一个好事。

    判将作监虽然只是一个空头支票,但也意味着,他有了踏入权力场的资格。

    从现在开始,他可以写帖子去给其他有司了。

    就用将作监的名义,打着沟通的名义,行指挥之实。

    谁都挑不出错来,也没有人能指责他什么。

    游戏规则就是这样。

    所以,赵昕很高兴,便大手一挥,赏赐春坊内外,连烧水的寮子,也给了一贯钱

    刘永年和甘昭吉更是每个人都拿到了两百贯的大红包

    于是,春坊之中,立刻斗争高昂,士气大振

    到了中午的时候,富弼也打着朝贺的幌子,入宫来见赵昕,实际上,他却是负着使命来的。

    “国公,您听说了昨日的事情吗”坐下来后,富弼就趁机问道。

    赵昕点了点头,昨天吕夷简被韩相拦在东华门外的时候,可是有几百双眼睛都看到了。

    然后马上就轰传全城,现在连汴京城里的孩子恐怕都知道了首相被韩相拦在东华门外的趣闻。

    当然了,作为国公,赵昕的态度还是要端正的,他严肃的道“孤昨日就已经命人训斥过韩相了”

    “身为三衙大将,不思报国忠君,却搞这些歪主意,成何体统”

    他是国本,也是理论上的储君,当然有资格训斥韩相了。

    说到底,三衙、皇城司和内侍省,与外朝的两府是不同的。

    更不用说韩相了。

    韩相的祖父是韩重赟,赵匡胤的结义兄弟之一。

    而韩相之父,更是太宗的驸马爷,在理论上来说,韩相是赵昕的表叔。

    赵昕和韩相既是君臣,也是亲戚。

    富弼听着,却是忍不住偷笑起来。

    什么训斥

    打气吧

    勉强止住笑意,富弼轻声的道“此事,如今在汴京城内闹得沸沸扬扬,许多小报都用了显目的标题报道,申国公动了真怒,下令给开封府要严查小报造谣生事,如今开封府有司恐怕已经焦头烂额了”

    “小报”赵昕听着,忽地笑了起来。

    富弼则赶紧闭嘴,因为从传统上来说,大臣们是不会主动在君主面前提起下面的事情的。

    原因很简单,君王万一好奇起来,真的去查这些事情怎么办

    要知道,宰臣们能够掌握大权,靠的就是将君王与下面的庶务分开。

    于是,君王所知所想的,无不是宰臣们希望他所知所想的事情。

    只是呢,这中国正治,自古就无比复杂。

    宰辅们虽然位高权重,却也不能一手遮天。

    朝堂两制官员里,更是卧虎藏龙,宰臣们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和丁谓一样翻车,于是大部分宰臣,都会采取浑水摸鱼的方法,用一堆繁琐之事,分散官家的精力,将他们真正想隐瞒的东西,混在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务之中。

    于是,这些人的正敌,也随着进化,发展出种种应对之策。

    像富弼这样,假装说漏嘴来勾起君王的好奇心,就是其一。

    但出乎富弼的意料之外,赵昕并没有追问何为小报,更没有问起小报上的内容。

    他只是呵呵一笑,就将这个话题岔开“既是如此,申国公可有对策”

    富弼听着,心里面痒痒的,好似一拳打在了空气中,整个人都难受的不得了。

    却也不敢把事情捅破,捅破了的话,吕夷简恐怕就要去找他岳父晏殊算账了。

    只好悻悻然的道“国公,微臣听说,申国公今日请了本兵过府夜宴,大抵会和本兵商量吧”

    “章枢密会答应吗”赵昕看着富弼。

    富弼摇摇头“怎么可能”

    大宋两府,除非正府和枢府和国初一样,都是由重臣兼任,不然,永远都不会一个鼻孔出气。

    他们会想方设法的斗争

    像吕夷简和章得象这样老奸巨猾,久于政务的老臣,更是会将精力都放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尽可能的斗个天翻地覆。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大事上真正的合作。

    于是,在外人看来,大宋两府好像天天吵架。

    但其实,自吕夷简、章得象就任以来,两府在许多重大军国事务上,步调一致。

    不然,若还是像过去的张士逊、王鬷一般,恐怕沿边那里,得不到半点中枢的支援。

    “这样啊”赵昕沉吟起来,良久,他忽然道“正言替孤带一句话给晏公”

    “孤希望晏公可以出面,到君前去向父皇恳请下降德音,以纾正府困境”

    他眨着眼睛,满眼真诚、恳切“如今,西贼猖獗,国家不能再内耗了”

    “正言以为呢”

    富弼却是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他想起了面前这个小小的稚童身上的光环,心中于是生出被这位国公彻底看破的心悸。

    于是,他躬身谢罪“微臣死罪”

    “正言不必惶恐”赵昕笑了起来,他前世和这些文官士大夫玩了一辈子猫鼠游戏,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所以他心态放的很平。

    富弼不会是最后一个来试探他或者想借助他干预政事的人。

    而他,也确实需要很多很多像富弼这样的人。

    富弼们想把赵昕当成工具人使用,但赵昕又何尝不是想要这些人当自己的工具呢

    而权力与影响力,就是这样来的。

    所以,赵昕半点想怪罪富弼的意思都没有。

    “以后,正言不用绕这么大弯子了”赵昕笑道“难道正言以为,能瞒得过孤的法眼”

    富弼于是战战兢兢“微臣不敢”

    便俯首扣头再拜“微臣谨奉德音”

    “如此便好”赵昕笑着,让刘永年上前扶起富弼,让他坐下来,然后才道“孤想让正言替孤办一件事情”

    “国公请吩咐”富弼毕恭毕敬,无比虔诚的低头。

    “孤想办一份小报”赵昕微笑着“卿且为孤出头,做这个事情”

    “先把架子搭起来,把人手招聘好,再将地方选好,等孤的旨意”

    富弼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这位国公。

    大宋百年,从未有君主、皇子想过自己办一份小报。

    至于两府大臣

    便是有那个想法的,也绝没有人有胆子。

    就听着赵昕道“孤于梦中,曾闻有圣人曰舆论的阵地,你不占领,就会被敌人占领”

    在赵昕的前世,他变法之初,舆论是极为不利的。

    不止上朝堂上阻力极大,国子监和汴京城里的小报,也全然倒向了反变法。

    最初,赵昕非常反感那些到处打听消息,将朝堂甚至大内的事情,都打探了去的家伙。

    所以,命令开封府严厉打击,强制取缔,甚至动了真格,将几份小报背后的人揪出来,流放去了岭南。

    可惜

    禁绝与取缔,治标不治本。

    更何况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很快赵昕就发现,他越是强力取缔,越是强力禁止,百姓就越喜欢越追逐。

    所以,在他中年之时,便想通了,于是改变做法,命身边的内臣出去也办小报,和反变法的打对台戏。

    又将一批支持变法的文人,安插到保守派的大本营国子监去。

    于是,情况果然发生了改变。

    至少在舆论上,变法派开始能和保守派有来有回五五开,内外的阻力都大大减轻。

    如今重来,赵昕岂会放弃前世的成功经验

    富弼则是战战兢兢,只能俯首拜道“臣,万死不辞”

    就这样,富弼成功被赵昕拉上他的贼船。

    而在北宋正坛,永远都是上船容易下船难。

    标签这东西,只要贴上了,就轻易撕不下来。

    因为这是封建社会,传统的道德,凌驾于一切之上。

    大宋帝王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