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小报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自太祖赵匡胤立国以来,汴京承平百年,于是,从太宗赵光义时代开始,渐渐的富庶繁荣起来。城市规模也摆脱了旧日的城墙限制,迅速向外城外的山野蔓延。

    时至今日,当年汴京城外的虹桥,也成为了繁华热闹之所,店铺林立之地。

    仅仅是在汴京城外,现在就已经较国初,多了十四个坊,有将近二十万人口,生活在此。

    汴京官府,自也派吏管理,如城中一样巡查、检核。

    至于在汴京城的核心,最繁华热闹的州桥,就只能用人烟浩穰,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来形容了。

    汴京当局,甚至不得不在州桥两侧,派遣大量官吏、军队,以管理秩序,指挥交通,甚至有时候不得不处置那些因为交通事故引起的纠纷。

    而在州桥两侧,则是现在蓝星上,最繁荣的夜市。

    哪怕现在正值正午,州桥南北的繁荣,也依旧让人惊叹。

    庞大的车流量,前后辐辏,密集如河流一样的人流,叫人头皮发麻。

    街道两侧,数不清的酒肆茶馆,从其楼顶垂下种种彩旗,让人目不暇接。

    三三两两的伙计与帮佣们,则趁着这午后的闲暇时光,聚在一起,听戏看报,好不悠哉。

    “今日的小报来喽”一个神神秘秘的文人,腋下裹着一大叠纸张,悄悄的来到一个酒楼外的大柳树下,对着聚集在这里的观看着杂戏表演的人群喊道“可有要买的”

    “今日小报,可有甚紧要的秘闻”当即就有人问道。

    “非常紧要”这文人神神秘秘的道“小报内探机密,特录大内秘闻,如今还是秘而不宣之事更有省探干员,亲闻两府之事,录为文字,甚是有趣”

    他眨着眼睛“诸位,可有要买的”

    “今日机密之事多,所以,小报特涨为五十文一份”

    大宋,自有继承自汉唐以来的官府邸报,日常通报国家大政和两府政策以及天下州郡的事情。

    只是呢,这邸报常常报喜不报忧,而且文字晦涩,用词枯燥,普罗大众对其压根没什么兴趣。

    而汴京人口日益增长,社会日益富庶,民间商业渐渐繁盛。

    于是,就催生出了一个全新的秘密产业小报。

    也不知道是何时起,这汴京城里就冒出一些专门将国家朝堂两府与皇帝妃嫔勾心斗角的那点破事写成文字,卖与他人阅读的群体。

    这些人,依托着汴京复杂的街道坊区,和开封府的官员一边玩着躲猫猫的游戏,一边将他们知道的事情,四处贩卖。

    于是,形成了特殊的小报产业。

    发展到现在,因为当朝官家本人的执政风格以及无为而治的性子。

    汴京城内的小报产业,于是前所未有的兴盛起来。

    景祐中,郭后被废,中书都还没有接到官家的诏书,汴京城里就已经人尽皆知了。

    宝元年间,元昊反叛,嫚书都还没有抵达君前,汴京人就已经知道了内容,于是群情激愤,迫使张士逊正府只能和元昊正面硬刚,再也无法和稀泥、掩盖下去。

    当然了,小报们为钱和噱头,也常常故意编造假消息与谣言。

    像是今年二月,曹皇后前脚进大相国寺,后脚所有小报就统一口径寿国公薨了,官家涕泣不止

    结果,没有一个字是真的。

    故而,信誉方面,还是值得质疑的。

    所以,当即就有人说道“若是汝之小报,敢有一字虚假,某家必拔了你的皮”

    “不敢”这文人立刻笑着从腋下抽出一张写满了子的白纸,递与说话之人“若是有假,不消壮士动手,在下自砍了这双手”

    于是,那人当即掏出五十个铜子,交到对方手里。

    文人接过钱,数也不数,只是掂量了一下重量,就知道五十文一文不少,便裹着腋下,向着别处而去。

    他必须抓紧时间,抢在同行们动手前,抢先把市场占了,将名头打响。

    而买下文人纸张的那人,此时身边已经围了许多人。

    “张大郎,张大郎,快些给俺们念念,这小报都说了些甚”众人大声的喧哗、催促着。

    叫张大郎的人推开身边挤得太密的几个人,骂道“去去去,若想知道,自己买一份不就得了”

    但嘴上,却已经是开始大声念起了刚刚买下的小报文字“东京密录”

    “呦是曹家人办的小报,那就大抵错不了了”围观众人有识货的当即就道破了这小报背后之人。

    不过,在汴京城里,各个小报是谁办的,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甚至开封府心里面也是清清楚楚,只是大家都是聪明人,看破不说破,不会有傻子蠢到自找没趣,去指正那些盘踞在禁军和皇城里的庞然大物。

    也就是若被小报们抓到痛处,恼羞成怒的两府宰执们的严令下,开封府的官员就行动一下,抓几个小报的雇工拿去顶罪、出气。

    张大郎则已经继续念了起来“密录小报,内探机密,伏延和殿中,亲见翰林医官使、提举太医局许希遣人来报寿国公所授感生爷爷种痘法,经翰林医官亲验之,前后数十人试种,皆落珈康复如故,伏唯陛下能做威福,痘疾以降,从此天下人再无痘疾之忧”

    轰

    爆炸

    整个柳树下的人群,马上就炸了。

    前一秒还在表演杂戏的戏台子们,也都忍不住停了下来。

    “痘疾被降服了”

    数不清的人叽叽喳喳,惊讶不已。

    就连张大郎,拿着那纸的手,都在颤栗起来。

    痘疾

    谁不怕

    谁家没有手足骨肉,或者亲朋死于那可怕的疾病之手

    但现在,这小报居然说翰林医官们用了寿国公从感生爷爷那带回来的秘法,并验证成功,从此以后,只要用那法,大宋臣民,再无痘疾之忧了

    “此事若果为真”张大郎忽地跪下来,面朝皇城方向磕头“草民愿此生奉公守法,再不做半分作奸犯科之事”

    他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娶了四房妻妾,但生的大部分都是女儿,只有两个儿子。

    长子前些年不幸染上痘疾去世,让他痛苦无比。

    于是,去年其妾室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后,这张大郎便日夜担忧,天天去寺院道观烧香,连性格脾气也变好了许多。

    如今,骤然听闻此事,自然是欣喜若狂,又不敢相信。

    大宋帝王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