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0章;眼皮底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奇怪,这股杀气是谁散发出来的?”姜新圩很奇怪,继续观察着。

    很快,他发现了一丝端倪,他发现就在他身下面的这所房子里有鬼!

    因为他从下面传出来的微小声响中判断出下面房子里有人,脚步声显示这里的人个子大、动作稳重而镇定,他甚至隐隐发现里面的人虽然人数不多,但站位非常严谨,几乎所有出入口都被封死,外面如果有人进来,至少会遭到两个方向交叉火力的攻击。

    他们的动作绝对不是普通武装人员能做出来的,他们联合起来将这所房子防守得如铜墙铁壁,也因此而产生了冲天杀气!

    姜新圩愣住了,根本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难道这里就是敌人的指挥部?指挥部不是应该选择高大的房子吗?怎么可能选择这么一栋普通的房子?”

    接着,他又发现了其他一些端倪:随着手雷的爆炸,其他房子的武装人员都多多少少冲出来一些,或惊惶或着急地看着爆炸的方向,只是因为受到命令的约束而不能过去。而这栋房子的武装人员压根就没出来,只是在内部更加防守严密而已。

    就在这时,一个本地男子急匆匆地走来,站在门口,对那个哨兵说了一句什么,等哨兵放行后,这个人站在门外请示道:“红蝎子先生,大事不好,华夏特种兵混进来了。”

    房子里面一个中年男子怒道:“急什么,只要我们不动,他们来多少我们可以灭他们多少。你们应该还记得喀拉特村的教训了吧?几百人被几颗手雷弄成了无头苍蝇,最后连总部都被人家端了。……,传令下去,任何人不许擅自行动,只许注意自己周围的敌情,歼灭周围的一切敌人,至于寻找敌人的事,由机动部队负责。”

    来人想说什么,但显然有所忌惮,最后说了一声“是”,然后离开。

    姜新圩没想到敌人这么快就吸取了教训并想出了守株待兔的招数,心里不由有点郁闷:如果敌人真的严格按照下面这个家伙的命令做,他想调动敌人,让敌人混乱的目的就会失败。而且他在黑暗中扔手雷的动作也容易被人发现。

    真要引来无数子弹扫射自己,自己就算金刚附体,也难逃被击毙的命运。

    不过,他没有退缩逃离,知道自己身下就是敌人的指挥部,他却思考着如何再次将指挥部给端了。

    只见他慢慢移动了位置,手脚并用,宛若夜空中飘忽行走的灵猫,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很快,屋顶失去了他的踪影。

    此时,他已经悄无声息地爬到了南边的屋檐,爬趴屋檐沟里。看到暗哨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他顺着墙壁慢慢溜了下去,藏身在围墙转角的暗处,然后朝背对着自己的暗哨摸去。

    他发现这个外面看起来普通的房子内部防守异常严密,除了房子里面防守得没有死角,就是外面的防守也不松懈,除了大门口的岗哨,里面还有三处暗哨,而且三处暗哨可以相互监视,要拨掉暗哨的难度很大。

    但是,姜新圩不是普通人,毕竟院子不是很大,仔细观察了不少时间的他完全掌握了暗哨的动静,注意到暗哨最注重的方向。

    感受到其他两处暗哨的目光暂时离开,姜新圩猛地加快了速度,在离暗哨大约三米处,立即甩出一把匕首,等到暗哨的脖子被切断。

    一击得手,姜新圩马上急退,再次潜入墙根拐角的黑暗处,真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他注意到两个暗哨的目光先后扫向没有了人的暗哨位,但因为天暗,特别是这里没有一点动静,他们的目光很快就移到了别处。

    等待敌人的目光不再看向自己这个方向,姜新圩又如灵猫一般顺着墙壁噌的一声上了屋顶,顺着屋面从南爬到北。到了北面的屋檐,他藏身暗影里面,细细听了一会儿四周,见没有什么异常,又将目光移到下面不远处的暗哨身上。

    突然,暗哨不知何故轻声咳嗽了一下,姜新圩一愣,正准备行动的身体又趴了下来。

    暗哨的咳嗽也惊呆了另一个暗哨,目光嗖地扫了过来。

    接着,咳嗽的暗哨歉意而尴尬地轻咳了一下,对面的暗哨见没事就放心的移开了目光。

    就在此时,姜新圩就如一只老鹰从天而降,直朝身下的暗哨扑下。

    暗哨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慌忙抬头,等他看到从天而降的姜新圩时,不由大骇,但此时他只感到一股凉意,他骇然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不再听自己的指挥,根本发不出任何声响。双手也不听自己的指挥,不但举不起枪,也扣不下扳机。

    他的眼睛却惊奇地发现自己能看到自己脖子,看到脖子断了,一根血管正在向外喷射血液,温热腥味浓烈的血液直喷到自己的脸上、鼻子上……

    “我的脖子怎么断了?我就这样死了?”这是暗哨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心里所产生的怀疑和不甘。

    是的,他的脑袋被姜新圩的匕首所削断,姜新圩半空中就甩出了锋利的匕首。

    将无头尸体和脑袋压在身下,收回匕首,姜新圩再观察了一下四周。潜伏的敌人没有惊动,还在继续蹲守着,房间里的敌人更是没有丝毫动静,姜新圩放心了。

    三个暗哨除掉了两个还剩一个,加上门口的明岗,还有两个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敌人。

    姜新圩见自己难以潜入暗哨的背后,无论走哪个方向,不是被暗哨看见就被岗哨看到,他们两人的位置根本没有偷袭的可能。

    不过,这早在姜新圩的意料之中。他几乎没有犹豫地朝最后一个活的暗哨扔出了一颗手雷!而身体则如炮弹一般射向距离自己近的岗哨……

    身体如炮弹般射向岗哨的时候,他手里抓着一把黑色军刀,与周围的黑暗融于一体。

    军刀质量极佳,不反光,刃口锋利,刀身厚实,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死神的寒意。</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