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人类是有极限的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处决的当天长生山山脚下人头攒动,山脚下一座两层高的台子不知何时拔地而起,台子的前面更是一片用砖石搭建出的平台,应该就是所谓的刑场,足有一百多米,上面站了十几个长生山的修士,还摆了不少十字架一样的金属架子,也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最令杜凌云惊讶的是前来观看的人数,这山脚下的刑场竟然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少说也有几百号,杜凌云本以为杀人这种事情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来看才对,可现实让他大吃一惊。

    实际上对于居住在这附近的平民们来说,这是难得一见的事情,那些强盗,杀人犯,邪教徒,将会被代表”正义“的长生山当众处决,这会给他们一种安全感,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是被保护着的,也算是长生山收敛人心的一种法子。

    三缄峰峰主莫有言坐在高台上,俯视着那些由附近赶来的村民,听着他们口中的议论纷纷,心里却在盘算着那些人看起来像是通天塔的叛逆,他身后的龙阁峰峰主石拓则是一直闭目养神。

    而杜凌云、元左和黑枭今天都穿着长生山的衣服,混在人群中假装维持秩序,在刻意收敛灵气之后,他们看起来与分轮境初期的修士没什么两样,这三个人都在默默的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莫有言看了一下人群,觉得时间差不过了,于是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高台的边缘,将自己合丹境修士的气势全力放出,那股气势加上长年身居高位带来的气场,瞬间就让宽大的刑场安静了下来,看到这里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灵气附着在喉咙,开口对下面的人群说道:“千年前天地遭逢大劫,世界分析崩离,我长生山先祖身为修仙者,不忍坐视生灵涂炭,故而建立了长生山,千年以来长生山福泽百姓,惩戒凶徒,可人心险恶,无论投入多少人力物力都始终难保这天地一片太平。”

    说道这里莫有言叹了口气,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甚至近几百年更有名为通天塔的组织别有用心,将那些曾经导致世界灭亡的上古邪术,从地下挖掘出来,更在民间私自传播,以便利之名,行大逆不道之事。我长生山对此更是痛心疾首,故此今日才要在此布下法场,举行处决大会,让大家看一看,为非作歹的后果!这第一批要处决的,就是来自那个邪恶组织通天塔的成员,我们要对那批邪恶的不法之徒,施以最残酷的死亡!对他们施以火刑!”

    莫有言说完一挥手,只见十几号长生山修士押着十几个样貌狼狈,衣着不整的犯人走上了刑场,那些犯人手上虽然带着枷锁,但是那枷锁明显不是法器,也不知道长生山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才让他们不主动反抗。

    “什么!”黑枭看着那些被带上台的人,忍不住浑身一震,他明显在这十几个人中见到了熟悉的面孔,这些通天塔的人竟然被提前到了第一批处决。

    “喂,这是怎么回事?这和你说的不一样啊,不是说先杀强盗么?“杜凌云悄悄的靠近黑枭,皱着眉头悄悄传音给他。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情报有出入,或许是那莫有言临时起意,先等一等,按理说这个时间谭扈他们也快要开始突袭了。“显然这种情况也在黑枭的预料之外,但时机未到,他也只能静观其变。

    两人说话的这段时间,那些犯人已经都绑在了刑场的那些金属架子上,杜凌云扫视了一眼,并没有见到张宁,估计是要等下一批。

    看着犯人们被绑好,莫有言大手一挥,只见那些长生山的修士们捧着大量的木头摆放在了架子下方,然后在莫有言的一声令下,点燃了那些木头,火焰逐渐燃起,越烧越大的火焰逐渐顺着架子向上蔓延,开始灼烧着那些犯人们的脚,腿,点燃他们身上的衣服,让他们逐渐燃烧了起来。

    那些犯人们疯狂的挣扎着,然而四肢都被固定住,出来前又被迫服下了药物,他们不但体内的灵气根本无法运转,连四肢都瘫软无力,只能任由火焰吞噬自己,在痛苦中挣扎与惨叫,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筑基期的修为,甚至有的连筑基期的修为都没有,对于这些凡俗的火焰终究无法豁免,这残忍的死法让杜凌云和元左忍不住偏过了头,然而底下的民众们却在不断发出欢呼声。

    “去死吧,你们这些披着人皮的怪物!”

    “烧起来,烧起来,只有火焰才能净化你们恶毒的心!”

    “你们这些人都会被抓起来,我们是不会让这最后一片乐土也遭到破坏的!”

    围观的民众们义愤填膺,在他们眼中这些人都是罪大恶极的恶人,这些人曾经骗他们吃下毒药,曾经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挖掘出他们亲人的尸体,用来满足自己邪恶的用途,这些人试图毁灭这个已经残破不堪的小世界,让它们失去最后一片乐土,因此刑台上的人烧的越痛苦,他们就越亢奋,仿佛在台下旁观的自己也成为了“正义”的化身,喊的越大声,他们的“勇气”就越大。

    那些饱受火焰折磨的人们想要开口反驳,想要揭穿长生山的真面目,可惜的是他们的舌头在上刑场之前就被割断了,况且就算他们说的了话,也不会有人真的相信的,冰冻三尺费一日之寒,人言可畏,比人言更可谓的是大势。

    “啊啊啊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有人为了敌人的痛苦而欣喜,有人为了自己的“勇气”的呼喊,但是真正发自内心享受这些惨叫与苦难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站在莫有言身旁的傩面人。

    他从头到尾都站在那里,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手中握着一颗小小的黑色珠子,看着一缕缕污浊而又浓厚的红色,不停地从那些遭到火刑的人身上升起,逐渐汇聚到黑色的珠子中,傩面人对着太阳举起了珠子。

    阳光照射下能够看到那黑色中一点白色正在不停扭动,一只牙签粗细的肉虫正在飞速的吸收着那些红色。

    “还不够,这些还不够,这种程度的憎恶和怨恨还不够,想要唤醒‘蚕食’还需要更高级的感情,那个小子才是今天的主食。“傩面人扭头看向正在被押送过来的第二批犯人,准确的说是某个人的身上。

    “不过没想到那个小子竟然还有着隐藏的身份,若不是看到了这些人的记忆,我都想不到那个小组织,竟然会选这么一个修为差劲的人作为下任领袖,不过这样一来那份觉悟也就能解释了。来吧,让我将这份甘甜的感情赠予你,这些惨死在长生山的怨恨,这些纯粹的负面感情,它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就算你的信念再坚定也没用,人类终究是有极限的,终究是会坏掉的。”

    傩面人轻点脚尖,从高台上飘落在了押送犯人的队伍中,他穿过负责押送的长生山修士,来到了被人踉跄押送的张宁面前,看着狼狈不堪的张宁伏在耳边对他说道:

    “看吧,这就是你所为之奋斗的民众,他们不会为你们的苦难而落下一滴泪,相反,他们会为你们的痛苦鼓掌欢呼,并且在心中充满骄傲与自豪,因为他们保护了自己的小小‘乐土’。”

    傩面人跟随在张宁的身旁,伸出一只手,用手指指向台下还在欢呼的民众们。

    “我们早已料到了会有这样一天,会有这种结局我并不意外。”尽管舌头已经被割掉了,张宁仍旧能以他不理解的形式与眼前的傩面人对话。

    “早已料到了么……我看未必吧,若是早已料到,你为何要握紧拳头?为何不敢直视那些死去的同伴?是觉得愧疚吧,愧疚自己欺骗了他们,你许诺了他们辉煌的死亡,给了他们赴死的仪式感,告诉他们会成为英雄,却从没告诉过他们,有一天会死的如此屈辱,如此不明不白。“

    傩面人随着队伍一同前进,任由长生山的人将张宁也绑在余温未散的铁架子上,轻轻伸出手指点在张宁的额头,一缕黑气顺着他手中的珠子进入了张宁的身体。

    “亲眼看看吧,这些人在最后的时刻所感受到的,他们的憎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