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7章 复活的军团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包希仁!”

    政事堂里,韩琦怒吼道“沈安有这等手段在,你为何不说?”

    包拯木然。

    他真的不知道啊!

    “文彦博在船厂弄了个什么重新分解和目标,日日蹲在船厂里,就据此说自己支持新政,把老夫的脸打的啪啪响。人人都说文彦博此次干得漂亮,最后还是王雱让他没脸……可文彦博的名声却起来了……”

    韩琦真的是气啊!

    “老夫还真以为他文彦博弄出了多大的动静,今日一看,和海船那边一比,竟然就是个空架子。若是早知如此,老夫就敢当众喝问他文彦博,而不是憋屈了这些时日!”

    曾公亮也很是难受,“今日老夫见文彦博在笑,可比哭还难看。哎!大好机会啊!若是提早说一声,今日就能让文彦博下不来台。”

    连富弼都忍不住抱怨道“看那模样,沈安分明早有准备,可为何不说……”

    他突然楞了一下。

    韩琦也是如此,然后狞笑道“好一个小子!他这是在给文彦博挖坑呢!你等想想,文彦博挂着个新政支持者的名号招摇过市,风光一时无两。可先有王雱当街让他没脸,接着沈安把他倚仗的东西一巴掌拍的稀烂,这两手下来,旧党就成了臭狗屎,而咱们……却是隐忍为国的典范,好小子!好小子!希仁!”

    韩琦盯着包拯,“沈安有两个儿子,他们的亲事你可能做主?”

    呵呵!

    包拯淡淡的道“沈安对两个儿子的未来有自己的想法,不说老夫,杨继年都无法干涉……”

    “那小子挖坑的本事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这等手段……”韩琦仔细回忆起了这段时日里沈安的表现,“他先是弄了个什么分解和目标让官家和文彦博生出了兴趣,随后官家重视,文彦博见机而上,蹲在船厂里高喊老夫支持新政……他以为这是良机,可沈安给的却是坑……一个足以让文彦博吃大亏的坑!”

    包拯淡淡的道“那孩子最是纯良不过了。文彦博若是不吭不响的做事,他自然会把那一套教给水军船厂。可文彦博却据此打出了支持新政的旗号,沈安挖的坑就正好埋了他。”

    “这些你可知道?”曾公亮问包拯。

    包拯摇头,众人愕然。

    “那小子,此次竟然谁都不说?”

    ……

    枢密院的值房里,文彦博在写字。

    他神色从容,握笔的手格外的稳定。

    边上就站着司马光,他见文彦博不停笔,就干咳了一声。

    “无需说。”文彦博一边写一边说道“此事老夫是上了沈安的当。当初他先是敝履自珍,不肯把解决的法子告诉老夫,老夫自然知道这是党争的缘故。后来他告诉了官家,官家又告诉了宰辅,于是老夫就据此去了船厂,大张旗鼓,只想让众人知道,老夫支持新政……”

    “一开始没有问题,王雱的手段大家一看就知道是陷害,老夫丢了脸面而已,那有什么?为政者就该把脸面丢弃掉,永不俯身再把它拾起来,否则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可……”

    文彦博苦笑道“这是个坑。老夫在船厂四处巡查,盯着他们把各处都改了,船厂上下焕然一新,老夫以为这便是成功,可谁曾想沈安给的只是个空架子,一个空架子里面没有血肉,只是看着好看,内里却没变。

    今日去了高越的船厂,君实,你可知道老夫看到了什么?”

    司马光摇头。

    “老夫曾听闻,前秦兵器天下无双,他们打造的兵器锋利无匹,要紧的是他们打造兵器快的吓人,有人说是得了神仙传授的法子……君实……”

    文彦博看着司马光,眼中多了些痛苦之色,“老夫以为……沈安弄出来的这个东西,就是先秦的法子。”

    司马光博览群书,闻言不禁诧异的道“那只是传言。”

    “可老夫今日见到了。”文彦博用那种肯定的姿态说道“何为分解?老夫以为把一件事分解开来就是了。可后面更要紧。分解开来之后如何掌控?老夫不知,沈安却用了一个法子,每一步都有规矩,工匠照着规矩做。

    最关键的是,他还把那些工匠重新排班,一人只管一件事……打造一艘船有多少事?他全都分解了出来,一人只管一件事,中间用了什么……工艺标准?还是什么公差,快的吓人!”

    文彦博放下毛笔,“分解之后还得要有手段让工匠们各司其职,老夫不懂这个,于是就成了叶公好龙,就成了夸夸其谈……如今外面定然说老夫是抢功可对?”

    司马光点头。

    “老夫说此次沈安怎地那么沉寂,没想到从一开始他就在挖坑,而老夫却心甘情愿的跳了下去,不冤,哈哈哈哈!”

    文彦博大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听着有些苦涩。

    “只是他哪里懂得先秦的手段?邙山一脉……不行,老夫要去寻沈安。”

    文彦博起身就出去,司马光跟在后面,“文相,您千万别冲动。”

    文彦博的身体极好,脚下比司马光还快。

    “文相,您……您打不过他!”

    司马光忧心忡忡的道“沈安那人最擅长的就是借势,一旦得了势,他怕是谁都敢动手……”

    文彦博没好气的道“老夫是要去问他那宝贝的来路,可是先秦。”

    司马光止步,神色怅然。

    先秦一统天下,堪称是华夏的开山老祖,至今留下了无数秘密。

    先秦那么强大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变法?

    这个话题不能谈,谈了伤心。

    那么就是赏功制度?

    这个有可能,但不全是。

    最后就是秦国那强大的战争机器。

    司马光见过秦国的兵器,当真是锋锐。

    它们是怎么被打造出来的?

    文彦博一路到了沈家,进门就见到了虎视眈眈的花花。

    “拦着你家狗,叫你家郎君出来。”

    文彦博有些发怵。

    陈洛叫走了花花,随后沈安来了。

    “文相……这是稀客啊!”

    沈安看着一脸的欢喜,文彦博也是如此,二人就像是老友重逢般的亲切。

    庄老实在边上教授周都督“看到没有?文彦博和郎君才将交手,此刻却言笑晏晏,这就是做官的本事。你以后学着些,说不准以后能让你爹娘得意一番。”

    二人去了书房,文彦博迫不及待的问道“你在船厂弄的那一套,可是先秦的手段?”

    “先秦的手段?”沈安不解,旋即想起了后世看的纪录片。

    数量庞大的兵马俑,出土的兵器依旧锋利……

    那个神秘的大秦,留下了无数秘密。

    其中最大的秘密就是他们的怎么给数量庞大的军队打造兵器。

    要达到那等矛尖甲坚的地步,需要多少工匠?

    沈安想起了当年看过的纪录片,什么复活的军团。

    可这个和什么大秦没关系啊!

    “你在船厂里弄了几层,上面是高越,下面是老工匠核查,船台上还有人在现场督察……再下面就是工匠……”文彦博目光炯炯的道“而秦人也是如此,相帮、工师、丞,最后也是工匠,你这不是先秦的手段,老夫就挖了自己的眼睛!”

    你赶紧挖吧!

    沈安淡淡的道“文相却是错了。”

    “竟然不是?”文彦博怒道“那这等手段来自于何处?何处需要这等手段?”

    这是一个国家才能拥有的手段,可在后世却满大街都是。

    沈安说道“邙山上全是坟墓,帝王将相都有,兴许是哪位托梦传授了这等绝技。”

    “可这是祸乱之源!”

    老文就像是打了鸡血般的兴奋了起来,“这等手段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掌握了,会不会出来第二个秦?”

    “随后这等法子满大街都是。”沈安做事哪里会留把柄给人抓。

    “你……你竟然舍得?”文彦博沉声道“这等手段于国有大用,若是得力,每年能多打造许多兵器战船,你就没想过据此为功?”

    “最近找不到人去打断腿。”沈安的回答让文彦博想吐血。

    看看这姿态,说云淡风轻都是轻的,少说也得是个视名利为粪土。

    文彦博觉得心中有些堵得慌,他默念了几句佛经,然后说道“这等手段真不是先秦来的?”

    沈安摇头,“真不是。”

    这是来自于后世的企业管理。

    工艺和质量,这个可以好好学学。

    沈安看着文彦博,想着让这个老汉去从头学这些东西如何。

    很难吧。

    “好!”

    文彦博突然拱手行礼,沈安赶紧还礼。

    虽然是对头,但尊老爱幼的作风不能丢。

    文彦博目光炯炯的道“你淡泊名利,可此物却有大用,不可随意。老夫这就去了。”

    文彦博急匆匆的走了,晚些传来消息,皇城司的人去了高越的船厂,随即开始甄别工匠的身份。

    “文彦博进谏官家,说这等手段乃是王霸之道,不可流入外藩。他奏请了官家,若是发现有人把这套法子传于外藩人,诛三族!”

    诛三族这等手段在大宋堪称是暴戾,若是赵曙下令诛杀谁的三族,文彦博绝对会跪在朝堂上死谏。

    可此次他竟然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让赵顼也有些吃惊。

    “宰辅们都附和了,官家玩笑说,大宋宰辅从未这般齐心过。我说,你那个究竟是什么东西?”

    “强大国家的好东西!”

    ……

    还有一章。

    北宋大丈夫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