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6章 好一个沈郡公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天气很冷,张五郎坐在屋子里,裹着大衣烤火。

    现在炭火有毒烟的事儿已经变成了常识,大家都知道烤炭火要开点门缝,隔一阵子要敞开门窗换气,免得被毒死在屋里。

    他茫然看着房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是密谍,在中京城立功之后就被调回了汴梁,然后还升了官,变成了小头目。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多少人会艳羡,然后老老实实地走下去。

    可那日他听到有人说沈安的坏话,不知怎地就冲了进去,然后出手拿人。

    后悔吗?

    张五郎摇摇头,大丈夫做事不需要后悔。

    只是以后怎么办?

    养好伤后,他再回到皇城司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一个被胡榭年打半死的小头目,大伙儿会避之不迭。

    这等趋利避害的官场习惯在皇城司里依旧存在。

    那他该怎么办?

    他还年轻,不想从此变成一个见人就堆笑,见上官就弯腰的老汉。

    那样的日子他觉得生不如死。

    吱呀!

    房门被推开了,妻子洪氏一边搓着发红的手,一边说道:“这天看着不会放晴了,官人,妾身回一趟家,去看看爹娘。”

    张五郎点头,但眼中有些哀伤之色。

    他在家养伤,每日的花费不少,家里的积蓄被耗费一空,竟然要靠妻子回娘家去拿钱粮来贴补,这让他很是痛苦。

    洪氏重新整理了一下炭火,确保自己回来之前不会熄灭,出门时又小心翼翼的把门留了缝隙。

    “官人,妾身去了。”

    “好,路上小心。”

    张五郎双拳紧握,一拳打在自己的胸口上。

    “咳咳咳……”

    他压低了声音在咳嗽着,可胸口的疼痛却抵不过让妻子受委屈的内疚和痛苦。

    男儿该养家,让妻子回娘家去求援,那就是耻辱。

    “谁?”

    外面传来了妻子的声音,有些怯。

    在得知自己的官人是得罪了上官后,洪氏整日就担心害怕,她担心有一日皇城司的人会冲进来,然后冷冰冰的带走她的官人。

    张五郎苦笑。

    “这是张五郎的家?”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张五郎的眼中有冷色,他挣扎着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你是……唐判官你怎么在后面躲着?”

    “在下沈安。”

    “啊……”

    洪氏的尖叫带着不敢相信。

    瞬间张五郎就扶着房门落泪了。

    妻子那是喜极而泣吧。

    他们一直处在担心之中,就怕哪一日灾祸降临。

    今日西北大军凯旋的消息他们也知道了,可大军是大军,和他有何关系?

    接着官家在宫中宴请西北之战的有功之士,听闻很是热闹。

    那些将领们应当在回家的路上,可沈安却来了这里。

    “郡公您快请进来。”

    洪氏的声音很快活,担忧什么的情绪都消散了。

    “院子打理的不错。”

    “妾身随便弄弄的。”

    “嗯,张五郎娶了你,就是娶了个贤内助,宜家宜室啊!”

    沈安不过是比张五郎大几岁罢了,可此刻从容说着这等长辈才能说出口的话,却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洪氏被他这么随口几句话,竟然整个人都放松了。

    房门推开,外面的光明照了进来,充斥着整个屋子。

    沈安站在门外,微笑看着张五郎,“可是张五郎?”

    张五郎的身体微颤,极力维持着平衡,拱手道:“小人见过郡公。”

    “多礼了,坐下。”

    洪氏过去扶着张五郎回去。

    沈安看看屋内的情况,洪氏又去搬了凳子过来,还说去弄茶水。

    “浓一些,在宫中喝酒多了,浓茶能醒酒,晚些回家孩子们才不会嫌弃。”

    沈安大马金刀的坐下,等洪氏一走,就随意的问道:“胡榭年对你下手的动机是什么?”

    张五郎恭谨的说道:“那些人里应当有他的熟人。”

    “关系户?徇私?”

    沈安很霸道的把张五郎为自己拿人的事儿忘记了,那也是徇私啊!

    “郡公。”张五郎感激的道:“皇城司里有都不敢收。

    皇城司有一个职责,那就是监控汴梁。

    他胡榭年只要愿意,随时都能让这家青楼倒闭,老鸨被流放。

    至于原因,那太多了,比如说勾结外藩商人,或是买卖女子什么的,随便弄一个出来,就能让老鸨吃不了兜着走。

    去酒楼吃饭不要钱,去青楼睡女人不要钱……

    这样的日子某十辈子都过不够啊!

    胡榭年眯眼看着外面的灯火通明,惬意的笑了。

    “郎君!”

    一个随从急匆匆的过来。

    “刚来的消息,沈安家有一辆马车去了张五郎家。”

    胡榭年嗯了一声,眼神冰冷。

    “为何?”

    “说张五郎是个好汉子,为他沈某人说话,如今张五郎被人欺负,家里连隔夜粮都没了,他看不过眼,沈家又不差钱,就送些过去。”

    胡榭年呼吸一紧,“他想做什么?”

    随从抬头,神色惶然,“他放话说……要和您说说道理。”

    “……您明日只管来,兰香会一直等着您……哎,胡勾当,胡勾当……”

    众目睽睽之下,胡榭年看了街道左右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冲进了青楼里。

    “胡勾当!”

    “哎呀!谁啊!”

    “有人闯进来了。”

    里面一阵混乱,旋即有消息传来,胡榭年从后门跑了。

    “刚才仿佛有厉鬼在后面追他似的,被吓得魂不附体。”

    一个伙计绘声绘色的给老鸨说着胡榭年刚才的狼狈。

    “该!”老鸨突然仰天大笑,然后畅快的道:“活该!他胡榭年作威作福多年,一朝被人吓坏了,大快人心啊!”

    “谁干的,去问问。”

    稍后有消息传来,沈家大张旗鼓的送了钱粮去一个密谍家中,胡榭年闻讯逃窜。

    “好一个沈郡公!”

    ……

    第四更送上,还有。

    晚些有盟主加更,今天两个盟主,其中‘俱怀逸兴、壮思飞’书友只能等到明天加更,见谅。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