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5章 某刚立下无数条腿的大功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拒绝官家的赏赐,这种行径怎么看都是有些蠢,要么就是有些假。

    有人说道:“他怕是听不懂吧。”

    李宝玖听的半懂,一激动就说了一溜。

    “谁知道他在说什么?”

    “臣知道。”

    折克行到了前面,说道:“他说自己苦练武艺,苦学兵法,可却被主人轻易击败,后来跟着主人一路厮杀,更是佩服不已,此生只想跟着主人学这些。”

    “那被封赏不好吗?”

    这个问题很实在。

    折克行就问了李宝玖。

    “他说做官要学琢磨人,还得学会哄人说假话,太累……”

    这李宝玖大概是西夏官场的失败者吧,但因为武力值强大,还懂兵法,就被扔到了宥州去。

    赵曙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想笑。

    那些臣子们个个微微低头,看着就像是庙里的菩萨,可赵曙敢打赌,此刻他们的心中肯定很憋闷。

    做官你是得学会琢磨人,而说假话更是为官的基本素养。

    可这些东西知道就够了,说出来就是打脸。

    “这是个憨厚的。”赵曙挺喜欢这等人,可李宝玖是降将,最多也只能给虚职。

    “沈安,你要好生待他。”

    “是。”

    沈安一脸纠结的回班,大伙儿都恨得牙痒痒的。

    李宝玖一看就是凶人,家里有这么一个奴仆多好?就你沈安嘚瑟,偏生弄个不肯的模样。

    接下来就是封赏。

    沈安在出征前得了个直龙图阁的封赏,这便是赵曙的未雨绸缪。

    曹佾等人各自得了封赏。

    曹佾的封赏都是虚衔,看来这个国舅帽子戴着,他就很难翻身。

    而王韶却得了个意外惊喜,知灵州。

    灵州直面西夏的静州和顺州,再过去就是兴庆府,责任重大,非帝王信重的臣子不可为。

    “灵州那边你准备如何?”

    赵曙马上就来了个殿前考试。

    王韶想都没想,说道:“臣以为西贼此刻丢弃了半壁好地,内部会有纷争,梁氏姐弟怕是要举刀杀人才能镇压下去,可如此之后,西贼的实力不足以对大宋构成威胁,那么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臣以为当攻心,若是能不战而降那就再好不过了。”

    “攻心为上,此策大妙!”

    赵曙满面红光的道:“一旦大宋能兵不血刃的收复了西贼,辽人就慌了。”

    王韶说道:“此策乃是沈郡公所说。”

    “哦!”赵曙看着沈安,“你这是怕朕没法安置你,所以选择了蛰伏吗?”

    他觉得沈安不主动说出来,是担心立功太多,被自己这个官家猜忌。

    君臣相疑这等事儿很糟心,但赵曙觉得自己还犯不着这样,沈安却是小觑了自己。

    沈安出班,很是尴尬的道:“臣只是担心谣言。”

    “谣言?”

    赵曙不解。

    有人说道:“陛下,外面有谣言,说是沈安和梁氏有些那个啥……”

    “哈哈哈哈!”

    赵曙不禁大笑了起来。

    若是沈安提出招降,梁氏真的投降了,外界难免会说他们之间有一腿,梁氏这是向老情什么的低头了。

    操蛋的谣言啊!

    赵曙笑的乐不可支。

    包拯看不过去了,说道:“陛下,此战收复了九州之地,该一一重整,派了官员去任职。”

    赵曙这才收了笑容,然后讨论了一番,定下了去收复之地的官员。

    “陛下,在六盘山一代,应当马上派人去接手牧场,还有许多农人。”

    韩琦觉得这些人的关注点有问题,“那边产马,而且还有不少良田,多调配些人手去,那里的产出足够了。”

    “那是个好地方啊!”赵曙很是兴奋,“以前一说养马地,朝堂上马上就变得鸦雀无声,人人束手。如今六盘山到手,还有横山,那边也是好地方,再过些年,大宋就不缺战马了,朕做梦都想不到这一日会那么早到来,哎!回头……”

    回头他准备去找祖宗们念叨念叨,把自己此次干的事儿说一下,也算是显摆一番。

    “陛下,不止这么一个好处。”三司使韩绛说道:“大宋内部的耕地如今少了些,有不少百姓失地。说句实话,那些造反的百姓大多就是这些人,他们没地种了,可却无人伸手相助,最终只能……”

    说一说的韩绛就说错话了,这时候提及造反有些犯忌讳。他尴尬的干咳一声,继续说道:“此次夺取了那么多地方,韩相刚才说有不少良田,臣想着是不是把国中没地的百姓搜罗一下,然后送到那边去种地牧马,过些年后,就能子孙繁衍了。”

    老韩这话说的很有水平,连沈安都点头。

    大宋内部最大的矛盾就是赋税,赋税逼得底层百姓苦不堪言,而扩大赋税来源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赵曙赞许的道:“韩卿此言甚是,如此就行文各地,让他们去宣扬一番。”

    “就怕百姓不愿去。”

    现在官府的号召力可没那么强大,一听是要去什么千里之外,百姓估摸着十有数字。

    “而且有他们在,地方随时可以操练乡勇,抵御高地可能的入侵!”

    赵曙不禁深吸一口气,“朕却忘记了高地的那些羌人。”

    那些羌人和西夏人打作一团,等灭了西夏之后,就该轮到大宋和他们打作一团了。

    “有了那些移民在,兵员有了,粮草可就近供给,这些加起来,三司给的那些钱粮算是什么?沧海一粟罢了!”

    从各地运送粮草去西北,路上的耗费能让人绝望。

    赵顼拱手回班。

    “大王所言甚是。”

    沈安第一个出班为赵顼摇旗呐喊,随即赵曙自己也点头道:“能有这般见识确实是不错,而且思虑的还很周全,可见你最近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如此朕此行收到了一块好砚台就赏你了。”

    “多谢陛下。”

    赵曙感慨的道:“拿下了那块地方,养马地有了,而且良田也有了,还能顺带解决了大宋内部失地百姓这个难题,一举多得啊!”

    “陛下,关键是以后西北方向大宋可以减少许多驻军,而后这些军队可以安排在北方!”

    韩琦的眼中全是火,从好水川出来后,他就陷入了一种必须要建功立业的狂热之中,最近才好些。

    赵曙点头,“富弼还在路上,此次他坚守不退,大涨大宋的威风,朕很满意。”

    大胜之后得知富弼在绝境下率领军民高喊大宋不降,赵曙当时差点就落泪了。

    有这样的臣子,朕还怕什么耶律洪基,你只管来吧!

    韩琦有些纠结。

    老对头这次算是风光了一把,不比他在西北差,

    此战之后,铁骨头富弼的名号又起来了,以后说不定会成为富弼的美称。

    哎!

    老夫的骨头也挺硬的呀!

    赵曙饶有兴趣的问道:“听闻韩卿找到了一匹神驹?此事无需忌讳什么,你只管骑乘就是了。”

    他看着韩琦的身材,对那匹神驹越发的好奇了。

    韩琦别过脸去,觉得周围都是嘲笑自己的声音。

    “陛下,那匹马……”他没法说下去了。

    陈忠珩干咳一声,“陛下,那匹马哭了。”

    赵曙捂着小腹,可最后还是没忍住。

    “噗!”

    “哈哈哈哈!”群臣不禁大笑起来。

    稍后宫中有宴席,众人放开吃了,各自带着赏赐归家。

    沈安在皇城外遇到了专门等候他的唐仁。

    先恭贺了一番后,唐仁说道:“郡公,那个张五郎被人坑了。”

    “谁?”

    “张五郎,就是原先在中京城被下官救的那个密谍。”

    “有人在家中说您的坏话,被张五郎听到了,就拿下那些人,随后被勾当皇城司胡榭年责打去了半条命。”

    沈安打个酒嗝,看着前方的人流,微笑道:“某刚立下大功,官家正头疼怎么封赏……”

    他此次的功劳真的太大了,赵曙很是头疼,觉得一个直龙图阁不足以酬功。

    群臣也很纠结,许多人不希望他快速升官,可不升官的话,就得有人断腿啊!

    ……

    第三更,还有。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