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4章 都喜欢某,很为难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张五郎躺在床上,面色惨白。

    唐仁压着火气问道:“郎中怎么说?”

    张五郎的娘子垂泪道:“说是将养着,看看……官人年轻,说不定就熬过来了。”

    唐仁深吸一口气,“某回头就去另寻个郎中来。”

    张五郎的娘子能请到什么好郎中?这等伤势却耽误不得啊!

    唐仁回头叫了郎中来,而后又去打听了消息。

    “说是触怒了上官……”

    “哪个上官?”

    “勾当皇城司胡榭年。”

    唐仁点头,稍后去了皇城司,求见张书,但哪有当事人说的清楚直接。

    韩琦说道:“陛下,此次西北大战,右路军拿下了左厢军司、银州和夏州,其中麟府路折继祖单独拿下了左厢军司,随后和种谔联手拿下了银州和夏州,陛下,火药起了大作用。”

    “说说。”

    “火药包密集堆积在一处,一并点燃了,那些城墙大多会被炸塌。此战我军多次利用火药炸开城墙,为此省时省事,另外少了许多伤亡。”

    赵曙点头,“朕在大名府时见到他们操演,当真是厉害。能炸开城墙,那这个天下对于大宋而言,再无坚城。”

    “陛下,幽州城怕是炸不开吧。”

    这话很是扫兴,赵曙看到是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臣子,这才罢了。

    幽州是雄城,当年太宗皇帝亲征打了许久都没打下,最后高粱河大败,自己坐着驴车跑路,人送外号:高粱河车神。

    “沈安怎么打下了三城,给朕说说。”

    赵曙最得意这个,在大名府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很是痛饮了一番。

    他此生喝醉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次是在大名府,一次是在此次凯旋回京后。

    沈安很是无奈的走出来,看着有些不着调,包拯喝道:“正经些。”

    我很正经啊!

    沈安是觉得这等事儿说的太多了,有啥意思。

    他不知道赵曙想听,百官想听,就是想听那个自豪的劲头。

    大宋憋屈了百年,如今一朝翻身,爽得用文字都无法形容,只能不断的去感受那种自豪和暴爽。

    “臣令人用火药炸开了洪州城,王韶围杀了守军,立下大功。”

    王韶站在后面,看着很是淡然。

    “臣并未歇息,而是乘敌不备,率军直扑宥州,令游骑引诱敌军出击,臣率军隔断敌军和宥州城之间的联系,敌军反扑,被我军战车击溃,随即四面合围,敌军被聚歼。”

    “战车?”

    赵曙兴致勃勃的道:“朕读史时常见战车,前汉之前,各国交锋多有战车,战车千乘即可称雄啊!”

    “宥州守将李宝玖归降,臣让他领军佯装溃军,骗开了盐州城……”

    “好计谋!”赵曙不禁赞道:“这等计谋信手拈来,可见沈安的兵法大成了。”

    包拯觉得这夸赞太过了些,怕沈安被架着烤,赶紧出班说道:“还差些,还差些,少说还得六七年吧。”

    六七年后,那时的沈安根基雄厚,自然不惧小人之言。

    赵曙莞尔道:“这是担心朕过河拆桥?安心,西夏之后还有辽人,还有许多对头,怕是一辈子都打不完。”

    有人在欢喜,有人阴郁满面。

    官家是什么意思?

    一辈子都打不完的对头,难道大宋要继续穷兵黩武下去吗?

    “那个李宝玖呢?”

    赵曙觉得西夏将领归降算是个极好的兆头,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封赏。

    李宝玖在殿外,稍后被带了进来。

    “呀!”

    有内侍见到李宝玖脸上那道可怖的伤口,不禁惊呼出声。

    赵曙问道:“可是厮杀时受的伤?”

    李宝玖低头,沈安说道:“陛下,这是他自伤……”

    “哎!”赵曙觉得怕是被擒后想自尽,后来被沈安劝了,于是才归降。

    人就怕脑补,一脑补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他骗开了盐州城,这是大功,不可不赏。”

    “陛下!”

    沈安很纠结,但却不好说话。

    李宝玖抬头,“陛下,小人不做官,要做主人的奴仆。”

    这是个一言九鼎的好汉子,只是一开口就梗着了赵曙。

    “奴仆?”赵曙从未见过喜欢给人做奴仆的。

    沈安也没法解释。

    最后还是韩琦出面了。

    “陛下,当时说归来后陛下当有重赏,李宝玖就拿着刀割了这么一道大口子。”

    韩琦双手拉开,若是李宝玖那道伤口有那么大,估摸着脑袋都没了。

    ……

    第二更。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