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2章 回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大军凯旋,但并未走延川回师,韩琦提出了走镇戎军,诸将都没意见。

    大军一路浩荡,一路上遇到的军民无不欢欣鼓舞。那些百姓饱受西夏人的侵袭,得知已经夺取了灵州后,迸发出来的热情让人头痛。

    “韩相可在?”

    几个老人站在路边,手中有酒壶,还有一个簸箕,上面装着几十个炊饼。他们的身后是一群孩子,正雀跃的嘀咕着。两侧的百姓都在翘首以盼。

    骑兵过去后就是中军。

    韩琦在中军,接到消息后就赶来了。

    “见过相公。”老汉等人拱手。

    “诸位免礼。”

    韩琦下马,一个老人上前,“听闻大军夺取了灵州,小人等欢喜不胜,想着此后再也不用遭遇西贼的侵袭,也不用去修筑堡寨了,就弄了些酒食,还请相公不嫌简陋,用些吧。”

    以往大宋在边境直至纵深一直在修建堡寨,目的是延缓可能的敌军入侵。而这些修建工作就是民夫。

    这便是北宋版的箪食壶浆。

    韩琦楞了一下,目光复杂的点头。

    于是酒水被倒在碗里,韩琦一饮而尽。

    偌大的炊饼,韩琦大口大口的吃着,被噎着了也不肯停下来。

    当年他兵败后,那些百姓拦着他,不是箪食壶浆,而是哭嚎,问自己的子弟何在。

    香烛纸钱在燃烧着,那一刻他无言以对。

    他们都战死了。

    韩琦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拱手。

    无数百姓在大军行进的路边欢呼着,这一刻,武人再也不是贼配军,而是人人崇敬的对象。

    韩琦的情绪在渐渐低沉。

    直至隆德寨,他才恢复了一些精神。

    羊牧隆城,现名隆德寨。

    “老夫还是喜欢叫它羊牧隆城。”

    韩琦站在一个小土坡上,看着远方,神色怅然。

    “老夫让你等从灵州来到了这里,算是绕了个圈子。”

    若是回京城的话,走延川更近些。

    沈安没说话,诸将都在沉默着。

    “那年……康定二年……各方消息汇总,老夫以为李元昊在谋划渭州,于是尽出镇戎军精锐,又出钱粮募集了悍勇之士万余人,令任福统军前去击贼……”

    那是好水川之战啊!

    沈安心中一震,看了韩琦一眼。

    韩琦的神色苍茫。

    “那一日他们一路追击,黄昏时任福在好水川扎营,此时粮草不继……第二日,任福与朱观部顺着河谷一路追索……在羊牧隆城东五里发现银泥盒,安北……”

    沈安回身,韩琦苦笑道:“人不能太好奇。”

    沈安点头,韩琦叹道:“他们打开了银泥盒,随即哨鸽飞出……敌军伏兵尽出。”

    哨鸽就是带着哨子的鸽子,一旦飞翔,就会发出哨声,后世也有许多。

    沈安有一阵子就喜欢站在自家的阳台上,看着一群哨鸽在空中不断来回飞翔,听着那哨声,觉得很是悠然。

    “敌骑疯狂冲击,我军顽强防御,那时的大宋将士,真是不差。”

    是不差。

    在被合围之后,他们兀自不溃,顽强抵抗着。

    “激战多时,山头突然竖起大旗,我军往哪边跑,大旗就指向哪边……”

    李元昊和那个大汉奸张元当时就在山头上。

    看着故国大军被自己的计谋围杀,张元彼时在想什么?

    沈安真的很好奇那等人的脑子里是什么回路。但想来在那等人的眼中是没有家国这个概念的吧。

    “后来有人说当时我军悍勇,有将领率军反复冲杀山头。”

    冲杀山头是最惨烈的战斗,敌军居高临下,随便滚一块大石头下来,就能碾死许多将士。

    “后来……老夫一直想去看看,看看是否如他们所说的那样。”

    韩琦上马,诸将上马。

    “出发吧。”韩琦的神色有些激动,大抵是类似于近乡情怯的那种。

    大军缓缓而去。

    沈安留在了后面,“去隆德寨多买些香烛纸钱来。”

    稍后几辆大车出来,上面全是祭祀用品。

    沈安追上了韩琦,韩琦看到那些东西,点头道:“你有心了。”

    前出五里,即可看到一条河谷地。

    河谷地几里长,边上有山坡。

    这里一看就是绝地。

    到了这里,韩琦就下马了。

    他看了一眼幽深的谷地,脸颊颤动了一下,“老夫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来到这里,梦里梦到西北大战时,总是觉着……死后魂魄会飘来吧。活着时,老夫没脸来。只是此次大胜西贼,老夫来了,来看看那些将士们。”

    他迈步进去,脚下有些不稳。

    沈安走在侧面,一路看着这片谷地。

    隆德寨外是一片良田,这里却是群山环绕,中间挤出了一条谷地,看着颇为幽深。

    “在这里!”

    前方带路的军士回身喊道:“就在这里。”

    沈安看到了骸骨。

    一个破损的头骨就在河滩边上,和那些鹅卵石一起,若是不留心的话你还发现不了。

    韩琦点点头,“回头都收起来。”

    大宋胜利了,这里将会远离刀兵,可以从容收拾这片战场。

    越往里走,看到的骸骨就越多。

    “想收敛的呢,只是太多了。”

    军士很难为情。

    韩琦没说话。

    一步步的往里走,站在山脚下时,前方就是一个突起的土层,很宽阔。

    军士回身,低头不语。

    韩琦缓缓走了过去。

    他笑道:“安北你可知道大宋为何要和李元昊在此开战吗?”

    沈安摇头,这个他真不知道。

    “这里紧靠六盘山,六盘山能养马。”

    瞬间沈安就明白了。

    大宋缺马,而不管是辽人还是西夏人,都畏惧让大宋掌握着养马地。有了战马的大宋,辽人也不敢嘚瑟。

    这便是中原王朝的底蕴,哪怕是在压制武人的大宋,只要给他们战马和利器,那些被压制的将士们亦能守护家园。

    “此战夺取了韦州和灵州,六盘山尽在大宋掌握,加之横山,大宋……有养马地了。”

    他缓缓走向那片土层,喃喃的道:“如此老夫方敢来此,否则无颜见这些将士。”

    他突然止步,低头。

    一根腿骨就从地底伸了出来,挡在他的前方。

    韩琦伸手,“拿了铲子来。”

    有人递了铲子过去,曹佾准备上前,沈安摇头,“等晚些时候。”

    韩琦孤独的挥动着铲子,一步步的铲下去,渐渐的,一具倒仰的骸骨就出现了。

    这具骸骨的胸口那里还留有箭头,空洞的眼眶在看着天空。

    韩琦看着手心里的水泡,苦笑道:“老夫本想把你们都挖出来,可养尊处优多年,竟然不成了。”

    沈安挥手,众人一拥而上。

    “都小心些。”

    众人小心翼翼的刨开土层,不时传来惊呼声。

    “天呐,下面全是骸骨!”

    挖不下去了。

    只是刨开土层,就能看到下面的无数骸骨。

    韩琦杵着铲子,缓缓走向山坡。

    山坡那里随便一刨就是骸骨。

    “这是将领。”

    曹佾发现了一具骸骨。

    骸骨的头盔还在,根据姿势来看,他当时应当是倒在了冲击山头的途中。

    韩琦在看着山坡。

    “当年他们发现了敌军在山头用大旗指挥,于是就仰攻山头,前赴后继,不肯退后,我大宋勇士……威武。”

    韩琦走了下去。

    他站在那片骸骨的前方,嘴唇蠕动着。

    “二十六载了,老夫来看看你们。”

    “二十六年前,老夫令你等出击,老夫在后方翘首以盼你等凯旋……”

    沈安点了三炷香上前,插在前方。

    众人皆如此,香火渐渐旺盛。

    “兵败的消息传来,老夫痛彻心扉,西北局势随即糜烂,老夫之罪也!”

    韩琦……

    他竟然认错了?

    正在插香的孙晗不禁愕然。

    大宋文官的尿性就是‘什么都能认,就是不认错’。

    “老夫一直不知道你等是如何厮杀的,今日老夫看到了。你等死战不退,前赴后继,老夫以此为荣,老夫……”

    他的眼睛不停的眨动着,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老夫……”

    嘭!

    庞大的身躯轰然跪下。

    “相公!”

    有人失声叫喊,甚至还伸手,仿佛这样就能把韩琦拉起来。

    沈安默然站在那里,看着前方的香火缭绕。

    “山背后有藏兵洞,里面发现了西贼的东西。”

    折克行去了一趟山背,发现了不少东西。

    有西夏的箭矢,还有些罐子什么的。

    一切都明了了。

    ……

    任福领军在此被伏击,他一面率军抵抗,一面令人仰攻山头。

    只要夺取了山头,此战就能逆转。

    但李元昊早有准备,或许说是那位大汉奸张元早有准备,在山背挖了许多藏兵洞。

    宋军仰攻时,藏兵洞的西夏人出击,居高临下,酣畅淋漓的屠杀着宋军。

    这样的地形之下,实际上就是一场屠杀。

    “此战的文官也死战不退!”

    曹佾的声音很小。

    沈安点头。

    大宋从不乏果敢之士,只是长久的苟且冷了那些热血。

    那些文官也挥舞着长刀在厮杀,气喘吁吁,却不肯退缩。

    无数将士嘶喊着,在抵御敌军的冲击。

    那些冲向山坡的将士们,至死也是扑倒在那里。

    沈安低头。

    “魂兮归来!”

    韩琦仰头在呼喊着。

    沈安抬头,此刻香火密密麻麻的,浓密的烟雾在河谷里缓缓上升。

    呼!

    一阵风吹过。

    “魂兮归来!”

    韩琦在喊第二声。

    烟雾被风吹动,在谷地里盘旋。

    螺旋状的烟雾不停的在旋转着。

    “魂兮……归来!”

    呼!

    旋转的烟雾骤然加快,猛地飞了上去。

    沈安看着这个异象,心中骇然。

    后世在这里居住的人说夜里经常听到哭泣声,还有厮杀声,磷火四处飘荡。

    沈安低头,喃喃道:

    “魂兮归来!”

    无数人低头。

    “魂兮归来!”

    香火猛地一盛,烟雾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韩琦老泪纵横,“治平四年一月,大宋一战夺了西贼半壁,大军攻陷灵州。老夫发誓,敌军再也无法踏入此地半步,你等……可安心归来了,跟着老夫……老夫带你等……回家!”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