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1章 破城(为盟主‘20180114124949739’加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涞水守军在眼巴巴的看着范阳方向,他们希望范阳守军能一举击溃宋军,然后涞水这边还能来个拦截,立下大功。

    等啊等,一群人翘首以盼,终于盼到了消息。

    一队斥候激动的冲进城,喊道:“宋军大败,正在朝着这边溃逃……”

    辽将眼睛一亮,问道:“果真?”

    斥候说道:“有人断了手臂,浑身是血……后面还有我军在追杀!”

    断了手臂还在逃,这个就是真的了。

    辽将大喜,喊道:“出城,全军出城,咱们去截杀宋人。”

    一群人欢呼着冲出了涞水城,辽将欢喜的道:“此战一旦胜利,我军就是反败为胜,陛下那边就是大功,大功啊!若是能活擒沈安,不说旁的,每人升官两级都不是事。”

    升官两级啊!

    辽军上下都激动了。

    “活捉沈安!”

    “活捉沈安!”

    一时间士气如虹,当看到前方烟尘滚滚时,辽将喊道:“稳住,稳住,准备截杀……”

    渐渐的,前方的宋军溃兵出现了。

    他们神色狼狈,队形散乱,一边打马逃跑,一边叫喊着。一个宋将右臂断了,空荡荡的衣袖在随风飞舞……

    而在后面,隐隐约约能看到辽军骑兵在追赶。

    “活捉沈安!”

    辽将举刀,觉得自己人生的巅峰就在眼前。

    沈安数次击败大辽,若是能活擒了他,那就是不世之功。

    这个功劳是某的了!

    “杀!”

    他举刀第一个冲杀上去。

    辽军人人争先,唯恐被人把沈安给先弄死了。

    “活捉沈安!升官发财!”

    就在他们狂喜时,宋军溃兵里有人喊道:“弩箭……”

    那些溃兵拿出了弩弓,辽将觉得不大对劲。

    “放!”

    数千弩箭飞了过来,两千辽军懵逼了。

    这特么是溃兵?

    那么整齐划一的动作,你告诉我这是溃兵?

    而且后面的追兵也在举着弩弓……

    “杀敌!”

    一队黑甲骑兵突然冲杀出来,为首的年轻人大笑道:“老子的计谋如何?”

    黄春把右手从血迹斑斑的袖子里钻出来,笑道:“某的手臂又回来了,哈哈哈哈!”

    后世那些乞讨的装断臂不算啥,他们还能装断腿,沈安只是随便吩咐了一下,黄春就心领神会,于是宋将断臂亡命而逃的场景就发生了。

    “郎君高明!”

    一群人在欢呼着,后面那些辽军突然从左右两翼包抄了过来。

    这哪里是追兵,分明就是宋军伪装的。

    “上当了,撤回去!”

    辽将才下达了这个命令就后悔了。

    从这里到城门的距离不近,一旦被宋军咬住尾巴怎么办?到时候连城门都关不了,涞水城还能保得住?

    “不,迎战!迎战!”

    辽将的命令一下,正在奔逃的辽军又开始掉头。

    卧槽!

    这阵型全乱了啊!

    辽将捂着脸,喊道:“杀敌!”

    他的应对完全乱了,心乱如麻。

    某的谋略不差啊!

    他自认为谋略和兵法不差,可在面对沈安时却心虚了。

    人一心虚就会做出错误的决断,他就是这样。

    前后不一的命令导致辽军阵型大乱,宋军趁机冲杀过来,把辽军杀散。

    辽将痛苦的喊道:“杀敌!杀敌!”

    可辽军都被打散了,怎么杀敌?

    战场上随处可见宋军在围杀辽军,渐渐的,辽军开始四散奔逃。

    辽将也想逃,但他知道自己逃回去也是死,暴怒的耶律洪基会让人弄死他,还会连累家眷。

    所以不如战死吧!

    于是辽将举刀喊道:“杀敌!”

    他孤独的冲杀过来,一人一骑显得格外的悲壮。

    “好汉子!”

    宋军中有人赞美着,沈安听到了,喝道:“小种去,弄死他!”

    “是!”

    闻小种提刀出阵,策马冲了过去。

    辽将本以为会被乱箭射死,没想到沈安却安排了人出来单挑。

    这就是机会啊!

    一旦他斩杀了此人,就算是后续身死也是勇士,耶律洪基会厚待他的家眷。

    沈安你这个撒比!

    哈哈哈哈!

    辽将大笑着冲杀过来,挥刀……

    他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刺客,堪称是单挑之王。

    闻小种看着木然,就像是个庄稼汉。他木然的格挡,看似很缓慢。

    ——变化很重要,不要一直快,要一会快一会慢,对方适应了你的慢时,你再骤然发力……

    这就是节奏的变化。

    缓慢的长刀在辽将不敢相信的眼神中陡然加速,从他的脖颈处划过,带起了一抹鲜血。

    闻小种策马回头,持刀冲着沈安拱手,“多谢郎君!”

    沈安不断给他战争厮杀的机会,这是栽培。

    沈安点头,指着城中说道:“城中此刻必然空了,杀进去,找到那些辽人,让他们搜罗城中的粮草钱财,还有,记得把牲畜全给收集起来,弄成大车,把财物粮草全数装在大车上带走。”

    黄春欢喜的道:“郎君虽然没打过草谷,可这话一听就是行家。”

    沈安看了他一眼,说道:“黄春带着人警戒。”

    黄春苦着脸道:“郎君,某还想进去寻摸一个女子呢!”

    寻你妹!

    沈安想到了这个,就喝道:“这里是汉地,记住了,这里是汉地,那些汉儿虽然不认同咱们,可咱们血脉相通,迟早有一日会重新成为兄弟姐妹,所以……某若是听到了有谁去祸害汉人,杀了!”

    众人悚然而惊,纷纷领命,然后冲进了涞水城中。

    “宋军来了!”

    涞水城中一片慌乱,就和大片里演的一样。

    宋军就奔着仓库和衙门去了,还有一拨人在城中寻找高门大宅,找到后就破门而入。

    “找钱财粮草!”

    “有人阻拦!”

    “是什么人?”

    “是辽人!”

    “杀了!”

    惨嚎声传来,闻小种看了沈安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心中就有数了。

    汉人不能动,但辽人沈安却没提及。

    沈安感受到了目光,就说道:“当年……辽人和西夏人最喜欢打草谷,更喜欢入侵。每次入侵大宋,那就是他们的狂欢日。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和他们的无恶不作相比,某只要财物和粮草。”

    闻小种不禁赞道:“郎君胸襟广阔。”

    “啊……”

    这时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传来,接着一个宋军大汉扛着一个辽人女子出门,见到沈安后,就嘿嘿的一笑,说道:“沈县公,小人没娘子……”

    “操蛋的玩意儿,滚!”

    沈安喝骂了一声,那大汉扛着女子就跑了。

    闻小种侧身看着沈安,觉得眼前的这个大宋名将让人看不清。

    你说他有节操吧,可刚才强抢民女的事儿就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却视若未见。

    城中处处都是惊叫,偶尔有惨叫。

    随即数百辽人壮汉被弄了出来。

    “让他们搬运粮草,跟着去保州城。”

    沈安的命令格外的冷血,可无人有异议。

    这百年来,辽人就是大宋的梦魇,无数次的杀戮早就让两国成为了生死大仇,此刻宋军得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财物粮草装车,随即一把火烧了官衙,沈安喝道:“我们回去!”

    众人回身,就见前方一群男女老少跪着。

    这得有数千人吧?

    而且这些人都带着大车,身上背着包袱……

    为首的一个老人抬头道:“见过沈县公,还请沈县公求我等汉儿一命。”

    沈安神色淡然的道:“入城之后,某下令麾下不得动汉儿分毫,难道有人违令吗?”

    老人说道:“无,沈县公治军严谨,军令如山,麾下秋毫无犯。”

    心狠手辣才是真的吧?

    这些骑兵都知道沈安的手段,所以军令一下,没人敢去触犯。

    沈安淡淡的道:“那你等还来作甚?”

    黄春看着这些人,突然一个激灵,“宝玉,这些人……这是涞水城里的全部汉儿吧?”

    严宝玉点头,黄春讶然道:“他们怎么像是要迁徙的模样呢?”

    老人苦笑道;“您下令麾下对汉儿秋毫无犯,可辽人却倒了大霉……等辽军重返涞水,第一个就要拿咱们来开刀……都是奸细啊!”

    黄春悚然而惊,低声道:“是啊!咱们只拿辽人动手,汉儿秋毫无犯,这便是有情弊,若是辽人怀疑是汉儿打开了城门……这一城的汉儿怕是都会被弄死。郎君……好毒啊!”

    卧槽!

    闻小种和严宝玉都惊呆了。

    合着秋毫无犯还有这一层意思?

    “辽军凶残,此次大败定然会痛彻心扉,他们要解气……可怎么解气?只有拿咱们来开刀……”

    老人伏跪下去,“我等愿意重归大宋,恳请沈县公应允。”

    众人俯首,“我等愿意重归大宋,恳请沈县公应允!”

    数千人的声音不小,沈安微微抬头看着天空,想起了以后……

    以后北方的汉儿会完全融入到异族之中,他们积极主动的跟随着异族南下入侵,最后灭掉南宋的也是汉儿……

    他缓缓的道:“以前的大宋柔弱,于是北地汉儿都愿意奉辽人为主,可今日某要告诉你等,汉儿就是汉儿,异族的刀枪再强大,也打不垮汉儿的脊梁骨!跟着某,跟着大宋,咱们重新挺直了脊梁,重振汉儿之名。”

    那些汉人面面相觑,有人低声道:“汉儿很厉害吗?”

    辽人压制大宋百年,也统治了北地汉人百多年,这些汉人早就忘记了自家祖先的威名。

    一个老人茫然的道:“汉儿啊……汉唐时,那是令异族丧胆的存在。只是如今……”

    宋军将士精神抖擞,目光锐利,看不到半点软弱。

    “如今……如今的汉儿好像又重新站起来了。”

    ……

    码字最舒坦的莫过于写出感动自己和书友的情节,然后再来个盟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