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归元之境】第037章 归元、化始、太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怎么会还没出来呢!”时间过去了三天,申屠妙珠依旧盘腿坐在那块巨大的岩石前,不过却失去了往日的平静,变得有些焦躁。

    无尽星空自归元教成立以来,便一直是归元教的最大依仗,几乎每一代都会涌现出一名归元镜强者,最巅峰时甚至一教就诞生了七名归元镜强者!

    但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也不过是当初归元教开山祖师那一次,一共在无尽星空当中呆了一整年时间,最后才被无尽星空直接给抛了出来。

    除去这位开山祖师外,归元教历史上还真没有出现哪一个会在无尽星空当中停留超过两天的强者……就算是当初的开山祖师,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在研究无尽星空的奥秘而已,并非一直在体悟无尽星空当中的神奇。

    按理来说,进入其中的进化者只要有所感悟、有所突破,就会被无尽星空直接从里面抛出来,否则就是时满一年才会被抛出。

    但这一次显然超出了申屠妙珠的理解范畴,马允辉进入无尽星空已经有近三天零十七个小时了,就算是按照一年来计算,这时间恐怕也已经超出了一年的界限……他究竟在里面搞些什么呢?!

    盘腿打坐的申屠妙珠强压着心中的焦虑,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静一些……无尽星空虽然奥妙无穷,但毕竟从来没有发生过害人性命的事情。

    不过,让申屠妙珠越来越紧张的是,时间在悄然流逝,转瞬间就已经过去了四天,可马允辉却依然没有半点破关而出的迹象。

    五天……六天……七天……八天……九天……时间定格在了第二十天中午十二点整,就在申屠妙珠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等待,准备回去随便找个人丢进去无尽星空寻找马允辉的时候,连续二十天都不曾出现过变化的石头,才终于亮起了一层朦胧的金光,一道熟悉地人影出现在申屠妙珠的视线之中。

    在无尽星空内呆了整整五年半,虽说不吃不喝,但身体的变化却依然在进行……此时的马允辉从表面上看,年纪已经有二十七八了。

    但让申屠妙珠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二十天前进入无尽星空的马允辉虽然气息内敛,但只要有点眼光的人都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气息,而那种奇怪的气息,无论马允辉怎样收敛都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

    可此时从那块大石头当中走出的马允辉,却根本没有了任何气息波动,不仅没有能量气息的波动,也没有半点奇怪气息的存在,就像是……就像是在无尽星空当中遭遇了什么,导致散功一般!

    马允辉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微笑,简简单单往那里一站,真实地不能再真实了,任由申屠妙珠如何瞪大双眼,也无法在马允辉身上找到半点突破的迹象!

    看到这样离奇的一幕,申屠妙珠可真的被吓坏了,再加上马允辉那前所未有的二十天记录,使得她唰的一下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一个闪烁间便出现在了马允辉的跟前,一声不吭地就伸手抓向了马允辉的胳膊!

    按理来说,以马允辉入关前归元镜第二重巅峰的境界,这种突如其来的袭击,就算是马允辉知道申屠妙珠并无恶意,也是会本能地进行躲闪的。

    可让申屠妙珠几乎不敢相信地是,她抓住马允辉的胳膊了!马允辉不躲不闪,就像是个平常至极的普通人,任由她轻易的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不应该……不应该的啊!”被马允辉表现出来的情况弄得头疼欲裂,申屠妙珠松开了自己的右手,口中一阵呢喃自语后,方才看着马允辉问道:“怎么会这样?你那一身实力呢?你的杀戮意境、你的先天罡元呢?!”

    “……”面对申屠妙珠这般紧张的询问,马允辉却是坦然自若地笑了,语气十分轻柔,也十分自然地回答道:“都没有了。”

    “什……什么?!!”申屠妙珠直接就张大了嘴巴,一丝丝浓烈的不安从她眼眸中流露出来,她失声道:“怎么会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它们本就不应该存在。”马允辉轻声一笑,一举一动间都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形容地随和之感,他微笑着回答道:“既然不应存在,那自然要让它们散去,天地自有法则,要取得,必先舍得。”

    “什么意思?”听着马允辉那似是而非的话,申屠妙珠根本无法理解这番话背后的意思,她只在乎一点!那就是马允辉现在的实力,是突破了,还是散掉了?

    申屠妙珠的紧张情绪完全从脸部释放了出来,而看到她脸上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马允辉则是淡淡一笑,没有多余的废话,轻抬右手在虚空之中点了一下,也根本不见他有任何的气息波动,远方三公里之外的一座山峰,就忽然之间变成了一堆尘埃,无声无息地崩塌!

    这一幕,着实将申屠妙珠吓了个肝胆欲裂!这……这是什么招数?!

    有心点拨一下申屠妙珠,马允辉也不吱声,继续抬起右手在虚空中看似非常随意地滑动了一下,然后……远处那座刚刚被他化为尘埃的山峰,就这样突兀地重新凝聚,丝毫看不到之前被破坏过的痕迹!

    望着眼前这种有如神迹般的手段,申屠妙珠才算是稍稍的清醒了一些,她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惊声道:“你……你突破到第三重了?!!”

    “是,也不是。”马允辉露出了微笑,在申屠妙珠满是困惑的眼神注视下,缓缓说道:“归元镜并没有一重、二重、三重之分,因而我没有突破到第三重。”

    “没有一二三重的境界区分?!”从马允辉口中听到这般颠覆往常理解的话语,申屠妙珠直接就张大了嘴巴,定定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自封神镜第九重开始,人体的潜力就已经被开发到了极限。”马允辉随手捏来,流畅的说道:“突破人体极限之后,第一个境界便是我们以往所熟知的归元镜,但是归元镜就是归元镜,没有第一重,也没有第二重、第三重!”

    “人们所常说的归元镜第二重,其实并非归元镜,更加准确的称呼,应该是化始镜,也就是从归元镜进入最后一个境界的过渡阶段。”

    马允辉说到这里,便微微停顿了片刻,接着才道:“达到化始镜后,一只脚就已经踏入了最后这个奇妙境界的大门,只可惜数万年来,归元三千界从未有一人能够顺利地跨过这道门槛,原因便在于不懂取舍。”

    “化始镜之所以被称之为化始镜,便是让你舍弃现在拥有的一切,重新让自己回到当初还未修炼时的状态……这种情况,也被称之为散功!”

    “只有舍弃了这一切,你才有机会触碰到那至高的存在,只有碰到了、看到了、明悟了、理解了之后,才算真正的踏入了最后阶段……这个阶段,被称之为太虚境!”

    “太虚境?!”从马允辉口中说出的事情对于申屠妙珠而言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了,她倒抽了一口凉气,说道:“才有机会触碰到……你的意思是,就算散功之后,也不一定就能成功?”

    “没错。”马允辉轻轻地点头道:“化始镜理论上已经到了蜕变的阶段,但是在你真正选择要蜕变之前,却仍然需要做很多的准备,只有准备充分的强者,才有机会进入最后的境界,而这个机会据我估算,恐怕不足千分之一!”

    “千分之一……那你……”申屠妙珠听得有些狐疑了,千分之一的几率都能碰到?如果连这也是运气使然的话,那马允辉还真的就无敌了。

    在申屠妙珠狐疑的目光注视下,马允辉倒是坦然的笑道:“师母,弟子有两个消息要告诉您老人家,不过一个是坏消息,一个是好消息……”

    “我先听坏消息!”申屠妙珠根本不等马允辉把话说完,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你赶紧别浪费时间了,快点说啊!真是急死人了……”

    “好吧,那就先说坏消息。”马允辉丝毫不在意申屠妙珠的急躁,自顾自、慢吞吞地说道:“由于我这一次突破严格来说是靠作弊得来的,那维持无尽星空的枢纽,已经因为我的掠夺而陷入瘫痪了……”

    “什么?!!”这一下,申屠妙珠的尖叫声就比刚才更加尖锐了,她惊呼道:“那岂不是说无尽星空从现在开始,就……就……”

    “没错。”马允辉点点头,打破了申屠妙珠的最后一丝希望,“从现在开始,无尽星空由于过度的损耗,已经完全报废了,不可能再重新恢复了!”

    “你……我……”申屠妙珠被这消息打击地快要傻眼了,好在她脑海中灵光一闪,赶忙问道:“那你的好消息呢,好消息又是什么?!”

    “好消息就是,我从无尽星空的枢纽当中得到了这个。”马允辉终于失去了之前的淡定,有些尴尬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石子,递给申屠妙珠说道:“这颗小石子是无尽星空瘫痪之前形成的种子,只要等它成长起来,早晚无尽星空都是会重新出现的。”

    “……”申屠妙珠默默无声地接过了这颗小石子,再默默无声地看一眼身旁一人多高的大石头,然后望着自己掌心当中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石子,忽然间就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这算什么?他妹的,这算什么啊啊啊啊!!!

    马允辉敏锐地从申屠妙珠身上察觉到了无比强烈的怒火,不等申屠妙珠爆发出来,他便脚底下抹油直接闪了,“那个,师母啊,弟子观您最近有些上火,体内有一股燥火正在熊熊燃烧……那个,弟子就不打扰师母灭火了,来日等师母火气消了,弟子再登门请安啊……”

    天空之中回响着马允辉临走之前留下的这番话,人却早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了,只留下欲哭无泪的申屠妙珠站在那里,拽紧了拳头吼道:“马允辉,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还我无尽星空!!!!”

    ………………

    自从二十天前马允辉亲自登门之后,夏侯易就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一边督促大军继续攻打被地煞宗占领的地盘,一边却独自一人赶到了地煞宗的山门,找到了当时正躁动不安的王贤霆。

    夏侯易不会傻傻地告诉王贤霆自己的决定,他语重心长地告诉王贤霆说,“师弟啊,我等归元镜强者拜天地为师,每一步都需要自己小心翼翼的摸索,师兄念你修炼不宜,实在是不忍心啊……”

    具体夏侯易都跟王贤霆谈论了些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二人心中明白,反正就在夏侯易离开地煞宗后的第三天,地煞宗的王贤霆就广发通告,说地煞宗和泰和钱庄之间的冲突已经平息,即日起陆续归还从泰和钱庄抢夺的一切。

    这个通告一出,立刻就在归元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而天罡门那边,早就有所预料的端木静,也十分果断的停止了攻击。

    天罡门这边投鼠忌器没有继续攻击,王贤霆也没有时间再去理会天罡门,因为他还得紧张地从各处调集资源,以完成当时停战协议签订时的种种条款。

    泰和钱庄卖了个人情,地煞宗毁灭的危机解除,双方都得到了各自满意的结果,唯独天罡门成了这一次事件的冤大头!

    转眼间二十天过去了,夏侯易再一次来到了地煞宗。

    “呵呵,师弟啊,各地的交接都已经完成了,那些归还的资源也都清点完毕,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便至此一笔勾销吧!”和王贤霆走在一起,夏侯易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二人就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再没有了当时的火气。

    而王贤霆虽然感到了阵阵肉痛,但至少灭门的危机已经解除了,总算是有点安慰,他笑道:“师兄所言甚是,师弟也是这么觉得的!”

    “哈哈哈哈……”二人相视大笑,片刻之后,夏侯易主动提议道:“归元界战乱已有数年之久,此番你我之间恩怨两消也算是造福了这天下苍生……不过,那天罡门的大军依然驻扎在滕兰河以西,为兄以为,我们应当一同过去,找那天罡门的少门主好好说教一番,让他也撤兵才是正道!”

    “没错。”夏侯易的提议让王贤霆简直是心花怒放,毫不犹豫地就附和道:“师兄的提议非常正确,师弟理应陪同!”

    于是,两个多小时后,夏侯易和王贤霆就勾肩搭背地出现在了滕兰河中段的天罡门大军营帐上方,王贤霆有夏侯易随行,这嚣张的气焰便不可控制地流露了出来,“下方可是天罡门驻军的营帐?老夫王贤霆与夏师兄前来一坐,怎的,还不出来迎接?!”

    听到王贤霆语气当中流露出的浓浓傲气,夏侯易非但不恼,反而是笑吟吟的看着,一言不发。

    让马允辉停手,再让王贤霆和马允辉之间保持对立的关系,这才是夏侯易最想做的。

    只可惜,这一次王贤霆二人的如意算盘却是注定要落空了。

    二十多分钟前刚刚回到营地的马允辉正在跟端木静几位师母讲解着太虚境的玄妙,结果坐下没多久,就察觉到了王贤霆和夏侯易二人的气息波动。

    原本马允辉刚刚讲到关键的地方,也不想停下来,但谁知道王贤霆居然如此嚣张地就直接喊出来了,还要出去迎接?

    坐在椅子上的马允辉眉头一皱,朝端木静几人微笑道:“各位师母暂且等等,待弟子出去收拾了这老乌龟再来为几位师母讲解太虚境。”

    话音一落,马允辉的身影凭空消失。

    而与此同时,天空当中,王贤霆的背后,却忽然间出现了马允辉的身影,也不见他流露出半点气息波动,一抬手就拍在了王贤霆的天灵盖上!

    “老东西,本门主还未抽出时间去找你,你倒是主动找上门了……给我滚下去吧!”半个小时前,罡爷已经把门主的位置正式传给了马允辉。

    “砰……”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王贤霆这个归元镜第二重巅峰的强者,甚至连半点反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马允辉看似轻飘飘的一巴掌直接扇地撞在了地上,一声巨响过后,陷入地表将近十六米!

    马允辉没有理会王贤霆,而是扭头望向了一旁惊恐万分的夏侯易。

    “姓夏的,本门主二十天前邀你一同出手对付王贤霆,你却以心怀天下苍生为由拒绝了本门主……怎么,这才短短二十天,你就跟王贤霆这老东西同流合污,合起伙来想欺负我天罡门是吧?!”

    “我……马门主,您别误……”

    “你也给我滚下去吧!”

    “砰……”

    “啊……”刚刚挣扎着想起来的王贤霆再一次惨叫了出来……

    进入太虚境的马允辉,已经不能以进化者的标准进行衡量了。如果真要在他身上做出一个准确的定论,或许用‘神’这个词,还会更加准确一些。

    太虚境以下,对现在的马允辉而言,基本等同于是随手可以捏死的蚂蚁,没有了半点的威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