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归元之境】第036章 感悟进行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马玧辉找到申屠妙珠的时候,申屠妙珠正和端木静商讨着有关加快推进速度的问题,自从她们二人各自放下心中的执念后,关系倒也变得缓和了许多。 见到马玧辉从门外进来,申屠妙珠和端木静几乎是同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申屠妙珠笑道:“哟,我们的大高手终于舍得来前线看看了?”

    “你来的正好。”端木静则说道:“这两日大军的推进速度受到战线拉长的影响,我们正打算集中突破,然后分出小分队对后方的目标进行打击呢,如此一来便能在保证速度的前提下,对地煞宗的分院、办事处形成绝杀的局面。”

    “只是,我和你申屠师母在一个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你申屠师母的意思是稳扎稳打,赞同集中突破,但不赞成以小分队单独作战的方式对地煞宗的产业展开清剿,而我的意思是和你申屠师母正好相反,你觉得哪个比较合适?”

    “呃……”前脚进屋,后脚就面临这样的选择……马玧辉愣了愣,接着便笑道:“二位师母辛苦了……弟子的意思是,两个都不选!”

    “两个都不选?”听到马玧辉的回答,端木静和申屠妙珠下意识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眸之中看出了困惑之色,因为目前局势下除了这个方法之外,很难再想到其它可以加快推进速度的方法了。

    见到申屠妙珠二人脸上流露出的狐疑之色,马玧辉倒是笑了笑说道:“因为我们现在并不着急打到地煞宗的老巢去,稳扎稳打、缓步推进才是王道,集中突破虽好,却不适合眼下的形势。”

    “为什么这么说?”申屠妙珠皱了皱眉头,不太赞同马玧辉的话。

    而马玧辉则是笑了一声,耐着性子解释道:“二位师母,弟子刚刚去了一趟泰和钱庄的前线,想和夏侯易那老狐狸达成协议,联手对王贤霆展开 ,只要王贤霆一死,这场仗打或不打,其实都没什么意义了。”

    “哦?”一听到马玧辉的解释,申屠妙珠和端木静就是齐齐的眼前一亮,申屠妙珠忙问道:“那么,夏侯易可答应你的提议了?”

    “他拒绝了。”马玧辉耸了耸肩膀,颇为洒脱地说道:“因为我太年轻了,他不希望铲除王贤霆,让我天罡门从此一家独大,所以拒绝地很干脆,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泰和钱庄方面只要拿回了原本的一切,就会立刻偃旗息鼓,非但不会再来和我联手绞杀地煞宗,反而会想方设法地让地煞宗继续存在下去!”

    “怎么会这样?”从马玧辉口中说出的消息,顿时就让申屠妙珠二人傻眼了,如果泰和钱庄方面真的不想让天罡门一家独大,那完全可以在绞杀地煞宗之后,再和天罡门形成对峙的局面啊!

    现在是三分天下的局势,只要除掉了地煞宗,局面就会变成二分天下,如此一来不单单是对天罡门有极大的好处,对泰和钱庄也同样有很大的好处!

    申屠妙珠脾气较为直爽,也没细想就直接怒道:“这夏侯易也太不是个东西了!这简直就是老糊涂了,他疯了吗?!”

    “姐姐,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端木静看了一眼申屠妙珠,却是有些想明白了,她轻声道:“刚刚玧辉说,因为他太年轻了……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夏侯易今年已经九百多岁了!”

    “你是说……”申屠妙珠也不是傻子,一听到这话就马上反应了过来,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主因,她不由咬牙道:“那现在怎么办啊?!”

    地煞宗毕竟是曾经的第一宗门,如果泰和钱庄一方继续对地煞宗展开围剿,那么,天罡门这边的压力就会大大减轻,距离地煞宗的灭亡之日也就不远了。 可如果在这种节骨眼上泰和钱庄忽然之间抽身离开,那么,地煞宗那一方的力量也会迅速聚集起来,天罡门再想灭了地煞宗,难度就会变得很大很大。

    原本都已经看到了毁灭地煞宗的希望,却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夏侯易不愿意灭了地煞宗也就算了,偏偏他自己不动手,还不让天罡门动手了,一旦马玧辉对王贤霆下手,夏侯易估计也会很快出手进行制止。

    如此一来,难度就更加地大了……眼看地煞宗就要被灭掉了,难道就是在这个最后关头,还要放地煞宗一马,让它继续存在下去?

    不仅马玧辉不甘心,申屠妙珠和端木静都同样心怀不甘,特别是申屠妙珠,早就对地煞宗恨之入骨了,让她在这个时候放弃?做梦去吧!

    听到申屠妙珠有些咬牙切齿的话语,马玧辉也没有继续说那些没用的废话,直接开口道:“想改变夏侯易的决定无疑难如登天,但是,只要弟子能够突破到归元镜第三重的境界,就有绝对的把握能够除掉王贤霆!”

    “你说什么?”马玧辉的话,让申屠妙珠和端木静同时愣住了,半晌之后申屠妙珠方才失笑道:“归元镜第三重?那不过是个传说中的境界而已,数万年来,又有哪个进化者进入过这个几乎被神化的境界?!”

    “没错。”连端木静也在一旁忍不住点了点头,说道:“归元镜第三重实际上只是一个理论上存在的境界,从来没有人踏入过,也从来没有人证实过……与其把最后的希望放在这上面,倒不如去改变夏侯易的决定呢!”

    “二位师母的话确实有理。”马玧辉轻笑一声,先是肯定了申屠妙珠二人的说法,但紧接着他就补充道:“但是,归元镜第三重境界的说法自诞生之日起便一直流传至今,成为每一个归元镜强者心中最大的梦想。”

    “弟子以为,归元镜第三重一定存在,只不过人们一直没能找到正确的方法打破那层隔阂而已,弟子的运气向来不错,说不定就能成功呢?”

    说到这里,马玧辉就冲着申屠妙珠眨了眨眼睛,然后笑道:“弟子今天过来,除了是给二位师母请安之外,其实还有一事相求……”

    “哦?”申屠妙珠困惑道:“你都已经是归元镜第二重巅峰的实力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你自己办不到的?说来听听。”

    “弟子虽然突破进入归元镜第二重巅峰没多久,但是由于一些特殊的际遇,却也大概对归元镜第三重有了个模糊的方向。”马玧辉轻吸了口气,说道:“今日弟子前来,便是希望申屠师母能够为弟子指引无尽星空的所在,弟子想进去看看,看能否在无尽星空找到突破的契机!”

    ………………

    马玧辉很早之前就从罡爷的口中得知了无尽星空的秘密,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自己突破到归元镜的希望锁定在无尽星空里面,但天意弄人,他没有在无尽星空中突破到归元镜,反而在先天赤阳中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突破进入归元镜后,马玧辉对于无尽星空的关注度直线下降,若非罡爷向他再次提起,他甚至都要下意识忘掉这个神奇的空间了。

    原以为自己突破到归元镜后就不会再有机会进入无尽星空,却没想到最后的突破希望,还是落在了这个神奇的空间当中。

    归元镜第三重!一直以来都是归元界无数强者的梦想,简简单单六个字,不知道影响了多少人,但却从来没有人踏足过这个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境界。

    理论上进化者的终点应该是归元镜的第三重,但实际上归元镜第二重巅峰的境界,就已经是归元界数万年来站在最巅峰的实力了。

    马玧辉也渴望能够进入归元镜第三重,这个传说中的境界!为自己、为天罡门、为罡爷,他都必须削减了脑袋往里钻!

    申屠妙珠答应了马玧辉的请求,并带着马玧辉直接离开了前线,用六个多小时横跨数十万公里,出现在一座荒山的山顶上,站在一块光秃秃的岩石前。

    马玧辉有些好奇地看了看眼前这块看上去根本没有半点奇特之处的大石头,不知道申屠妙珠为什么要将他带来这里?难道这块石头就是通往那无尽星空的出入口吗?横看竖看都不像啊!

    注意到马玧辉脸上流露出的好奇之色,申屠妙珠则是淡淡一笑,上前两步将右手贴在了岩石上,在一处早已积满了尘土的区域轻轻地摸了摸,刮掉上面的尘埃后,便露出了这块岩石真正的表面。

    马玧辉看到了一个小孔,直径大约只有零点五厘米的小孔,呈圆形,看起来似乎挺深的样子,但还是看不出任何地异样。

    这时候,只见申屠妙珠轻抬左手,从发髻上抽出了一根用宝石装点,十分漂亮的金叉,然后在马玧辉有些恍然的眼神之中,将这根金叉插入了小孔之中。

    就在半截金叉没入岩石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一层淡淡的金光从小孔处流出,慢慢地覆盖了整块岩石,而原本横看竖看都和真正岩石一般无二的大石头,却在这个时候变得虚幻起来。

    正当马玧辉有些惊叹的时候,申屠妙珠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了,“走进这块岩石,便能直接抵达无尽星空,在无尽星空当中,时间流逝跟外面差了将近百倍,也就是说,你在里面呆上一百天,外面也才过去一天而已。”

    “唯一遗憾的就是,任何人都只有一次机会进入无尽星空,一旦在里面呆的时间超过一年,就会被无尽星空直接传送出来,再没有进入的可能。”

    “我会在外面守着,每隔两个小时插入一次钥匙,为你打开出入的大门,但你要记得,每一次开启只能维持三分钟,超过这个时间就会再次关闭。”

    “如果你在里面有所得,那你就出来,如果还要继续呆着,就无需理会开启的大门,反正这无尽星空每一次最多只能进去一个人,你也不用担心会有人进入其中打搅你的感悟。”

    “好了,话就这么多,记住我说的这些话,进去吧!”

    “嗯。”马玧辉重重地一点头,感激的看了一眼申屠妙珠后,便直接跨出一大步,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金光之中。

    而在马玧辉消失之后,申屠妙珠也抽出了钥匙,在石头边上盘腿坐下,为里面的马玧辉护法,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焦急等待马玧辉的感悟结果。

    原本马玧辉以为被罡爷形容的神乎其技的无尽星空,会是一个非常广阔浩瀚的空间,里面有天空、有星球、有星云,就像是一个小宇宙那样。

    但实际上等到马玧辉进入到无尽星空后,他才发现这无尽星空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美丽,相反,这里其实是一个雾蒙蒙、昏沉沉的世界。

    点点星光散布在淡淡的雾气之中,就像是一颗颗天上的星辰。虽然没有想象当中的漂亮,但也算是一种难得一见的景观了。

    第一次进入无尽星空的马玧辉对于这里的一切都非常陌生,甚至是毫无头绪地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从哪个方面入手。

    站在淡淡的雾气当中思量了一会儿,最终,马玧辉迟疑着把手伸向了面前不远处的一颗金色光点,想试试看这样做的后果会怎样。

    结果,就在马玧辉的手指尖触碰到这颗金色光点的时候,金色光点就像是一颗被触发的炸弹,毫无预兆地就炸开了,马玧辉眼前刹那间变成了一片金色。

    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一种颜色,偏偏马玧辉还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只觉得这层金色非常柔和,没有半点刺眼的意思。

    渐渐地,马玧辉感觉自己身体当中多出了一股很淡很淡的奇异能量,它顺着自己的奇经八脉在体内游走,每到一处都能带给自己一种愉悦、欢畅的感觉。

    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沉浸在了这种愉悦的感官之中,马玧辉半梦半醒间看到了眼前的金色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无数复杂而没有规律的残缺图案呈现在眼前,想看清楚的时候,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心里头憋得厉害,原本放松的身子也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然后,金色的光芒消失,体内的奇特能量消失,一切都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状态。

    马玧辉有些浑浑噩噩的,对于之前发生的情况根本没有半点理解的地方,他只是在惯性思维的驱使下,又一次朝着不远处的一颗金色光点伸出了右手,而后,奇异的景象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一次马玧辉学乖了许多,不再刻意地去查看那些复杂图案的本来面貌,而是任由这些不断出现、不断消失的图案在那里挑逗着自己的神经。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变幻的图案也渐渐比一开始清晰了许多,这种变化又一次打破了马玧辉原本安定下来的心境,然后……一切消失。

    和第一次完全没有收获的情况比较起来,这第二次的收获就明显增加了许多,至少让马玧辉知道了应该如何去面对那让人几乎措手不及的变化了。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马玧辉就已经在无尽星空当中逗留了两个多月,让马玧辉无比惊讶的是,虽然时间飞快流逝,可他居然在完全没有任何食物、水分的补充下,还是健健康康地活着,随时随地都有一种温饱的感觉!

    这一天,马玧辉从金光中脱离而出,眼神中闪烁着些许若有所悟的神采,他自言自语道:“这些图案看似凌乱,实际上却都有着各自的规律,综合起来更像是一个个同根而生、相依相存的小精灵,谁都少不了谁,谁都离不了谁……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从一开始的完全一头雾水,慢慢的马玧辉就开始思考其中的奥妙了。

    原本枯燥的感悟过程变得生动了许多,马玧辉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冲动,一睁眼没多久,便再一次触碰了一颗金色的光点。

    他现在满脑子留下的唯一念头,就是搞懂这些奇妙图案背后代表的含义,这就像是一个解密的过程,在外人看来无比枯燥,但在他看来却是有着几乎致命的吸引力,一天不把这些秘密解开,他就一天到晚憋得慌!

    进入无尽星空的第三个月零九天,马玧辉终于窥探到了其中一幅图案的真实面貌,他震惊的发现,这幅图案看似简单,却是天底下所有阵势图的鼻祖,也是阵势图的基础所在,换而言之,就是源头!

    有了这个巨大的发现,马玧辉的热情更加高昂,更加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在这个解密的过程当中,甚至连马玧辉自己都不曾注意到,无论是他体内的先天罡元,还是脑海之中的杀戮意境,都在随着他不断的摄取新知识,而不断的茁长成长!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十一个月零四天,马玧辉缓缓地把手伸向这片雾气之中的最后一颗光点,也是所有光点当中最大、最亮、最显眼的一颗!

    能否在这里取得成功,就看这一次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