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归元之境】第032章 在劫难逃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地煞宗遭遇天罡门第三百零八代传人正面袭击,坐镇山门的两位归元镜强者双双陨落,地煞宗山门内的主峰更是被一刀劈成了两节,那维护地煞宗山门长达万年之久的护山大阵从此烟消云散。

    这一消息在归元界不胫而走,任凭地煞宗如何封锁,也挡不住悠悠众口的散布,很快,整个归元界都几乎知道了这个消息,前后还不到十三天!

    偏偏就是在王贤霆收到消息后赶回地煞宗山门,为此大发雷霆怒发冲冠的时候,前线又传来泰和钱庄全面反攻的消息,尤其让王贤霆几乎抓狂的是,一直躲着他不肯露面的夏侯易,这一次竟也从暗中走到了明面,亲自督导泰和钱庄一方对地煞宗进行反攻!

    从前线传来的消息称,夏侯易并没有半点受伤的模样,一露面就斩杀了坐镇前线的两名归元镜强者,使得地煞宗一方兵败如山倒!

    形势的变化之快,远远超出了王贤霆当初的预计,等到那一封封书信飘飘洒洒落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这才有些愣愣的反应过来,自己被夏侯易当猴耍了!

    什么连连战胜、什么摧枯立朽,在这一瞬间全都变成了一个美丽的谎言,事实情况和所有人眼中看到的局面截然相反!

    众所周知,泰和钱庄屹立万年不倒,泰家乃是泰和钱庄的大东家,不管是夏侯易也好,还是之前几任泰和钱庄的掌门人也罢,说到底也只是泰家的长工。

    在没有发生这场冲突之前,夏侯易受制于其它宗门归元镜强者的联手制约,而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做他的泰和钱庄掌门人。

    可这一次的事件爆发之后,夏侯易却从中看到了一直渴望得到的机会……他要脱离泰和钱庄,为自己的后辈、为自己的族人打下一片属于夏家的天空!

    地煞宗就这样成为了夏侯易眼中最佳的助手,他伪装被王贤霆打成重伤,合情合理地暂时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让泰家不得不调动起手中的所有力量,以非常明显的劣势,去抗衡气势冲冲的地煞宗。

    如此一来,结果当然就十分清楚了……泰家根本没有能力以自身的力量去抗衡地煞宗的不断打压,渐渐的、慢慢的,泰家人或死或伤,整个泰家都在短短两年间遭遇了灭顶之灾,变得形同虚设。

    或许夏侯易还准备再等一下,等到地煞宗攻破泰家最后一道防线杀入泰家的金库,将这里头最后一小撮泰家族人屠戮之后,这才出手让自己那些隐藏起来的力量倾巢而出,趁着地煞宗被胜利冲昏脑袋的时候,掰回一局!

    而只要这第一步圆满达成,相信凭借夏侯易的手段,无论是稳扎稳打还是突飞猛进,都有的是办法让地煞宗方面吃尽苦头。

    到时候,夏侯易就完成了‘光复泰和钱庄’的大任,偏偏那个时候泰家人已经绝种了,而他本人又是归元镜第二重巅峰的超级存在……试问,到时候就算夏侯易光明正大地吞掉整个泰和钱庄,又有谁还会站出来跟他过不去呢?

    只是让王贤霆和夏侯易都没想到的是,正当夏侯易布下的这盘棋渐渐到了图穷匕见,要即将收网的时候,消失二十多年的天罡门却忽然间重现归元界,并且传言那天罡门第三百零八代传人竟也拥有归元镜第二重巅峰的实力!

    马玧辉和天罡门的浮现,登时就让夏侯易察觉到了异变的发生,为了防止事情再偏离预定的轨道,夏侯易果断地选择了立刻动手!

    于是乎,原本就被天罡门重现的消息弄得头大如斗的王贤霆,就不得不去面对两个同时出现的问题……往东,泰和钱庄残部以及之前隐藏起来的精锐,正在夏侯易的率领下气势如虹,眼看就要夺回大片产业了。

    而往西,那天河城居然就是天罡门一直以来让世人猜测纷纷地天罡门大本营!天罡门正在以天河城为中心,宣布了对地煞宗全面开战的决定。

    最最让王贤霆几乎吐血的是,无论是泰和钱庄还是天罡门,两方都有一位和他相差仿佛,甚至可能都比他强上一线的归元镜第二重巅峰强者坐镇指挥!

    对上其中任何一个,王贤霆都有把握能够顺利避开对方,甚至在正面交锋当中立于不败的境地,维持住地煞宗的传承。

    可现实情况却是泰和钱庄自东向西,天罡门点齐精锐倾巢而出自西向东!这两股庞大的势力最终会在处于中间的地煞宗碰面,而地煞宗也即将面临被两股势力挤成饼干的危险……

    坐在大殿上一封一封地查看着最近几天的消息,每看完一封书信,王贤霆原本就阴沉无比的脸色就更显阴森了几分。

    这些消息当中几乎没有任何的好消息,不是前线吃紧泰和钱庄大举进攻,就是后方遭遇天罡门大军压境,天罡门军队所过之处,地煞宗成员几乎都变成了过街老鼠,非死即伤!

    最为客气的是,那些原本因为地煞宗问鼎归元界第一势力宝座而靠拢过来的宗门,被眼下突然间急转直下的局势弄得人心惶惶,竟是一个接一个地回避了王贤霆这个盟主的召见,理由更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王贤霆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树倒猴孙散……忽然之间,他有种孤家寡人的感觉,再没有前段时间那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气度了。

    正当王贤霆在大殿之中因为各方传来的坏消息而感到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一名长老院的长老却是神色慌张地从殿外闯了进来,还没跑到王贤霆的跟前,他就已经慌慌张张地喊道:“宗主,大事不妙了宗主!!!”

    王贤霆下意识地拽紧了手中的一封书信,脸色阴沉地几乎可以挤出水来!

    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倾斜了一些,凝视着这名神情慌张地门内长老,语气冰寒地说道:“还有什么事能够变得更加糟糕了?!”

    这位长老身子一颤,赶忙跪倒在地上,说道:“禀宗主,弟子刚刚接到门下的传信,从各地所属办事处、分院仓库中转移出来的资源,在进入通道之后竟全都如同蒸发了一般,根本没有几件资源被成功运回到宗门!”

    “嗯?”高高在上地王贤霆眉头一皱,但他还算能够保持镇定,语气有些微怒地说道:“兴许是资源刚到所属智慧生命星球,还没来得及转运过来呢?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们这群废物又有何用?!”

    “可是宗主……”跪在地上的长老苦笑着抬头道:“弟子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派出门下的弟子前往负责中转的智慧生命星球查看过了……那几颗负责中转的智慧生命星球,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资源!”

    “什么意思?”王贤霆心中一震,不祥之感开始变得浓烈起来。

    这位长老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深吸了口气后,说道:“弟子的意思是,所有资源在送入通道前往智慧生命星球中转的途中,就已经遭遇了不明劫匪的袭击,所有资源都在半途被人劫走了……”

    “砰!!”“胡说!!”王贤霆登时震怒,重重地一掌拍在了身旁的扶手上,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怒不可遏地说道:“自古以来,通道之中任何进化者都无法自由行动,更别提动用武力了,资源怎么会被人在中途劫走?!”

    “这……弟子也不清楚……”那长老的身子有些颤抖,却依然坚持地说道:“从弟子目前调查得到的结果看,那些资源是真的被人在中途劫走的,不仅资源消失了,连那些护送资源的弟子也都下落不明!”

    “我看这是被人给私吞了吧。”王贤霆站在上方忽然间冷笑一声,摆手道:“你马上下去传我命令,任何人胆敢在宗门遇敌的时候背叛宗门,抓住一个连诛九族!叛徒将会被千刀万剐施以极刑!!!”

    “这……是,弟子这就去办。”见自己的话根本得不到王贤霆的信任,这位长老有心再说上几句吧,却又唯恐给自己招惹来无妄之灾,没办法之下,他只好唯唯诺诺地答应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大殿。

    等到这个长老离开之后,重新坐回到宝座上的王贤霆重重地冷哼一声,自语道:“半道上劫走我的资源?呵……我看你这老家伙是被吓糊涂了!”

    很显然,哪怕到了眼下这种时候,王贤霆那刚愎自用的性格依然没有半分改变,只要是他认为没错的判断,任由别人说破了嘴巴,他也是不会去听的。

    整个地煞宗都仿佛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所有门人弟子都在慌慌张张地准备着,以免在大敌登门的时候慌了手脚。

    等到那长老将王贤霆的命令原封不动地宣布,原本就已经心慌慌的地煞宗弟子,这一下就变得更加手足无措了……宗主王贤霆连这样的命令都下达了,岂不是说留下来的结果是九死一生?!

    王贤霆的本意,是想通过这样血腥的镇压方式降低宗门内弟子信心动摇的程度,他却没想到,在这种局势下宣布这样的命令,根本就只会起到反效果!

    ………………

    马玧辉带着大包小包的资源,和幽冥鬼蝠小雪一同离开了通道出入口,将堆得跟小山似地资源丢到了十多辆早早停在那里等候的马车上,这才拍了拍手掌,伸过去摸了摸幽冥鬼蝠小雪的大脑袋,说道:“小家伙,累了没有?”

    “叽叽叽叽……”幽冥鬼蝠小雪会以一阵节奏极快的尖锐叫声,从它那人性化的表情上看,马玧辉根本不曾找到任何疲倦的神色,净是那亢奋的神采!

    这时候,公孙烈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先是看一眼十几辆马车上满满当当的资源,接着就朝马玧辉笑道:“少门主,估计也差不多了,算上这十几车,两天来前前后后已经拉了三百多车了,接下去就算还有,可能也只有一些阿猫阿狗了,没必要再去浪费时间了。”

    “嗯。”听到公孙烈的话,马玧辉就微微一笑点头说道:“是啊,你的想法倒是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了……估计这会儿地煞宗山门内,王贤霆也已经知道资源被抢的消息了吧?就是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呵呵……属下以为,王贤霆这个刚愎自用的老乌龟,绝对想不到这会是少门主出手抢夺了这些资源,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他以为这些资源都是被手下的门人弟子私吞了吧。”公孙烈笑着说道:“少门主不去前线看看吗?”

    “暂时还不到时候。”马玧辉伸了伸懒腰,拍拍身旁小雪的肩膀,示意它自由活动,同时头也不回地朝公孙烈说道:“前线有端木师母和申屠师母她们坐镇就行了,这个阶段可不会出现更强的强者了。”

    “嗯,少门主所虑甚是。”公孙烈恭敬的点了点头。

    他倒不是成心在奉承马玧辉,在拍马玧辉的马屁,而确实是能够理解马玧辉做出这种决定的原因所在。

    十三天前,马玧辉单枪匹马地把整个地煞宗山门弄得那叫一个天崩地裂,救回皇甫浩明、抓了彭千湖后,就直接返回了天河城。

    当天晚上,马玧辉就和公孙烈他们制定好了反攻的步骤,首先派出了一队人马奔赴各地散播消息,将地煞宗山门被天罡门第三百零八代传人强攻导致损失巨大的消息散播出去,加快地煞宗名声地发臭速度,同时也借此向那些倒向地煞宗的宗门施加压力,让他们知道地煞宗目前的处境。

    同时,在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马玧辉就在公孙烈、皇甫浩明、司空展、宗仁晖、曹炳荣五人的陪同下,在天河上的上空宣读了对天罡门宣战的消息,同时也在历史上第一次公布了天河城就是天罡门总部的这个震撼消息。

    中午时分,天王军团所有成员、黑金兵团残部成员、西城血夜所有成员、南城残鹰所有成员、北城惊龙以及所属城主府的兵将们,一起聚在了城主府的门外,公开向马玧辉致以最高的礼节,并高呼少门主!

    当场马玧辉就宣布了对地煞宗宣战的决定,并在现场有心人的配合下,成功点燃了所有成员胸口的火焰,气势恢宏无比!

    三天后就是原定发兵的时间,马玧辉却没想到在大阅兵结束之后没多久,风尘仆仆地端木静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告诉马玧辉自愿解散烈焰宫,将烈焰宫所属残部全都并入到天罡门中,哪怕是外院弟子也是心甘情愿!

    面对端木静突然间提出的这种要求,马玧辉还真的有点措手不及,更让他想象不到的是,端木静离开后没过几分钟,怒气冲冲地申屠妙珠也来了……马玧辉这才知道,原来是申屠妙珠和端木静打了个赌,以付出多少为考量标准,决定由谁来当罡爷的正妻……

    两个女人为了争夺正妻的地位,活活解散了两个曾经的顶级宗门!

    对于这种决定背后的缘由,马玧辉很聪明地没有去多问,他只是笑着接受了一切,并大度地将前线指挥权交给了两位师母……当然,对外宣称的,一直是马玧辉亲自坐镇前线,实际上他一直在做自己的事情。

    前线的战况非常喜人,地煞宗的精锐全都集中在地煞宗山门以东的方向,沿途那些被地煞宗视为屏障地宗门,也在天罡门这边的心理攻势下纷纷倒戈,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就一路血洗了地煞宗在沿途的所有办事处以及分院!

    战况的形势非常顺利,马玧辉自然就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除了在正式发兵后第六天出手宰掉了冥顽不灵的鹤堂门太上长老刘元星外,他基本没有插手前线的事情,把所有指挥权交给了端木静和申屠妙珠。

    前些天在偶然情况下,天罡门天王军团的一个小队,在一座城池当中活捉了一名正准备逃跑的分院负责人,结果就从他的口里获得了地煞宗正在转移各办事处和分院储备资源的消息。

    这个情况引起了马玧辉的重视,或者说是那些正在源源不断进行转移的资源引起了马玧辉的注意,他不再隐瞒自己的能力,大包大揽地就开始了抢劫的行动。

    结果么,在幽冥鬼蝠小雪的协助下,仅仅只有几天的时间,马玧辉和小雪就前前后后抢劫了地煞宗正在转移途中的几百车资源,可谓是斩获颇丰。

    脑海之中闪掠过这十三天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马玧辉忽然朝公孙烈问道:“对了,地煞宗方面有什么新的动作没?”

    “还没有。”公孙烈难掩笑意地说道:“估计是被迎头一棒直接打昏了,到现在都还没能反应过来呢。”

    “他会反应过来的。”马玧辉轻笑道:“只不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局已定……地煞宗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