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怒,宣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地煞宗的地牢很大,通道内点缀着宝石如同白昼,但进入地牢之后,越是往前走就越是昏暗,血腥味也更加的浓重。

    马允辉并没有刻意地去数地牢中被关押了多少人,仅仅是一眼扫过,就有多达上百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这些人被关押在地牢当中长期遭到各种虐待和刑罚,早就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收起了自己的同情心,马允辉没有再去大发善心,而那些被关押在牢笼当中或被封禁了主脉、或被打碎了丹田的人,也都以为马允辉是地煞宗的门人,个个都吓得蜷缩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是地煞宗外院犯了事的弟子,有一部分是毁在地煞宗手里的宗门的高层,还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各种名目被抓进来的人。

    沿着牢笼之间的过道走了将近一分半钟,马允辉也没能找到上官元飞和皇甫浩明的踪影,最后只能在半道上停下了脚步,沉声道:“上官元飞,皇甫浩明!你们两个在不在这里?在的话就应上一声!”

    整个地牢瞬间安静下去,紧接着就开始变得哄闹起来,因为所有进入这里的地煞宗门人,都至少知道犯人关在哪里,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而是闯进来大呼小叫的话……唯一的解释就是强闯进来的!

    能被关到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在外面风光过的大人物?既然明知道马允辉是进来救人的,那么不管有用没有,扯着嗓子干嚎几声总没错吧?

    于是,整个地牢就像是煮开了的开水,说沸腾就直接沸腾了,闹哄哄的声音让马允辉很是懊恼,他就知道这样喊上一声,绝对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正当马允辉被这些乱糟糟的吵闹声弄得一阵无名火起的时候,身旁左侧的牢笼中居然传出一名中年男子虚弱的声音,“我……我就是上官元飞……”

    听到这话,马允辉脸色一寒,转身就一脚踹在了牢笼的铁门上,只听到咣当一声,坚固的铁门就被他直接踹开了,人进去,抽出腰间的血刀,弯腰把这冒充上官元飞的中年男子从地上一把揪了起来,“找死!”

    “啊……”中年男子一声惨叫,凄厉程度绝对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刚刚才沸腾起来的地牢,就这样再一次陷入了沉寂当中……他们只是想为自己争取一条活路而已,可不想被一个凶残的家伙直接宰了!

    这时,马允辉才慢慢松开了揪住中年男子大腿的右手,就像是杀了人一般,把血刀挂回到腰间,然后随手就把中年男子的‘尸体’丢在了地上。

    地牢当中变得落针可闻,马允辉再一次高声喊道:“上官元飞、皇甫浩明!你们两个究竟在不在这里?如果在的话,就回应一声!”

    清朗的声音在地牢内回响,这一次,所有人都不敢胡乱开口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成了马允辉的第二个刀下亡魂……

    站在过道中静等了半分钟,正当马允辉渐渐失去耐心,准备一个接一个寻找过去的时候,从地牢的最里面,才传出了皇甫浩明气若游丝的声音,“我……我在这里……是……少……少门主……主吗?”

    马允辉脸色一喜,不再停留,立刻追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驰而去,不消片刻就已经站在了那关押着皇甫浩明的牢笼前,可呈现在他眼中的一幕,却是让他脸上的喜色瞬间消散,变得无比冷峻,充满了滔天的杀意!

    只见皇甫浩明已经被人扒光了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地悬吊在半空之中,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寸地方是完好无损的……皮开肉绽的模样,让马允辉几乎本能得就拽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归元镜第一重巅峰的杀戮意境瞬间爆发而出!

    整个地牢当中原本就十分低的气温,刹那间锐减了十多度!

    看着皇甫浩明的惨状,马允辉的牙齿被他自己咬得咯咯直响,声音就像是从九幽地狱里传出的一般,透露着滔天的阴寒气息,“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地……地煞宗长老彭……彭千湖!”被悬吊在空中脚不着地的皇甫浩明,这一刻才稍稍流露出了些许生气,虽然是背对着马允辉,但他还是强忍着剧痛,在脸上挤出了一副痛苦而牵强的笑容,嘶声道:“属下给少门主丢脸了……”

    “彭千湖!”马允辉在这一刻把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在了心里,他不再迟疑,立刻破开了牢笼,挥手间斩断了捆绑住皇甫浩明双手的铁链,将他稳稳地抱在了怀里……却没想到这样的举动,却是牵扯到了皇甫浩明身上许多刚刚结痂的伤口,一瞬间就让皇甫浩明变成了一个血人!

    浑身上下多达上百处伤口都在瞬间被撕裂,饶是以皇甫浩明的神经,也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面部肌肉扭曲地不成样子了。

    见到皇甫浩明这种痛苦难耐的表情,马允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对他来说有些太剧烈了,赶忙轻轻地一摆手,用一团柔和的水属性游离能量托住了皇甫浩明的身子,以此来降低皇甫浩明的痛苦程度。

    同时,马允辉也从怀中取出了随身携带的伤药,朝皇甫浩明说道:“你忍一下,上药之后很快就会结痂痊愈的,忍住!”

    “少门主……属下真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皇甫浩明血肉模糊的脸上,明显拉出了一道弧线,呢喃道:“您能来救属下,属下心里头真的好高兴……”

    马允辉听得有些难受,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折磨成这副模样,他真的难以想象在过去的这几年里,皇甫浩明究竟在这里受到了怎样非人的折磨!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一边打开伤药将药粉洒在皇甫浩明的身上,一边则是轻声细语地安慰着皇甫浩明,以此来缓解皇甫浩明紧张、不安、彷徨的情绪。

    伤药的效果非常惊人,但是泼洒在伤口上造成的痛苦,也足以将一个普通人疼得直接昏死过去!皇甫浩明咬紧了牙关,硬是在整个过程当中连哼都没有哼上一声,任由马允辉将药粉洒满了他的全身。

    等到马允辉收起伤药,皇甫浩明身上的伤疤也已经全部结痂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多几个小时,这些伤疤就会在药力的作用下很快脱落,大大缓解皇甫浩明所承受的痛苦。

    看着皇甫浩明脸上原本扭曲的肌肉慢慢松弛下来,马允辉这才有些不安地问道:“皇甫浩明,你跟上官元飞难道不是关在一起的吗?”

    “……少门主,属下无能……”一听到马允辉提起上官元飞,皇甫浩明的泪水就止也止不住地滚落了下来,他声音嘶哑地哽咽道:“三个月前,那彭千湖带了两个人下来拷打上官兄弟,上官兄弟终究没能挺过去,当场……当场就被彭千湖用鞭子打死了……少门主,上官兄弟他死的好惨啊!!!”

    “……”马允辉的双手握紧了拳头,手臂上青筋暴起,几乎难以控制的怒火从心头升腾而起,让他直接红了眼。

    无论是上官元飞也好、皇甫浩明也罢,他们都是天罡门的老人,一直以来对马允辉也是毕恭毕敬、言听计从,交待给他们的事情,哪一件不是尽心尽力去完成的?在马允辉心中,他们早已脱离了普通手下的范畴,变成了自己的亲信、心腹,甚至可以说是身边最得力的干将!

    却没想到他在先天赤阳当中被困了三年,而风云突变的归元界,竟是让他损失了数百封神镜部下,以及……一个身边的得力亲信!

    脸色变得无比铁青,马允辉站在牢笼之中努力控制住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用尽可能平稳的语气,朝皇甫浩明说道:“上官元飞不会白死的,那些折磨你们的混蛋,也一个都别想逃跑!你知不知道上官元飞的尸体在哪里?”

    “少门主,那天……那天彭千湖拖着上官兄弟的尸体从属下牢笼前走过,属下听到他说……要把上官兄弟的尸首剁碎了喂狗……”皇甫浩明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颤音,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那直达灵魂的愤怒!

    “地煞宗,老子必要将你满门血洗!!!!!!!!!”地牢之中,响起了马允辉再也无法控制情绪的愤怒咆哮,咆哮声中,充满了让人不寒而栗地冰冷杀意!

    用水属性游离能量托着皇甫浩明带着满腔的杀意离开了地牢,每一步迈出去,马允辉的脸色就冰寒一分,每一脚踩在地上,马允辉心中的冷然就增加一分!

    地煞宗和天罡门之间的恩恩怨怨,已经积累到了一个必须要你死我活才能解决的程度……马允辉放下了心中的所有善念,从今天开始,他便要用自己手中的血刀,为天罡门讨回当初丢失的一切,为惨死的门人讨回数十年无法追回的公道!

    带着皇甫浩明从树林中冲天而起,临走之前,马允辉高举手中的血刀,一瞬间就朝下方的地煞宗山门挥出了数百刀!

    等到马允辉和皇甫浩明的身影远去之后,那些躲躲闪闪地地煞宗门人方才壮着胆子走出了藏身之处,很快就有人发现地面上多出了很多大字。

    地煞宗的门人弟子一个接一个地飞到半空之中,再次向下望去的时候,一行从山门那一头一直延伸到这一头的大字,便清晰呈现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只见下方写到:“天罡门第三百零八代传人马允辉到此一游,所有地煞宗的门人都给我看清楚了,今日起,我天罡门正式向地煞宗宣战,不死不休!!!”

    “是……是天罡门的传人!!!”看清楚这一行字书写的内容,几乎所有经历过当年事情的地煞宗弟子,脸上全都流露出了惊恐之色,那彭千湖彭长老更是失声道:“天罡门不是已经烟消云散了吗?程罡不是已经死了吗?!”

    极度震惊之下,彭千湖甚至忘记了马允辉这个名字,满脑子只留下了三个字,那就是天罡门!天罡门重现归元界,天罡门第三百零八代传人向地煞宗正式宣战,天罡门……瞬间,彭千湖的脑子就已经乱作一团。

    当年的事情对他来说仍然是记忆犹新,天罡门传人的强大,几乎是整个归元界公认的那种!遥想当初天罡门第三百零七代传人程罡,凭一己之力在数十归元镜强者的追杀之下连毁十余个宗门,连杀四个归元镜强者的变态战绩……

    彭千湖就感觉有一股冰寒的冷气从心底直达大脑,一刹那就让他整个人僵了那里,差点没失去平衡直接从天空中栽落下去!

    天罡门卷土重来,地煞宗和泰和钱庄之间的战斗却已经接近尾声,如果这个时候再让天罡门在后方兴风作浪的话,对于地煞宗而言,绝对等于是一场灭顶之灾!泰和钱庄不会束手待毙,一旦让他们知道天罡门再现的话……

    彭千湖一个激灵,从失神的状态中惊醒过来,连忙吼道:“都不要看了!各院长老听着,马上抹掉这些字,听到没有?马上抹掉!!!”

    下方的人群中不少人这个时候才惊醒过来,一听到彭千湖的声音,当场就有人朝着天空喊道:“是,彭长老!”

    数以百计的人开始活动起来,马允辉留下的这些字很快就被消除掉了,正当彭千湖暗暗松了口气,准备再下令严禁门人再讨论此事的时候……

    “你就是彭千湖,彭长老?”之前明明已经带着皇甫浩明离开的马允辉,却不知道何时又一次出现在了地煞宗山门的正上方,在传出声音之前,锋利无比的血刀就已经抵在了彭千湖的脖子上。

    原来,马允辉之前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在将皇甫浩明一口气送出去几百公里,在一片深山当中暂时安顿下来后,就直接返回了地煞宗。

    王贤霆正在前线督战,后方必然需要有人监督整个宗门的运行,据皇甫浩明说,那个彭千湖彭长老在地煞宗内地位极高,马允辉首先想到的,就是留在地煞宗门执掌大权的,十有**便是这个彭千湖!

    因此,马允辉故意留下了那一行字,并在几分钟后杀了个回马枪……果然就听到那些地煞宗门人高呼彭长老三个字,再联想到彭千湖之前的那番话,他的身份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脸色异常冰冷地马允辉出现在彭千湖面前,着实将彭千湖吓了个魂飞魄散。

    但就在彭千湖下意识准备逃跑的时候,马允辉却是提了提手中的血刀,朝他递过去一记冰冷的微笑,“别跑了,也别白费气力了……乖乖跟我走一趟,在我没跟王贤霆算账之前,你的帐还是先算了吧。”

    感受到脖子处传来的冰凉,再加上马允辉的气机已经将他完全锁定,彭千湖还真的不敢乱动了,他只能强露出一副笑脸,胆战心惊地说道:“前……前辈……您认错人了,我……我不是彭千湖……”

    “那我就不抓彭千湖了。”马允辉一声冷笑,不由分说的便挥手直接封住了彭千湖的主脉,在成百上千的地煞宗弟子注视下,一把抓住了彭千湖的脖子,拎着他就直接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直到马允辉带着彭千湖离开后将近半分钟,才有一个长老院的长老勉强回过神来,他呆呆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呢喃道:“那……那人抓走了彭长老?”

    ………………

    “砰~!”被马允辉活捉的彭千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紧随其后落下的马允辉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朝站在一棵大树下等他回来的皇甫浩明问道:“你说的那个彭千湖,可是此人?”

    “呃……”皇甫浩明根本没想到马允辉回去居然是去抓彭千湖了,听到马允辉的询问,他愣了愣,这才低头望向了狼狈至极的彭千湖,满是伤口的脸上绽放出极其复杂的神情,但更多的是一层几欲疯狂的笑容!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彭千湖,彭长老!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吧?你应该还认得我是谁吧?我那兄弟死的好惨,但我保证你会死的比他更惨!!!”

    得到皇甫浩明的肯定,马允辉这才确认自己并没有抓错人,抬腿一脚就踢在了彭千湖的后背上,将他整个人踢飞出去几米远,撞在了一棵树上。

    彭千湖发出一声惨叫,被封禁了主脉的他,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好不容易靠着树干站了起来,彭千湖却浑身颤抖地说道:“啊……是你……你……你是天河城的皇甫浩明?!!”

    “好了,都确定了,这就回去吧。”马允辉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朝皇甫浩明微笑道:“好好调养身子,这个彭千湖就交给你来处置了。”

    “谢谢少门主!”皇甫浩明大喜过望,看向彭千湖的眼神却变得阴森无比。

    注意到皇甫浩明的眼神,再想到自己之前两年对他的待遇,彭千湖吓得几乎魂飞魄散,瘫软在树干上尖叫道:“不……我不要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